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好诗共欣赏  

2009-04-09 16:12: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宋末年一位高僧写的一首开悟诗,他觉得悟道和恋爱非常相似:“金鸭香销锦绣帏,笙歌丛里醉扶归。少年一段风流事,只许佳人独自知.”

 

新作二首

 

 柏桦

 

《桔树下》
—— 读翟永明《青春无奈》中一节有感
    
桔子树遮住了阎莉的小屋
在小屋里,我们升火做饭
火苗抖动着昏黄
她顺手摘下隔院桔树中的两个桔子

 

晚饭后,我们来到院子的桔树下
张跃进唱起了黄歌
歌声漂浮,流过我们
小灯盏般的红桔也迎向年轻的微风

 

透过细密的桔叶,月亮
无声地遍洒幸福的白银
夜深沉,《空山鸟语》后
另一个世界已笼罩了梨花沟    

 

《“无任”的训诂史》
    

训诂即解密。
训诂人即为词立命的人。
——题记

 

1909年秋,罗振玉买下一批豫西出土的东汉墓砖,
研究工作随即展开。在精选的二百七十二块砖上,
他发现了这是有关劳工营囚徒的简短墓志铭:
姓名,籍贯,所判劳役徒刑名目(大部分是四或五年
有的则是二或三年),死亡日期及“死(训为尸)在此下”。
但“无任”是何意?几乎每块砖上都有“无任”。
罗振玉陷入长考,连续几周,接着又是几周……
最后,他突然决定(若一个诗人欣然命名):“‘无任’
是汉代刑法的专门术语,而意义我无法理解。”
从此“无任”成为悬案或一个在光阴中漫游的能指。

 

1951年春,张政烺发表《汉代的铁官徒》,
从《墨子》的一段文字中,他偶得灵感,随即
将“无任”的意思确定为“无害可使任者”(译文:
那些不会碍事而可以雇佣的人)。政烺大悦。
1958年初夏,他又发表《秦汉刑徒的考古资料》,继续追踪
“无任”:《资治通鉴》里也有这个名词,胡三省的注释
将其训为“无特殊技能”。真是“欸乃一声山绿”,
张政烺白了少年头。几乎是一夜之间,他在无言中
彻底地放弃了对“无任”所指的追寻与探究。

 

“无任”还在漫游,它甚至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去了欧洲。
一位法学家沈家本脱颖而出:“我早已侦破了此词,
‘无任’就是无保证人。”很快,他又启发了杨联陞
(一位华裔美国汉学家)。1969年暮春的一天,他在哈佛
指出了白乐日(匈牙利裔法国汉学家,《梦梁录》专家)的错误:
白乐日在《隋书 刑法志》的翻译中将“五任”译为“五种工艺”
(木工,金工,皮革工,调和颜料及塑造陶器)。而“五任”
意指受连带责任所约束的五人群体。这里所用“任”字,
是以此表示需要一个来自该群体的保证人或泛指任何保证人。

 

仍是1958年(让我稍稍回溯一下),大略在冬季,黄士斌
刊出《汉魏洛阳城刑徒坟场调查记》(《考古通讯》)
其中又见“无任”的铭文,他主张“无任”即“剥夺政治权利”。
而这一解释当场被夏鼐否定:“这个问题存疑。”
2009年二月末,“我是唯一一个逃出来向你报信的人。”
“我读到了有关“无任”的训诂史!”
当告之杨键时,他说他在佛教文献中曾读到过这个词,
可一时又找不着了。但我却由此燃起侥幸的希望,
希望在三天后的深夜兑现,杨键说:“‘无任’就是无羁”
话音刚落,解密的佛光已将黑暗中的“无任”照亮。

 


《夜读晋书》
——兼致谢灵运


商略


夜读晋书,越读越厚。
在人间活着,只剩下滴水和灯光。
亡灵们依旧恐慌。
死亡太多,总是来不及清点。

 

南方总是有的,包括南方的南方。
迁徙的马车就在门外。
每一刻都在启程。星光依稀,
点着黑灯笼,像惊恐的大雁。

 

走到哪里,算哪里呢。
“未来”一词,单调和稀薄,
像灵绪山上夜色,
永嘉和咸安的仓惶。

 

即便今日,也是如此荒凉。
谁经历了一个短句里的杀戳和更迭?
独裁者隐居,印刷体的宫殿。
我若死去,必弃市,必在元嘉。

 

我若寄居,必在钱塘,
必是客儿,短生旅长世。
我若独坐,必是明月和积雪,
长夜枯燥,缠绕的殷忧。

 

 

《我的诗学地理》

 

黄斌


往南  到老岳州府的洞庭湖
就可以了  君山的斑竹
洞庭水中的星子  杜甫和孟浩然的诗句  足以
让我不想再往南
往北  到襄阳和樊城
到庄子的故国  和大别山
再往北一步  我也许就觉得寒冷了
向东  只到九江
我不想离开黄州  黄梅  彭泽和庐山
西向的秦巴山  武陵山  还有三峡的起点夔门
有桃花源  有猿声中湍急的唐诗
让我不想踏入秦地一步
我在老武昌府的黄鹤楼下
遥想朝秦暮楚之地和鸡鸣三省的晨曦
如果精神尚好  就去鹦鹉洲
以一杯薄酒临江  在祢衡的墓边坐坐

 

 


《灵魂的可视性》


宋晓贤


经过持久的研究后我终于发现
只有在空气最洁净
视野最清晰的时候
人的肉眼才可能看见灵魂——
那些有肉体可依的灵魂
或死者的孤魂


所以,无论是在埋在尘土废气里的广州
还是笼罩在煤灰中的北京
想见到灵魂
绝不可能

 

《点灯》

 

然也

 

站在走廊,听到檐上的雨水滴下
清音脆响,嘀,嘀……


远处夜灯照亮对面屋瓦
也照亮了高过屋顶的竹子
而我站在过道上
成为影子

 
后来灯灭了,四下里都暗下来
只有瓦沿上微弱的光点
嘀嘀地,划下,点亮静默的灯芯

 

 

《鸬鹚湾》

 

韵儿

 

你说,水草太顽,老是挠她们的
脚丫子。
你还说,郑旦比西施更美。

 

南方多雨,木屐多苔痕
你叨起七年:
“花溪的女人,怯默多病。芳心
事可可,浣纱又濯裳。”
我见海棠残了,无事了
我还一直想问你
燃烧的花,会打出怎样的手势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