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境界唯高  

2010-01-18 10:5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境界唯高

 

李少君

 

 

我一直将诗歌视为个人日常生活宗教,希冀借诗歌自我升华自我超越,后来又据此推而广之,认为在中国文化中就有“诗教”传统,并且这“诗教”传统除了教化、教养之意,宗教的作用也许还更大。

我曾经旁征博引过前人的论述,如钱穆、林语堂均有类似说法,认为诗歌教导了中国如何看待生死、世界、时间、爱与美、他人与永恒这样一些宏大叙事,诗歌使中国人生出种种高远奇妙的情怀,缓解了他们日常生活的紧张与焦虑,诗歌使他们得以寻找到现实与梦想之间的平衡,并最终到达自我调节内心和谐。所以,几乎每一个中国古代文化人都写诗,每一个古代中国人都读诗。把诗歌学习作为人生成长的基本课程,孔子更要求小孩子就要学诗。诗歌抚慰了所有中国人的心灵。诗歌在中国,近乎宗教。因此,可以说:西方有《圣经》,中国有《诗经》。

这里,我想通过自己的体验和写作来深入思考这一问题。我先以自己的一首诗歌为例。我写过一首被认为具有宗教感和神性的诗歌《神降临的小站》,全诗如下:

 

三五间小木屋

    泼溅出一两点灯火

我小如一只蚂蚁

今夜滞留在呼仑贝尔大草原中央

    的一个无名小站

独自承受凛冽孤独但内心安宁

 

背后,站着猛虎般严酷的初冬寒夜

再背后,横着一条清晰而空旷的马路

再背后,是缓缓流淌的额尔古纳河

    在黑暗中它亮如一道白光

再背后,是一望无际的简洁的白桦林

    和枯寂明净的苍茫荒野

再背后,是低空静静闪烁的星星

    和蓝绒绒的温柔的夜幕

 

再背后,是神居住的广大的北方

 

 

 

关于这首诗,评论家田一坡认为:“当诗人在无名小站看得越远时,他也就越深地回到了自己的内心。他所打开的世界越是广阔,他所呈现的心灵空间就越是丰富。最终,这种既是向外又是向内的开启被引向最高的地方:神所居住之地。正是在那里,我们才得以体味到那最澄澈最明净的心是如何把自己维持在丰富与开阔之中。”分析得颇有道理。我个人当时的体会是,人随着自我反省和体验,内心的敞开,也扩大着现实的视野,世界因此逐渐打开,越来越开阔,终至领悟大境界。

境界是中国古典诗歌和美学的关键词。哲学家冯友兰在《新原人》一书中说:人与其他动物的不同,在于人做某事时,他了解他在做什么,并且自觉地在做。正是这种觉解,使他正在做的事对于他有了意义。他做各种事有各种意义,各种意义合成一个整体,就构成他的人生境界。不同的人可能做相同的事,但是各人的觉解程度不同,所做的事对于他们也就各有不同的意义。每个人各有自己的人生境界,与其他任何个人的都不完全相同。王国维在《人间词话》提出“境界说”,称:“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并阐释“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

确实,如果我们仔细对比中西方美学观念,就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差异,即西方重个性,中国求境界。那么,原因是什么?

我个人的看法是,这是文化背景和历史传统的不同导致的,西方文化有一个基本的母题:上帝与魔鬼之争,上帝和魔鬼是绝对对立的。并由此引发天堂与世俗社会之争,精神与物欲之争。上帝是外在于人、高于人类的,而诗人是上帝发出的命令的聆听者,诗人是直接听从上帝的,上帝则借诗人之口宣谕。所以,诗人是站在上帝的立场与角度的,诗人就是人间的上帝。因此,诗人象上帝一样,要谴责、清除魔鬼,要随时随地批判、纠正不完美的现实与人,诗人与社会的关系永远是紧张的,这样就产生了“对抗”美学,“批判“美学。所以西方的诗人们总是处于焦虑、孤独、不安、绝望、虚无与抗争之中,总是激烈的、暴力的。后来,尼采宣布上帝死了,人被抛弃,成了孤独的个人,而要在荒漠般的尘世获得立足之地,就要有“超人”般的强力意志,就要与他人、世界决裂,所以,“他人就是地狱”,人皆崇拜“强者”,崇尚个性,与社会的对立、冲突、矛盾也愈加剧烈。中国近年来诗歌界愈演愈烈的“自杀潮”就受此影响。

而中国文化不是这样,中国文化的基本理念是“阴阳互补”,阴与阳是有差别的,但不是对立的,是相互补充并最终构成和谐圆满的。所以,中国诗人们以超脱的方式看待世界。确实,世界并不完美,但正因为其不完美,所以需要超越、升华,借此获得内在的和谐。而诗歌是最好的方式和途径,可以提供升华超越的价值精神。几千年来,重实用讲世俗的儒家文明怎样获得生存的超越性意义?其实就是通过诗歌。中国古代依靠诗歌建立意义。在没有宗教信仰的儒家文明中,诗歌提供了超越性的意义解释与渠道。当然,中国的“诗教”也有外在参照物,那就是自然。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在这里,“自然”是比“道”更高的价值。苏东坡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这里面其实就是将自然作为了最高的参照物,自然是最高价值,与伟大的永恒的自然相比,人的那点小恩小怨、蝇头微利都是可以看开的。“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这句诗应该反过来读,月都有“阴晴圆缺”,人的那点“悲欢离合”算什么,再说,就象月的“阴晴圆缺”一样,“悲欢离合”也并不一定是什么坏事,那是自然的规律与循环。人们以自然为借鉴,因此取得了心里平衡,自然皆如此,何况人间。

中国诗人们有了这样的认识,就有了境界,就能对一切都看开,升华超脱,陶渊明说:“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这样,也就最终获得了自由。而要做到这一点,先要从个人修身养性做起,从一点一滴开始,然后获得“道”,最终达到大境界,获得人格力量。所以中国的诗歌,自古以来强调境界。这样的美学思想,我称之为“超越美学”。

按冯友兰先生的说法,各种不同的人生境界划分为四个等级。从最低的说起,它们是: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冯先生说:“一个人做事,可能只是顺着他的本能或其社会的风俗习惯。就像小孩和原始人那样,他做他所做的事,然而并无觉解,或不甚觉解。这样,他所做的事,对于他就没有意义,或很少意义。他的人生境界,就是我所说的自然境界。一个人可能意识到他自己,为自己而做各种事。这并不意味着他必然是不道德的人。他可以做些事,其后果有利于他人,其动机则是利已的。所以他所做的各种事,对于他,有功利的意义。他的人生境界,就是我所说的功利境界。还有的人,可能了解到社会的存在,他是社会的一员。这个社会是一个整体,他是这个整体的一部分。有这种觉解,他就为社会的利益做各种事,或如儒家所说,他做事是为了‘正其义不谋其利’。他真正是有道德的人,他所做的都是符合严格的道德意义的道德行为。他所做的各种事都有道德的意义。所以他的人生境界,是我所说的道德境界。最后,一个人可能了解到超乎社会整体之上,还有一个更大的整体,即宇宙。他不仅是社会的一员,同时还是宇宙的一员。他是社会组织的公民,同时还是孟子所说的‘天民’。有这种觉解,他就为宇宙的利益而做各种事。他了解他所做的事的意义,自觉他正在做他所做的事。这种觉解为他构成了最高的人生境界,就是我所说的天地境界。”

因此,我个人的理解就是,最高的境界就是要超越尘世的各种恩怨、仇恨、等级、对立、矛盾,在综合中和超越中将之处理解决,最终获得大自由,这方面的典型是苏东坡。苏东坡经常身处逆境,却总是微笑着悲悯地对待一切,对待身边的事物和人,将一切融化在诗歌中,在诗歌中化解一切。所以中国文化人一说到苏东坡,总是会会心一笑,苏东坡这个名字就缓解了很多人的精神紧张,他的诗歌更是治疗了很多人的心理疾病。

所以,如果说对人生和诗歌有什么追求,我的追求就是:境界唯高。希望自己不断超越自我,获得更高境界。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