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2007秋季诗选  

2007-09-17 09:08: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秋季诗选


李少君


《异乡人》

 

上海深冬的旅馆外
街头零星响起的鞭炮声
窗外沾着薄雪的瘦树枝
窗里来回踱步的异乡人

 

越夜的都市越显得寂廖
这不知来自何处的异乡人啊
他在窄小的屋子里的徘徊
有着怎样的一波三折
直到他痛下决心,迈出迟疑的一步

 

小酒馆里昏黄的灯火
足以安慰一个异乡人的孤独
小酒馆里喧哗的猜拳酒令
也足以填补一个异乡人的寂寞

 

 

 

《撞车》


当汽车驰过
金属野兽的轰隆声低沉而浑浊
它大马力的冲击无人可挡
没有肉身能抗住它的轻轻一撞

 

车撞上狗的一瞬
我身体一缩,心里一紧
疼痛如墨汁在宣纸上滲延
紧急刹车,也无法避免这一切

 

就象无数次
车替人承受了一撞
车被撞上时的那种心痛
也是一样的,也是承受一种死亡
一种无法躲避的命运
人安然无恙,车却满身伤痕


我又看到了车祸
人倒在地上,鲜血象是染在了衣袖上
那触目惊心的红
真的发生了,反而显得不真实
时间静止,仿佛电视剧拍摄的中场
自行车象是一个摆设的道具
那辆汽车也似乎若无其事
只有那个人,慢慢地瘫软
最后四肢朝天

 

《并不是所有的海……》


并不是所有的海
   都象想象的那么美丽
我见过的大部分的海
都只有浑浊的海水、污秽的烂泥
  一两艘破旧的小船、废弃的渔网
垃圾、避孕套、黑塑料袋遍地皆是
和我们司空见惯的尘世毫无区别
和陆地上大部分的地方没有什么两样


但这并不妨碍我
   只要有可能,我仍然愿意坐在海滩边
凝思默想,固执守候
直到,夜色降临、凉意渐起
直到,人声渐稀、潮声渐小
直到,一轮明月象平时一样升起
   一样大,一样圆
   一样光芒四射
照亮着这亘古如斯的安静的人间

 


《花坛里的花工》

 

夏日正午,坐在小汽车凉爽空调里的男子
在等候红绿灯的同时也悠然欣赏着外面的街景
行人稀少,店铺空洞,车流也不再忙乱
那埋身于街边花坛里的花工更俨然一幅风景
鲜艳的花草在风中摇曳,美而招摇
花丛里的花工动作缓慢,有条不紊
花工的脸深藏于花丛中,人与花仿佛融在了一起

 

而花工始终将头低着
深深地藏在草帽里面
他要抵御当头烈日的烘烤
他还要忍受背后淋漓的大汗
一阵一阵地流淌

 

 

《在纽约》


在大都市,摩天大楼才是主体
楼群高大,森严,俯瞰着地面
地上活动的人类,不过是点缀
小如蚂蚁,在一幢高楼与另一幢高楼之间
来回游行、跳跃,聚集或分散
身上披挂着艳丽的装饰物
五颜六色,分外炫耀闪烁
一个个显得自命不凡,趾高气扬
这些高矮不一、肥胖各异的人群啊
不过映衬出都市主角们的挺拔
不过证明着都市统治者的威猛


世界各地的人们,象一只只飞鸟
降落在这个叫纽约的水泥平台上
他们膜拜着这些钢筋结构的庞然大物
唧唧喳喳,惊叹不已
他们啄食着资本与时尚的残羹剩饭
津津有味,乐此不疲
他们中的一些,掏出一个四方形的小盒子
按个不停,闪光灯的光柱
撞到了玻璃幕墙上,然后反弹回来
直接命中他们的穴位
让他们眼花缭乱,晕头转向


我被包围在莺莺燕燕的鸟语世界里
感到茫然失措,我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
也不明白他们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无法理解他们兴高采烈如获至宝的表情
但奇怪地,我有一种异想天开
我感到:如果不断地一直听下去
说不准哪一天,我会突然把这一切全部听懂并彻底明白
当然,我也知道:实际上那永无可能

 

《探亲记》

 

春日的和风温煦,清晨的阳光温柔
长沙往西三十公里是我们的目的地
下了省际公路,还要绕过一小座青山

 

在一片水田与另一片水田之间行走
田里的禾苗刚插,水里的蝌蚪还小
最显农家匠心是水田的一角再挖个小池塘

 

一汪清水里养着几条草鱼、鲢鱼和鲫鱼
一面镜子里反映着天上的美丽
我们觉得一切似曾相识又好象从未见过

 

对面农舍的小狗一听到脚步声
就冲上山坡冲着我们狂吠
下面的狗一叫,上面的狗也叫

 

叫声中,五、六家散落各处的农舍渐渐清晰
狗叫声此起彼伏,空气也显得有些异样
我们的后背微微渗出了细汗

 

路边的树阴给了我们三分钟的清凉
正午的鸡叫又加重了闷热难耐
进退两难中迎面而来两头低头走路的水牛

 

牛背后还跟着一位老人和他可爱的孙女
牛眼看人时,我们也已经认出这小学同学的父亲
老人邀请去家里喝茶的殷勤,象杨柳又吹来了清风

 

“真的连茶都不喝一杯?”
“不了,我们还要赶去白若铺。”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