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诗歌发展中的“草根性”  

2009-10-22 15: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少君:最好的称谓是“诗人”
 
日期:2009-10-22 作者:张滢莹 来源:文学报
 
 

    本报记者张滢莹

 

    李少君说,他们那一代人,在一种诗的浪漫气氛中成长。1985年踏入武汉大学时,他对诗歌没什么了解,也并不怎么写诗,却目睹了诗歌在上世纪80年代最后的辉煌。“那正是中国诗歌民间社团的最鼎盛时期,徐敬亚发起的诗歌流派大展,在我们脑海中,至今仍是那一年最重大的事件。那时,武汉的文学社团也多如牛毛,我们武汉大学八五级的几个人,也办了‘珞珈诗社’和‘浪淘石文学社’,并自称‘珞珈诗派’。我们每天碰头、交流、朗诵新作,和南来北往的诗人们见面。我并不太写诗,可也为他们所感染。”在一篇回忆文章中,他这样写道。

    自那时起,诗歌的魔力便将他紧紧攫获。直到在海南参编《天涯》,为陈先发、伊沙、杨健等10位青年诗人出了一辑“九十年代诗歌精选”的专辑后,他才觉得,自己可以、也应该为诗歌和诗人们做些什么。至今,《天涯》都为诗坛新秀和不为人知的佳作留有一片天空,李少君则一刻不停地向着他的诗歌理想进发。对他来说,杂志主编、大学兼职教授、评论家等种种头衔,都大不过一个“诗人”之名。

 

    新诗是一场失败?

 

    季羡林数年前这句话,将中国新诗全盘否定,引发了无数争议,李少君认为,这其实是对于新诗缺少文化根源的批判。“说新诗没有根,是因为它本是‘五四’时期为了批驳传统文化而诞生的产物,新诗创作概念与手法基本都是从西方模仿来的,与古典诗歌基本没有关系。”从新诗诞生起,对于西方诗歌思潮中的浪漫主义、象征主义、现代主义等流派的追逐就从未停止,看似热闹,实则乏力,新诗始终缺乏稳固的文化根基。“‘五四’之前古体诗歌不能适应时代发展是事实,但如何转型以及怎样完成新诗的转型却是讨论至今的问题,这和中西方对于诗歌的不同理解有密切关系。”他说。西方诗学尤其是现代主义强调“对抗”、“个体”的观念,诗人需要站在社会的高处批判和纠正不完美的现实,精神与物欲之争、上帝与魔鬼之争是西方诗歌永恒的主题,而中国传统诗学充满对于“超越”与“和谐”的追求,诗歌教导了中国人如何看待生死、悲欢等宏大叙事观念,在没有宗教信仰的儒家文明中使人们内心平和。“西方诗歌与中国传统诗歌在根本上的分野,使得‘全盘西化’的新诗尝试显得急功近利,走到今天,新诗还是应当从传统中吸取创新的资源和力量。”

 

    从“自上而下”到“自下而上”

 

    亲历着中国现代诗歌由极盛走向低谷的过程,李少君并没有过多调适。在他看来,这只是一种文化形式随着社会发展所进行的自我适调,他对于当代诗歌三十年的历程也有自己的理解。他认为,上世纪80年代的“朦胧诗”派本身仍旧是“自上而下”的产物,通过高干高知、文学青年的探索逐步向外辐射,随着教育的普及,诗歌才慢慢走下朝野,深入中国年轻一代的心灵。“朦胧诗本身是文化垄断的产物,其源头是‘灰皮书’等西方现代主义作品,第三代诗歌虽然显得丰富多样一些,但大部分还是向西方现代主义学习的延伸,按当时的说法,是‘补课’。”他说。而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盘峰论战之后,诗歌垄断的口子才终于被撕裂。

    他回忆说,当时知识分子精英中,一部分继续寻求新诗现代化,探索西方诗歌技巧和自身个人生活的联系,探索“叙事性”;另一部分主张要与中国普通民众相联系,吸纳中国本土资源,成为“代言民间”的一批人。诗歌真正的“自下而上”,则是在新世纪包括网络、手机等新技术的逐渐成熟中崭露头角的。

 

    诗歌发展中的“草根性”

 

    去年“5·12汶川地震”发生后,李少君的一首《大部分的中国人都患上了抑郁症》被四处转载,没几天就有境外媒体要求采访,让他在感慨之余,更深刻认识到网络作为文化传播渠道的迅速和巨大效应。早在几年前,他就已提出诗歌“草根性”的发展趋势,如今,这个词汇俨然已成当代汉语诗歌的关键词。“草根性的根本前提是全民教育,所针对的是新诗完全从外移植所留下的‘水土不服’问题。真正有强韧生命力的诗歌创作,应该是立于本土传统,从个人切身经验感受出发的创作,这样的作品,更能够深入普通中国人的心灵。”他说,“如今,诗歌正在重新回归它的传统内涵,成为人们自我满足和纯粹心理追求上的一种需要,不断涌现的底层诗歌也好、网络诗人也好,他们的创作没有一点功利性,都是出自对于自身需求的满足才进行创作,这样的作品才能赢得广泛的共鸣。”对于低门槛、质量层次的网络诗歌,李少君的态度是包容和等待。“新诗90年,是一个不断积累发展的过程,而由量变到质变的阶段也正在临近。我们不能以现有的秩序和标准去框限尚未成型的诗歌潮流,何况一切秩序和标准都是远远落后于创作现实的,传颂千年的作品在当时也未必得到过多少好评。我始终相信,自由与大量的创作,才能指向真正意义上的好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