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刚出了本新书  

2008-02-26 09:45: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涯琼州》

 

李少君 著

 

青岛出版社

 

 

目录

 

前言

 

 

一、感性的海口

 

南渡江的入海口

老街

琼剧:海南人的精神家园

海秀东路

海南美食

热带水果

不夜城的传说

城市往西

大舞台的最后一排

凭吊海瑞墓

文化小气候

人文蔚起的年代

何谓感性生活

 

二、三亚之魅

 

天之涯海之角

爱情的向往

美得惊心的亚龙湾

大东海的气息

南山:世界在此静寂

海山奇观

邂逅、流连与奇遇

伊斯兰从这里登陆?

古崖城

世外小岛

 

 

 

 

 

三、博鳌之美

 

藏在椰林深处的美

田园风光

博鳌小镇

亚洲论坛

蓝色海岸

让我们留住一些什么

 

 

四、东海岸的风光

 

火山爆发的遗产

荡舟红树林

椰风海韵

文城

万泉河漂流

华侨聚集的小镇

古老的小村庄

 

 

 

五、中部:原生态的神秘

 

山高水寒的地方

深山雨夜

五指山

乡野间自然流淌的温泉

与鹿为友

 

 

 

六、荒蛮神奇的西部

 

解放军由此登陆

苏东坡的儋州

原始森林里的长臂猿

雨后的坡鹿

对原始与美的窥探

西线是一幅织锦画

 

 

 

七、碧波万顷的南海

 

珊瑚岛

海上风光

遭遇渔民

永兴岛

中沙与南沙

海上的孤寂

人与海

 

 

 

 

 

 

八、其他的一点补充

 

南溟奇甸

移民岛

黎族

生长诗歌的地方

天涯不再遥远

海南美如斯

 

 

 

 

 

前言

 

1989年大学一毕业就来了海南,当时是源于一个“海南梦”,“海南梦”曾经那些年最流行的词汇之一,与“十万人才下海南”、“闯海”等事件、名词紧密相联。

1988年十万人才下海南,在中国当代历史上堪称一个奇迹,而且也是非常具有象征意义的事件:它标志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到了一个关键的转折点。在经过八十年代的启蒙之后,人们的主体意识普遍觉醒了:发现自我,寻找自我,追求自由与民主,向往创造与创业。1988年海南的建省办特区成为这样一种在年轻人中普遍酝酿的社会情绪的突破口。一点就燃,海南岛成为了梦、一个乌托邦一样的梦。

一个全新的美好的梦一样的前景似乎很快就要展现在大家面前。于是,成千上万的年轻人不顾一切地奔向海南岛。那时,这些年轻人有过一个共同的名字:“闯海者”,善良的海南人民则称他们“人才”。那个时候,他们甚至有一些共同的特征,一律的西装牛仔裤,一律的戴着眼镜,一律地说着普通话,当然,还有一律地年轻,刚刚大学毕业,或参加工作不久。就是这些一个一个的在古板的旧体制下被视为不安份的年轻人,创造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一个奇观:他们从各自的居住地出发,穿过高山大川,穿越中原大地,横渡琼洲海峡,不约而同似地集体迁移,向南,向南,向南,一齐涌向据说将成为中国最大特区的海南岛。一时,小小的岛屿人声鼎沸,从来没有过这样热火朝天的景象。他们就地扎营,开餐厅,卖报纸,擦皮鞋,渴了自己爬上树摘椰子吃,饿了大伙凑钱打牙祭,累了躺在公园的草地上,冷了就点篝火,高兴了就弹吉他一块唱《我的海南梦》,想家了就抱头嚎啕大哭……二十年过去了,人们事后总结:有人说那是二十世纪中最大的两次青年知识分子大迁移之一,是中国知识分子第一次大规模下海,投奔市场经济,另一次是三十年代涌向延安;还有人则称那是中国年轻一代的第一次青春大觉醒,自己做主,自我选择,自己行动;还有人说这是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化的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事件,人们一旦醒悟,就再也不会回头了,人的自由流动成为不可逆转的大趋势;还有人则戏称这是中国当代最大的一次行为艺术,十万人参与的行为艺术;也有人根据现在经济界众多大腕都闯过海南的调查统计,说海南是中国经济界的“黄埔军校”,在海南锻炼过的人与众不同,海南是一座大学,叫“海大”……种种不一而足。

我自己,也算是受这个梦感染而来的年轻人,毕业时不顾家人反对,不管在海南没有任何亲朋好友,义无反顾地就来了。后来,这个梦一度破灭,海南在短暂的火热之后,经济大潮迅速消失,经济发展几近停滞,还一度“负增长”。“海南梦”碎,只留下一片片洁白的沙滩,留下椰风海韵,留下一些散落贝壳,以及一些歪歪扭扭的半拉子建筑,俗称“烂尾楼”,见证那个过去时代的辉煌与梦想。

但后来,又不知从何时起,海南逐渐成了最热闹的一个旅游胜地。游人越来越多,先是国内,然后是国外,三亚已真正成为了一个国际旅游城市,国际国内游客接踵而至。连大街小巷的招牌,也是多种文字并列。近些年,更是据说在上海、广州、深圳等一些城市的白领和时尚人士中,出现了一种叫做“海南梦幻症”的病,这种病的病情据说是这样的:每次到海南岛观光旅游回来,就会有好几天都神情恍惚,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无精打彩,工作也不想做,对周边环境也很厌烦。而其病因,据说是因为海南岛太美丽了,梦若天堂,在海南岛的时候,纵情玩耍,充分放松,全身心地投入进去,兴奋到极点。自然的纯粹的美丽的大海、白云、青山、绿树,空气清爽,色彩璀璨绚烂,让人流连忘返,摆脱一切拘束,尽情地宣泄自己的性情与热爱。而回来后,就好象从天堂突然回到人间,一下子变得枯燥无味,觉得难以忍受,格外郁闷。

我很相信这样的传说,就说我自己吧,在海南生活久了,去那儿都觉得不适应。而那些因各种原因离开海南岛的人,总是牵挂惦记这儿,总是有个海南情结,总要过很长时间才能习惯异地。我有一个朋友,到了英国十多年来,每年都要回来,她也没有什么事情,问她回来干什么,她说只是因为“惦记着那片海”,有一次圣诞节,我打电话给她,她第一句话居然是:“那片海还好吧?”她说,其实不是别的地方看不到海,而是没有哪片海象海南岛的海美丽、原始、没有污染,让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梦牵魂绕。还有一位现在北京的朋友,离开海南已经十五年了,可他每年四月的一个周末都会回来,约当年一起闯海、还留在海南的朋友们喝个酒吃个饭,然后第二天早晨坐飞机回北京,星期一照常上班。

   我还知道,很多人第一次来海南岛就决定在海南买房。所以海南岛火热的房地产百分之七十是外地人购买,这其中包括中国内地及香港、台湾的,也包括美国、英国、俄罗斯、日本、韩国、德国的。

 我一点都不觉得惊奇。因为在二十年前,1988年,当我还是一个大学生时,我第一次来海南岛,我就被海南岛的天然的美丽、纯朴深深打动了。在三亚,我看到一个招聘中学老师的广告,我就动了立即应聘永远留下来的念头。那些天,我每天在三亚的海边流连忘返,大喊大叫,大声歌唱。

就这样,“海南梦”还在,不过不是过去的那个“海南梦”。“海南梦”永远让人沉迷其中。而且这个梦不断被赋予新的内容,新的涵义,比如一位母亲说:每次来海南,几乎就是孩子们的节日,他们在这里每天从早玩到晚,在水里玩在岸上玩,要到很晚才肯入睡。她说:这或许是人类天性,人类不是最早来自海洋吗?还有一位摄影家说:在海南,拿着相机随便对着哪儿一按,出来就是一张明信片。还有一个人说得有些粗俗,但很生动,他说:在海南这种地方,放个屁都能开花,而且是香的。

 我也算是一个去过十多个国家的人,见过大海、大草原、大沙漠、大戈壁、冰川雪地,在我的经验,除了一次巴黎的短暂居住生活让我也起了梦幻般的感觉外,其他地方虽然也很美,却还达到如此切入骨髓的迷醉。而且巴黎的梦幻感觉想起来还是有很多人为的因素,一是巴黎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香水气息,二是巴黎是全世界美女的集中地,美女如云,让人目不暇接,神情恍惚,所以始终如在梦里。只有“海南梦”,是纯自然的,只要一置身这片土地,就让人如在梦里。

还是不说那么远了。还是让大家来分享一下我的这种梦幻般的感觉吧。

最后感谢参考过的一些图书如《海南读本》等,其中的一些资料和思考令我受益匪浅。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