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凛冽的灵魂印象  

2008-11-16 21:17: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凛冽的灵魂印象

 

辛泊平

 

   我不止一次写到“这是一个众生喧哗的时代”。是的,众生获得了自我的表达权,也都在以自我的方式表达着自我。然而,即使是多元化已喊了多年的今天,大多数的自我表达其实还是融入到一个声部,最终组成一曲无意识的缺失自我的合唱。这就是我们的时代。具体到诗歌写作,我读到太多声调相似的作品。这是一种危险的状态:多元之下的趋同,先锋背后的平庸。我们不乏尖锐的主张,更不乏前卫的姿态,但具体到品位,具体到诗歌文本,却难以发现那种峥嵘的脉象和有质地的声音。更多的是轻浮的噱头和貌似深沉的中庸。在这样的诗歌背景下,李少君的《神降临的小站》便格外具有坐标意义。
  这是一首男人之诗,是充满阳刚之气的作品,和我们习惯的那种柔软滑腻的小男人的感世伤怀不同,它更像北方的西风在黑暗的骨髓里泠泠作响。“三五间小木屋/泼溅出一两点灯火/我小如一只蚂蚁”,这样的开头是微妙的。诗人写的是一个神降临的小站,可是,诗人没有渲染神降临之前的种种奇异,相反,却选择了极小的空间:三五间小木屋和一两点灯火。这种预想的凝重与现场的逼仄自然构成了巨大的张力,让人不自觉地紧张甚至窒息。
  神是无限的存在,而现场只是有限的存在,在这种虚实深刻的对峙中,人更显卑微。“我小如一只蚂蚁”,这不是诗人的自轻,而是灵魂的觉悟。人是一根会思索的芦苇,是不堪一击的存在。那种社会进化论的狂热之声,不过是人类在自我膨胀后的失明和迷失,是失去警醒后的幻象。诗人洞悉了这个秘密,所以才会释然,才会“独自承受凛冽孤独但内心安宁”。
  当然,诗人接受人类脆弱的本质,但绝非放弃生命存在和感受的能力,他只是把自己放在了更为谦卑的位置,以便更真切地聆听造化的呼吸。正因如此,诗人才会在一个荒凉的无名小站,看到了“初冬的寒夜”、“空旷的马路”、“额尔古纳河”、“白桦林”、“苍茫的荒野”、“闪烁的星星”以及“温柔的夜幕”,接近“神居住的广大的北方”。这是神参与后的静穆,是灵魂洗礼之后的高贵。此时,所有的名缰利锁都不复存在,诗人灵魂触摸到的只有无限辽阔的空间、蕴涵无限可能的时间。这是庄周梦蝶的天人感应,是接近神性的大境界。
  在展示灵魂深层印象的时候,诗人并未刻意用什么技巧,而是自然的镜头推移,由局部的特写转移到深远辽阔的天地,让读者一步步感受灵魂应该感受的凛冽,生命应该领受的谦卑。而这种状态,便是英雄主义消解后人性的坦荡与倔强、脆弱与坚强、谦卑与高贵的本真状态。这首诗硬朗,稳健,让人震撼,让人过目难忘。

 


附:《神降临的小站》

 

李少君

 
三五间的小木屋
   泼溅出一两点灯火
我小如一只蚂蚁
今夜滞留在呼仑贝尔大草原中央
   的一个无名小站
独自承受凛冽孤独但内心安宁

 

背后,站着猛虎般严酷的初冬寒夜
再背后,横着一条清晰而空旷的马路
再背后,是缓慢流淌的额尔古纳河
   在黑暗中它亮如一道白光
再背后,是一望无际的简洁的白桦林
   和枯寂明净的苍茫荒野
再背后,是低空静静闪烁的星星
   和蓝绒绒的温柔的夜幕

 

再背后,是神居住的广大的北方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