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强烈要求《人民日报》记者道歉!  

2006-11-06 17:15: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强烈要求《人民日报》记者李舫道歉!
  
  李少君
  
  由恶搞青年诗人赵丽华的随意之作发端,引发了所谓诗歌界“梨花事件”,开始时我还不以然,以为是一般的网络恶搞事件,但随着事件的不断升级,随着一些所谓“主流”媒体的进一步介入,我发现问题不象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我感到了一股恶意攻击和诋毁当代诗歌的恶劣风潮,最近,《人民日报》2006年10月26日第11版刊登的一篇署名“李舫”的记者综述,其恶劣性更是到达顶峰,这篇综述不惜捏造谎言,全盘否定当代诗歌成就,彻底否定所有为当代诗歌的发展以及为健康良性的人文环境的建设不断努力的诗人们。
  我先引用一下这篇记者综述,标题是《在近来的一连串恶搞事件中,诗歌沦为大众娱乐的噱头——谁在折断诗歌的翅膀?》,标题倾向性非常明显,而文内的小标题则分别是:1、“多年的边缘化后,再次引起轰动。这次,诗歌成了一个笑话”,2、“如此文字充斥诗坛,如此作品困惑读者。中国,我的诗歌丢了”,3、“不是大众抛弃了诗人,而是诗人抛弃了大众。诗歌呼唤用心来创作”。整个文章都读下来,引用的全部都是反面的意见,连一点起码的表面的所谓“公正客观”都没有。一篇如此长达近四五千字的报道,如此意见一边倒,我只在文革期间的报纸上看到过。
  但最有欺骗性的是,这篇报道采用了构陷的手法,为诱导读者相信其论断,不惜制造谎言,比如这一段:
  
  “一根黄瓜/又一根黄瓜/是俩黄瓜/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我坚决不能容忍/那些/在公共场所/的卫生间/大便后/不冲刷/便池/的人……”
    “赵有霖和刘又源/一个是我侄子/七岁半/一个是我外甥/五岁/现在他们两个出去玩了……”
    这些分行的文字是什么?如果用这些文字做一份调查,答案不言自明。不管怎么排列,“这绝不是诗!”老诗人流沙河愤怒了。
    然而,这一次,这位写了几十年诗的老诗人错了,绝大多数读者也错了。这些“诗”赫然刊登在著名的诗歌刊物上。
    这样的写作充斥着诗刊,这样的诗人充斥着诗坛,这样的作品困惑着读者。什么是诗歌?已故诗人艾青用诗的语言回答,诗歌是“给思想以翅膀,给情感以衣裳,给声音以彩色,给颜色以声音!”可今天究竟什么是诗歌?这已经是连诗人们都回答不了的问题。

  
  这样的谎言非常容易欺骗善良的读者。真的以为著名诗歌刊物上会刊登这样的诗歌。而其实当事人赵丽华已反复强调网络上的那些被恶搞的诗歌只是她的习作,从未公开发表过,下面引用《南方都市报》的采访:
  
  赵丽华告诉记者,这些诗是她四年前初次上网时尝试写的,当时的想法是“想变个方式玩玩”,卸掉诗歌众多的承载、担负,让自己的写作姿态放松下来。“我明白我这组实验性的东西既不成熟,也很草率。所以当时只在诗歌网站上随意贴了一下就收起来了,没有拿给报刊发表”。让赵丽华没有想到的是,四年之后有人翻出了这些诗歌到大众的论坛,有的诗还丢掉了几行,所以“遭到批评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我不知道,拿一个诗人的从未公开发表过的习作讨论有什么意义,就象我们拿不少当代著名作家在知青时期写的黑板报上的散文诗歌讨论有什么意义一样。任何作家都写过坏作品,即使鲁迅、沈从文,但我们能说那些作品代表他们吗?这几乎是一个常识。而这位记者先是公然撒谎说这些作品“赫然刊登在著名的诗歌刊物上”,然后以此为依据全盘否定当代诗歌——“这样的写作充斥着诗刊,这样的诗人充斥着诗坛,这样的作品困惑着读者。”
   她居然敢以读者与人民的民意!
  我只能说,这是一股新的愚民势力,他们不惜制造谎言欺骗民众,企图全盘否定当代诗歌的所有成就,企图否认所有建设健康良好的人文环境的努力,他们企图在大众中制造新的愚昧。
  
  这篇报道为到达其目的,在综述中不止一处制造谎言,比如其中还有一段:
  
  “我们应该问一问诗歌为什么走向堕落?”汪剑钊质问。作为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俄罗斯诗歌研究专家,汪剑钊一度是狂热的诗歌写作者,可现在他“耻于承认自己是诗人”,“为了避免误会”,他自嘲地说。“诗人在策划堕落,诗歌又怎能不堕落?”
  
   对此,汪剑钊在“诗生活”网站发表严正声明:
  
   汪剑钊的声明
  
    最近,某报刊登了一篇题为《谁在折断诗歌的翅膀?》的文章。作者事先并未采访我,她在本人完全不知情的状况下,虚构了我的一段话。这段话与我平时对诗歌的看法、立场完全相悖。在此,我特别声明,汪剑钊从来不曾、将来也不会“耻于承认自己是诗人”,诗歌永远不会堕落,真正的诗人也决不会策划堕落。恰恰相反的是,我认为,在一个诗意贫乏的时代,做一名诗人是光荣的。因为,他(她)的肩膀所承担的是人类指向未来的审美使命和道德使命。我坚信,诗歌的翅膀永远不会被折断,只要人类尚有一天的生存时间,诗歌就仍然有二十五小时的生命。
  
  
  够了,我们看够其蓄意的谎言了!采用如此一棍子打死的极端论断,并蓄意编造谎言的行径,在当代新闻界也算得上罕见。以至有位著名诗人看了这篇报道后,说:“我觉得不寒而栗,难道文革又来了了吗?这个国家要消灭诗人与诗歌吗?”
  而更让人觉得可怜又可笑的是,这篇充满愚民伎俩的报道,主要观点和部分内容竟来自一份娱乐时尚刊物《新周刊》。这些常常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娱乐时尚媒体与主流媒体的记者,为何对当代诗歌的深恶痛绝如此一致,非常值得深思。
   当代诗歌到底在哪里触痛了他们?
  了解当代诗歌真实状况的人都很清楚,当代诗歌所达到的成就,堪称五四以来最好时期,同时,当代诗歌也是当前所有文学式样中最敏感,最具活力的,是最不妥协媚俗的,因而也就最遭试图一统天下降服一切的新的愚民势力的嫉恨,借助网络无知少年的恶搞,他们觉得时机到了。
  我们可怜他们,但决不能低估这股新的愚民势力的能量,他们最擅长颠倒黑白抹黑一切,他们掌握着话语权,又缺乏起码的职业道德修养与公正意识,虽然清醒的人们不会轻易上他们的当,但他们似乎还越来越得势,他们不断寻找着一些祭物,掀起一场又一场声势浩大的“无耻比赛”,彻底摧毁这个有着五千年文明的国家民族的最后的精神道德底线。他们又在磨刀赫赫了。
   而诗人,这时代的羔羊,就这样被他们送上了时代的祭坛。
  因此,我呼吁,所有有良知的人都应该站出来,对他们提出最强烈的抗议。
   强烈要求编造谎言的《人民日报》记者李舫道歉!

 

附注:就在本文写完不久,诗人赵丽华告诉记者,记者所引用的诗作绝大部分不是她写的,不知来自何处。这进一步证明了笔者的判断,这是蓄意造谣。而且,以一个诗人的个别随意作品否定其全部创作已属荒唐,而以个别诗人的个别作品否定整个当代中国诗歌创作成绩,这是全面妖魔化当代诗歌与当代诗人的愚民行径。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