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沉香:红袖添香夜读书(同题赋诗)  

2009-07-28 17:15: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香:红袖添香夜读书(同题赋诗)

——海南十多位诗人同题赋诗

 

 

 

“红袖添香夜读书”,这是所有中国古代读书人的理想。秋日,灯烛旁,一盆香炉,香气氤氲,书生读书正酣,也许还品着清茶,或饮着小酒。入夜,凉气渐生,这时,一位美人悄悄过来往香炉里添香,又悄悄离去,居然没有惊动书生……这香里,最好的就是海南的沉香。

宋代诗人范成大在《桂海虞衡志·志香》中称:“南方火行,其气炎上,药物所赋,皆味辛而嗅香,如沉笺之属,世专谓之香者,又美之所钟也。世皆云二广出香,然广东香,乃自舶上来。广右香,产海北者,亦凡品。惟海南最胜。”

日前,海南十多位诗人来到位于海口市华信路即将开业的国内首家沉香馆,闻香品香,不亦乐乎。高兴处,有诗人提议以“沉香”为题,各自写诗一首。现贴如下:

 

 

 

《邂逅沉香馆里静静冥想的少女》

 

 

李少君

 

 

浑身烟熏气味的女孩

一定是沾染了别的男人的气息

她们是灵魂的迷失者

无所依恃地漂浮在半空中

 

散发着细微芳香的清新少女

一定是自我静修陶冶的结果

她守护了内心的香

并轻轻点燃……

 

 

 

《沉香记》

 

潘乙宁

 

你在你的伤口里

凝聚,白木树为你的自我凝思

提供了庇所。当无数个秋天沉寂下来,

记忆结成痕迹,灵魂的香气也凝结成

木头。

 

今天,你焚烧自己,语言的青烟

飘入诗中。你这样诗中的香气

也只能在诗中才能闻到。

诗就这样被打开了一道门,

在语言的森林,凡是有你的白木树都

站成一首诗。

 

是的,诗就是这样秘密复活的。

包括诗中的生命——阳光、雨水、

松树、麋鹿,甚至猎人,

都因为你的燃烧

开始全新的生活。

 

你是诗中一种古老的语言。

你也只为诗而燃烧。那么,我是不是可以

这样理解:我看到的不是你在燃烧而是

诗在燃烧?

 

 

 

 

 

 

 

《沉香日子》

 

王广俊

 

我继续留在山中

看守一片汉代的白木林

把一盏青灯归还给无人踏访的深夜

我还能留住山涧泉水一样

流淌的琴声

我手捧书卷  翻阅春秋

仰观日月  俯察人世沧桑

山上的日子越来越沉寂了

远方的海域只有白浪粼粼

当月光如披载香罗绮的少妇

沿着苔藓斑驳的山道

站立在最适合思念的岩石上

我便燃红了一块木碳

我知道这灼热的火接近道观佛寺

可以映红琴房书屋

我从白木树取下一块沉香

轻轻地放在烧红的木碳上

我开始和我的过去闻香夜话

仙游未来  像一缕缕飘香的轻烟

当然,我要挑选最雅致的场合

证明我和生活的存在

当人们蜂拥而来

我要带着沉香出一次远门

 

 

《沉香》

 

纪少飞

 

如果把这些摒弃了,乌黑的发亮

不算重的袅袅之烟

那是思想者的络绎散去和无法聚拢的下降

一个概念瞬间诞生了  当然下一个已经被

否定,但那抒情的仍在暗示

啊,原来是这样:转身  确立

在初秋的午后

 

如果这些仍不被我们收拢  私藏

即使此刻散尽一身的力气,谁能肯定

它是我们目前的唯一

轻的依然是轻的,从重的则不能下坠

它们乌鸦一般侵袭了我们的生活

啊,原来是这样:上升  捆绑

在漆黑的黑夜

 

无法担待太多的到来,它们挤压  推搡

象突然间奔涌的歌剧,唯有领唱的

演奏她一生的悲喜

但在海南,它们如此宽松地安放在

收藏馆中,沉沉香睡  无法醒转

 

 

《沉香》

 

艾子

 

白木被虫蛀了,或被砍了

渗出一些液体,留下黑乎乎的“疤”

这就是沉香

从远处打量

你会认为她影响了一段木材的美观

从近处琢磨

你会认为她将引来更多的蛀虫

在世人的眼里

她要么被唾弃

要么被埋没

只有天地记得她的芳香

和可以入药的优良品质

有人看见过她在暗夜里发光

在天地的灵气中游走

佛主和道士也为她内敛的芳香打开大门

 

2009年7月25日

在海南沉香馆

她教会了我做人的品质

以及关于丑与美的

辩认

 

 

 

 

 

《沉香词》

 

江非

 

南行海南岛,

适闻沉香木。

片片青颜落,

幽幽红袖出。

 

 

 

《还给我》

 

符力

 

用石头,用石头上磨出来的砍刀

用来自菲律宾的台风

我一次又一次

一次又一次更深地

把伤痛,刺进白木香的血肉

终其一生,她却还给我

沉甸甸的海南沉

 

当我老了,蜜蜂在林间草地上飞舞,嗡嗡叫喊

我只想慢慢磨出一池好墨

在幽香中

在一束光的注视下

天天练习书法,偶尔写一写

她的名字

犹如彩云万里归来

只为轻轻地擦一次青山的肩膀

 

 

 

 

《沉香》

 

狂客青衣

 

沉香,他在救母。嘻

开玩笑的。那刀慢慢伸出来

吓退了乌鸦,蚁,松鼠,山猪

手抖着,这棵沉香树很痛吧。

 

痛不痛?巨痂结下了!

这伤能医百伤——

情伤,暗伤,刀伤,箭伤,枪伤

神伤,鬼伤,假伤,他妈的伤。

放心,要等这伤来医你的伤慢慢等吧。

可能十年,百年,千年,万年

不会是今天。奶奶的,自己伤重着呢。

 

添点伤吧,或添点香吧。海南的值千金

红袖下纤纤秀手,袅袅轻舞,如蝶化成

撩起我想抱抱她的欲望

入夜,放下书。唉!原来美人是别人的.——

情伤!打手机,呼来几个兄弟

 

这事我们做不了。喝酒。别添伤。

桌上,兄弟说了,那沉香不是救完母亲

就无所事事了吗。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是救母的那个,是救人的那种,可入药

医伤。用自己的伤痂。

 

有这事?

 

 

 

《沉香》

 

邹旭

 

沉下来,从浮世之水回家的

一段传奇

一缕应诺的

香魂

 

谁的嘴唇要求了爱和誓言

谁的眼睛泄露了泪水

而今,又是谁的心在抨然跳动——

 

新发掘的树木上

依然刀刻着紧紧相拥的姓名

 

余下来的半生——

如果我错了

请允许我一错到底

如果我一不小心

在时间的脸庞留下伤口

也请你把它深深捧吻

 

 

 

《沉香情》(外一首)

 

阿豪

 

娘子,送君千里终一别

你把我送到这个渡口就行了

感谢你这个红颜知己

多年来,一直伴我左右

陪我夜读圣贤书

为我添香倒茶

来,让我帮你把泪痕擦干了吧

这么娇美的妆容

莫要被泪水给弄毁了

放心,这一次赴京赶考

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

嗯,你送我的那块沉香坠

我会一直带在身边

正如你所说,见香如见娘子

行了,兰舟催发

我这就上路啦,娘子

你就在家好好把孩子奶大吧

看我衣锦还乡之时

 

 

《最后一棵沉香树》

 

我听见了从四面八方

传来的伐木声、哭声

以及一阵阵訇然

倒下的巨响、哀嚎

 

我看见了那一片

苍凉稀疏的土地上

一棵棵横躺的沉香树

一具具腐烂的尸体

 

我嗅到了一股股

扑鼻而来的呛人的气息

那是死亡的味道

而不是袅袅弥漫的幽香

 

你看那最后一棵沉香树

孤零零地木在那里

仿佛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孩子

不知所措的背影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