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雨后的坡鹿  

2008-03-10 23:35: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自《天涯琼州》,李少君著,青岛出版社

 

 

原始森林里的长臂猿

 

西线多原始森林,霸王岭就是海南三大原始森林之一。

 霸王岭在昌江县境内。往山上爬时,宛如平地起险峻,坡一下子变得很陡,汽车要加大马力才能开上去,愈往上愈陡,一进入霸王岭的地盘,感觉开始凉爽起来,路边大树参天,遮住了火红的日光。而且四周也越来越静谧,基本上没有人影,偶尔走过几个黎族农民背着背篓、手里拿着砍刀从山下走下来,看见我们,就站立路旁,目送我们走远。

   树木越来越茂密,几乎看不到日光,只偶尔有几点从密集的树叶的缝隙中漏下来。也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只有鸟的鸣叫,也很懒散,久久叫几声。蝉的噪声倒是有时侯很密集,但有时侯又很稀疏。稀疏的时候显得林子里更静谧了。路边山上有一些无人小径,地上铺满落叶枯枝,不时还有松柏大树裸露的根系伸向路面。想来那儿通向更幽深的深处。再走一阵,树木的颜色开始变得深了,想来这里的树木年代要悠久一些。还看见不少虬曲的树干上缠满了粗藤,树根处密布绿苔,树林开始变得湿润起来,原来旁边就有一条小溪了。沿着小溪的路再往上开,开始看见房子,在小溪的石桥那端,是林场的场部。

   霸王岭也是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林场的工作人员介绍,霸王岭资源之丰富,有“动植物物种储存库”之称。当然,霸王岭最著名的就是黑冠长臂猿了,这是世界上现存的四大类人猿之一,国家特级保护物种。其生活习性与人类已非常相近,骨骼、牙齿和生理结构均与人类似。

   霸王岭是黑冠长臂猿的故乡,据说它们一般是以家庭为单位活动的,幼猿要到一定年龄才离开家庭,去寻找自己的伴偶。黑冠长臂猿喜欢不停地互相呼唤,一见面喜欢互相拥抱,拍胸跺足、大喊大叫表示高兴。黑冠长臂猿经常聚集一起,宛如欢度节日,攀援树干跳来跳去,手牵长藤荡秋千,成群结队地呼啸而过。黑冠长臂猿还很有集体意识,发现异族入侵,能一致对外,共同抵抗。据专家们估计,霸王岭的黑冠长臂猿也就二、三十只,很长时间都没有人见到过它们的身影。林场的大部分员工也没见过黑冠长臂猿。

   我们望着莽莽丛林,非常向往,那里或许也就是人类的故乡,是人类最早的家园。以前,黄昏时候,听说常能听到黑冠长臂猿的长鸣,声音低沉,悠长,宛如低吼,还带点哀伤。后来有一段时间,这种长鸣声好久听不到了。一些生物学家就比较着急,因为也不知道这种珍稀物种是不是消亡了。最早的有关图片还是二、三十年前拍摄的。后来又组织了一次深山考察,很幸运地,这次海南电视台的一位记者竟用摄像机拍到了树上活动的黑冠长臂猿,虽然只是短暂的几秒钟,只有简单的几个镜头,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黑冠长臂猿就转瞬即逝了。但这已是重大收获,宣告了黑冠长臂猿尚在人世,仍在活动。这一重大新闻不久就传遍了世界各地,一时间,国外很多相关机构都致电海南电视台,希望能获取相关资料。因为,黑冠长臂猿是人类研究动物学、心理学、人类学乃至社会学的重要对象。

   霸王岭至今仍保持着非常原始的风貌,我们在山上看到,这里蔓类和附生植物极为旺盛,它们互相缠绕,相互攀援,纠缠在一起,难解难分。这些互相纠缠的植物又与参天古树交织一起,构成一幅草长树高、生机盎然的图画,充分展示了万物生长、欣欣向荣的生气。

 

雨后的坡鹿

 

西线还有一宝大田坡鹿。坡鹿是国家一类保护动物,这一物种只有海南存有,集中于海南岛西部的东方大田乡,所以又称大田坡鹿。由于坡鹿非常稀有,具有极高的价值,所以这里很早就设立了国家级保护区,凡私偷鹿者要判刑。用铁丝网围住一大片灌木丛生的坡地,就算是坡鹿休养生息的繁衍之地了。

   大田坡鹿自然保护区靠近公路,所以经常在狂风暴雨之夜围栏被吹坏时,会有坡鹿跑到公路上来,但当地百姓保护意识比较浓,会主动将碰到的坡鹿捕捉并送回鹿场,也正因为如此,

二十多年前坡鹿曾仅剩几十只,几乎濒临灭绝,短短的时间,如今居然发展到了1000多只,还在海南岛其他地方引种成功,繁衍迅速。这实在要归功于当地人的环境保护意识。

   坡鹿比较怕生,而且跑得飞快,转眼之间就不见了踪影,还擅长跳跃,受惊时5、6米宽的深沟可以一跃而过,所以进入保护区内,要看到野生的成群的坡鹿并不容易,更不要说拍照了。但饲养员告诉我们,想看坡鹿有一规律。坡鹿喜欢红色,每临朝霞璀璨或晚霞满天时,坡鹿会成群结队地出来活动,在野地上追逐奔跑,嬉玩欢跳。尤其在雨后,坡鹿会纷纷出来,俨然狂欢。

   我曾经在雨后早晨六点多钟起来过,为了看到野生的坡鹿。我们躲在草丛中,准备好相机,等待着。露珠溅到了脸上,我们一动不动,因为,坡鹿只要察觉有动静,就会闻风而散,转瞬即逝,人无论如何都追不上它们。果然,太阳刚从天边露出曙光,就有黑影出现了,高高的抬起的头,修长的四肢,先是两三只,后来越来越多,它们奔跑着,矫健的身姿在原野上显示出原始的强劲的活力,它们成群结队地迎面而来,我们都惊呆了,为这罕见的壮观的风景,居然没有一个人按动快门。

   落日下的鹿群想来更美。落日下丛林里饮水河边的鹿群,那应当是最美的风景。就象一位摄影家说他见过的最美的风景是非洲丛林里落日下狮子饮水河边,那颇令人伤感。美好的东西总是令人忧伤的。

 

对原始与美的窥探

 

说到原始森林,不能不提尖峰岭。有一年到印度,我去了一个森林公园,据说是印度最大的热带雨林。虽然我们在山上乘车周游了半天也没有看到什么珍奇动物,但原始森林的神奇还是让大家激动不已。由于导游是一位工程师,我试着问他知不知道海南岛的尖峰岭,没想到他知道,而且很熟悉。他说那是世界上最大、最原始的热带雨林之一。

   尖峰岭现在已被辟为国家森林公园。这是我国第一个国家级热带雨林公园,也是国内唯一涵盖山与海的森林公园。尖峰岭总面积4、47万公顷,是目前世界上保护最好的原始热带雨林,从滨海沙滩至山顶,分布有刺灌丛、半常绿季雨林、常绿季雨林、热带山地雨林、山地矮林、沟谷雨林等类型,层次非常分明。有些地带,至今是无人区,所以有人将尖峰岭誉为“自然宝库”,认为这里的生物多样性和丰富性,是世界罕见的。同时,由于这里动植物的原始性保存得相当完好,尖峰岭也可以说是一座大型的生物物种基因库,还有人称之为“生物物种银行”。

   据统计,尖峰岭植物物种占海南岛植物物种的75%,其中有78种属国家一、二级保护珍稀濒危植物;现有树种340种,分属74科,171属;动物方面,现有68种哺乳动物,215种鸟类,400多种蝴蝶,4000多种昆虫,38种两栖动物和50种爬行动物。不过,其中很多都深藏于原始森林深处,不能轻易看到。人们去尖峰岭,比较容易领略的是云海林涛和山间瀑布,当然,天池是必去的。

    尖峰岭海拔1412米,尖峰岭的云海颇有奇异之处。站在高处往下看,分为几层,且层次非常分明,宛如浓缩在一条画轴里。最下面是林海,绿色的宛如波涛滚滚的其实是莽莽苍苍的森林,一阵风来,波浪似地席卷林梢,喧嚣声漫天而来,林海波澜壮阔的气势是很有威力的,藐视一切的;还有远处的深蓝色的茫无际涯的海,那是大海,大海是天长地久地永远如此地兀自存在的,它有时平静,有时狂暴,但成千上万年来它没有太大的变化;然后是云海,云卷云舒,云散云合,云变异着各种各样的姿势、形状、动作,云轻轻覆盖、笼罩着这片古老、原始的森林,云善于藏掖、隐蔽、遮盖一些东西,让人琢磨不透,看不清楚,云将一切变得朦胧,变得神秘,所以原始森林其实是靠着云,才珍藏、保护了很多东西。尤其是云海又演幻为雾海时,一切变得更加扑朔迷离,雾有意阻挡、拒绝人类,雾要保护自然最后的圣地、处女地。在雾的扰乱下,人迷迷糊糊,总与自然隔着一层什么。人类永远无法彻底破译、获知自然的秘密,自然就在那里,可是可望而不可即,人类或许也可以适可而止,让自然还保留一些神秘吧,让自然永远保持一部分它原始的风貌吧。人类若完全勘出了自然的秘密,人类的灾难或许也就来了。

    我至今反对对尖峰岭的开发,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或许是一种恐惧、害怕、担心,担心人类会借着神圣的名义肆意破坏原始森林,担心一旦开了头,尖峰岭的麻烦就永无休止之日,不是吗?人类是何等自负的动物啊!不是经常嚎叫要战天斗地吗?还有什么是人不敢干的!如果有可能,他们会使山河改道、日月变色,他们会疯狂地掠夺、侵占自然的一切珍宝。但尖峰岭,那是自然的最后的一点积蓄了,那是海南岛的肺啊,那儿调节着海南的气候、环境乃至生命力。

     开发一点空间给人类窥探自然的奥妙就行了。事实上,尖峰岭已有这样的地方,那就是天池。尖峰岭海拔810米的山间,珍藏一泓清水,那就是天池。天池水面碧波荡漾,在天风的吹拂下,凉意逼人,绿意盎然。天池四周群山环绕,倒影水中,使得湖水不时变幻颜色,时青时黛,时深时浅。从早晨到晚上,天池附近的天气一日多变。我在那儿住过几天。早晨明明还是晨曦初露,过了一会儿就细雨绵绵了,然后又阴云密布,但近中午时,突然阳光灿烂。所以,在天池,要慢慢地欣赏、品味。

可以这么说吧,早晨看天池,慵懒闲散如初醒,白云映入水里,湖天一色,豁然开朗。若有人划船而过,浆声云影,一动破开大静,如一石惊天,惊起满山生灵,山上开始沸腾起来了,鸟鸣猿啼,风吹树响,人也开始活动起来了;黄昏站在池边,水面薄雾缭绕,雾气似乎是从水面蒸发开来,袅袅升起。湖光山色映入眼底,宛如水墨画,轻点淡抹总相宜,此时最宜浅吟低唱;晚上坐在水边,万籁俱静,满天的星星,象嵌满了宝石玛瑙。月色朦胧下,望着远处群山的黑影,闻着草木的清香,心情疏朗、开阔,此情此景,隽永如一首诗、如一曲轻音乐。

有一次,我曾在晚上和几个朋友在天池中划船,身边水声哗哗,伸手去捞水,凉凉的,柔滑细腻。抬头看天空,满天星光,宛如倒扣的翡翠盆,而湖面,倒映天山的景观,也是一个翡翠盆。我们在其中,听到浆轻轻划动的声音,真的以为到了天上。现在想来,那仍是我最喜悦的夜晚。

   天池的旁边,沿着林间小径,再往上攀登,就是尖峰岭原始森林的核心区了。但人们啊,我劝你们就此罢手吧,不要再做历史的罪人、破坏狂与自然的掠夺者了。你们从这里看一看、窥探一下自然的奇妙之处就行了,就该心满意足了,然后转身下山吧。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