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每月推荐:2009年10月好诗选  

2009-11-01 22: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月推荐:2009年10月好诗选

 

 

 

自2009年8月起,本人每月集中推荐一批好诗,并作简单点评。主要面向年轻诗人,目的是向网友呈现生机勃勃的21世纪汉语诗歌的当下真实现状。个人独立制作,不依附任何机构和集体。最后集中统一公开出版。

 

 

《夜晚》

 

 

陈有膑

 

 

夜晚有你衣袖那么长

有你酒瓶那么深,还有你眼睛那么暗

你的衣袖这么长,那么多虱子

也跑不到边。你的酒瓶

这么深,那么多夜色也装不满

你的眼睛这么暗,那么多灯火也照不明

 

 

《黑夜的女人》

 

陈有膑

 

此刻,她把自己扔在一张双人床

姿势过于随意

床宽大,她显得弱小

 

室内关灯,有太强的灯光从窗外涌进来

她波浪式的卷发

泛着淡红光,比夜柔软

 

她紧闭双眼,似乎已睡着了

但从灰棉被裸露的奶子

仍然醒着

像两只孤独而胆怯的眼睛

 

 

 

 

《秋思》

 

陈有膑

 

 

在一条秋末的小路

我一人独步徐行。背后是

燃生炊火的村庄

前面是漫漫异乡路

我在心里默念着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

并且想象自己就是诗中的主人公

这时,远处一个迎面而来的中年汉子

背着硕大的蛇皮袋(像马驮着浪子?)

他风尘仆仆的样子

让我错认为是千年前的那个浪子

而实际上是:村道西风瘦影

夕阳西下

这个春节后外出打工的汉子

回到故乡

 

暮色中,我大叫了一声:父亲

 

 

 

 

 

 

 

 

《遗忘》

 

严力

 

随着时间的流逝

文革作为背景的

诉苦大会变成了小会

小会变成了几个人的聊天

聊天变成了孤独的回忆

回忆变成了沉默的句子

最后变成了一行数字

1966—1976

 

老李的孙女说等于负10

 

 

 

 

 

《秋天》

 

严力

 

 

秋天的围巾被风慢慢掀起

直到被风吹走

整个妖娆起伏的过程

令人们把各种各样的感叹

送给了落叶或者自己

 

秋高气爽啊

寒风破茧而出

不少人在打听自己的心情

他们不敢确定内心的骚动

是喜还是悲

更不能确定

冬天肯定是秋天挖出来的

陷阱

 

 

 

 

 

 

《芦花秦岭》

 

 

横行胭脂

 

 

山中,众多的花,已不分唐朝宋朝地老去

天鹅飞走了,蓝歌鸲发出孤独的叫声

 

一座教堂满是秋风、秋叶、秋霜

三两个人在疾行,暮色里带着清凉的背影

 

仿佛不知道这个季节在做剧烈的减法

一百亩芦花的灵魂,在秦岭安静地白……

 

风吹西部人间,吹过这灵魂的肤色

吹翻了李白白居易他们姓名里储藏的颜料

 

风再往时间的上游吹,吹开古老的《诗经》

一个白而秀气的女子,从芦花深处走出……

 

芦花秦岭,这是一片小说家喂不活的地儿

它孕育的元素,只有可能被诗人们悄悄说出

 

 

 

 

 

 

 

《小桥》

 

 

张永伟

 

月光磨损了桥栏,可他还是没来。

她像霜花结在桥头,

冰冷的空气象大理石门,堵在心口。

 

灰灰菜和薄荷,用清凉的土语交谈,

有时候会停下来,在微风中观望

那无所适从的少女。

 

我从书中读到过类似的故事,

可是这次却好象是真的。她站在微风中,

象霜花聚集到一起那么发蓝,有着莹光。

 

我想,她也许是那丛曾经流落街头的兰花,

在尘土中抱着自己的白色。她不了解

这个世界早已变了样。

 

据说,那是一个从来没有人通过的小桥,

很多人的梦都碎裂在路上。就象我

端着酒杯发呆,看见小桥的一头在杯沿上一闪。

 

 

 

 

 

《尚在泥泞中前进的中国》

 

李晃

 

春雨刚走,独坐山坡----

叼着太阳那根时隐时现的烟头。

我那勤劳的严父慈母,就躺在身后,

这是两座压在心头已久的青青乡愁

 

一只未名的鸟站在身侧哪棵树梢鸣叫

河流、花朵与牛羊穿胸,款款而过。

阴阳相隔,早已无处可以诉说

任由泪水凄凄,悄然从脸颊上滑落

 

远处细雨如丝,薄雾如纱,青山如黛

油菜花包围的农舍里有我多病缠身的哥哥

------还有活泼乱跳的小孩

以及他们年迈力衰的外公外婆

 

请原谅我眉头紧锁,却也锁不住缕缕的哀愁。

我是最后一个逃离故乡、自我放逐的过客!

------这是我迷人的故园之独特景色

这也是我尚在泥泞中前进的中国!

 

 

 

 

 

 

 

 

《窗》   

 

江楼

 

世界太大了,窗太小了。

如何在这里张望岁月,如何坐窗观天,如何等待。

河流远去了,山峦远去了,越来越多的人远去了。

从这里的张望,开始泛黄。

 

 

 

 

 

 

 

 

《湖边》

 

扶桑

 

我从未在哪里看到如此多的少年情侣

中年与老年夫妇

手挽着手儿漫步——

也许是这湖光山色的柔美

引发人们相互的爱慕?

如同春风给田野上的花儿,悄悄地

   授了粉?

 

 

 

 

 

 

 

《玉带桥》

 

扶桑

 

 

桥上有亭,观山望水

燕子把家安在那里——

有一簇红色的复瓣蔷薇

藏在桥洞里讲话

 

路边草丛里,倒伏着这座桥梁的古代残片

(建于雍正九年)

那汉白玉石的桥栏

其上精美的蔓草、莲花与海浪图案

栩栩如生,仿佛雕刻者——那无名匠人的指温

还留在那里——

 

露水每晚会抚摸一遍......

 

 

 

 

《古墓》

 

 

(日)三岛由纪夫作

杨典译

 

 

我正在散步

走过落木、树叶、古老的森林

也走过平地、沼泽和狭窄的山丘

我的靴子脚步声干脆

我的手指在岩石之间抚摸

在岩石的守护中,有一具小鸟的尸骨

落叶、果子和青草将它覆盖着

那是一座这世上最小的古墓

 

 

原文:古墳

 

 

わたしは歩んだ

落葉、木の葉、老樹の森を

平地や沢や、窄い丘陵を。

わたしの靴は乾いた音を立て、

わたしの指は岩間を指した。

岩に守られた小鳥の屍

落葉、木の実、草に覆はれ、

それは小さな古墳だつた。

 

 

 

 

《白昼官邸》

 

(日)三岛由纪夫作

杨典译

 

 

锁孔中的光线渐渐落下

灰尘,越来越少

它们有些在叹息着飞扬。

 

那一道光线

就是你的裸体

有蔷薇和少女的色泽。

 

在白日官邸的长廊下

轻轻地将千金小姐呼唤:请来用餐吧……

 

 

原文:昼の館

 

 

鍵穴のひかりは落ちて

埃はたえだえと

吐息しつづ舞ひ上った。

 

そのひかりは

あなたの裸体の

薔薇と少女の色でした。

 

昼の館のお廊下を……

もしもし姫さまお食事です。

 

 

点评:又是一个90后诗人和一个越写越好的著名诗人,陈有膑是海南儋州市的一个中学生,少年而能写得如此老道成熟,让人不能不刮目相看,也感叹江山有代新人出。严力是朦胧诗老将,新作《遗忘》堪称经典。其他几位诗人,也各有其独特之处。最后要感谢杨典新近翻译的三岛由纪夫诗作,翻译本身也是创造,在此我们表示敬意。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