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白鸦关于“草根性”的雄文  

2010-12-28 00: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草根性”,白鸦老弟最近连写三篇雄文,假装视而不见不太合适,也显得不礼貌,我干脆转贴其中的第一篇,供大家欣赏。其他两篇,诗友们可去他博客看。

 

附:

 

如何描述当下的“中国性”
——兼谈“中产阶级性”包容草根性

 

白鸦


   近几年来,中国诗坛所谓“底层写作”的话题十分泛滥。李少君先生倡导的“草根性”与草根写作,亦属于此类。不过,李少君的“草根”之说,与黄桂元、张清华等人鼓吹的底层写作有一个重要区别,那就是:李少君不是从阶级论出发的,而是从共性论出发的。
   这种区别至关重要。我早就说过,要想解开百年新诗的“死穴”,必须走下观念祭坛,回归诗学本位。李少君能够撇开阶级论的狭隘视角去探讨“草根性”与草根写作,首先姿态值得尊敬,但内容却值得商榷。


一、中国性,与“当下的”中国性

   李少君提出“草根性”之说,既然不是基于阶级论去搞观念对抗,他究竟想干什么呢?从宏观上讲,无非是想揭示当下中国社会的大众生存状态与心理共性,也就是描述当下的“中国性”。通过对一些诗歌文本的分析,李少君认为,“草根性”已经普遍反映在当下的诗歌创作中,于是得出“草根写作”的结论。反之,也可以说,李少君发现当下诗歌反映了某种社会状态与心理共性,经过文本分析,把它总结为了“草根性”。
   由此可知问题的实质:李少君提出“草根性”的目的,与我们提出“中产阶级性”的目的几乎一样,都是为了揭示当下中国社会的大众心理共性,都是为了准确描述当下的“中国性”,以及它在当下诗歌中的积极反映。
   那么,谁的描述真正把握了“当下”而更接近时代真相呢?
   大家知道,一直以来,中国大众的生存状态具有草根性,而且在漫长的过去,中国大众的心理共性也具有草根性。究其原因,是封建专制的传统导致了民主法制传统的先天缺失。继而,尊重自由与民主、尊重人的财产与人的生命价值,都是先天缺失的。但是,如今时代不同了,我们今天所说的“草根性”,是封建专制传统影响下的大众心理积淀的残余,或者说是心理惯性的反映,它虽然以不同程度一直存在,但已不适合描述“当下”时代的中国性。从这个意义上讲,关于“草根性”的揭示根本不是什么新揭示。
   以“草根性”来描述中国性,不论其准确与否,首先缺失了一个最关键的东西——当下!这种缺失非常致命。因为“草根性”即使是中国人的一种心理共性,但并不是中国人在当下时代的心理共性。也就是说,中国人一贯的传统心理共性,与中国人置身当下时代的心理共性,不是一回事。
   时代的不断变化,有目共睹。自辛亥革命以来,中国的现代性虽然此伏彼起,但毫无疑问的是,新诗的发展具有推动中国现代性的意义。我曾说过,反思新诗就是反思中国的现代性。如今,李少君强调的“自然性,底层,在地,本土传统”等等草根性的特征,显然已发生变化。高速城镇化的背景,大量农民进城的现象,大量城市移民的出现,人与土地以及各种社会资源关系的变化,都说明“自然性”正在被打破,中国大众生存状态的传统“模式”正在被打破。
   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生存状态模式的打破,使得中国大众置身于新的历史环境下,其心理共性必然发生深刻变化。近年来,数不清的社会事件证明,变革时代的中国大众心理共性正在由“居民意识”向“公民意识”自觉转变,此即是中产阶级立场写作所要揭示的“中产阶级性”。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转变?请参考拙文《中产阶级性、公民意识与中产阶层》的分析,这里不再赘述。
   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什么意思呢?当代史是包容历史的。可以说,“草根性”就是历史,而“中产阶级性”就是当代史。什么是“当下”呢?所谓当下,并非与历史及未来割裂,而是过去、未来与现在的统一。过去的意义不高于当下,未来的意义也不高于当下。
   所以说,“草根性”所描述的中国性,只能是“传统”的中国性,并不是“当下”的中国性。“中产阶级性”所描述的,是包容了“草根性”的、当下的中国性。


二、“本能心理共性”,与“时代心理共性”

   事实上,李少君正是紧紧围绕“传统”来阐述草根性的。为了说明“草根性”是中国人的心理共性,他甚至搬出了“本能”一词,不止一次提到中国诗人“本能具有草根性”,而且认为女诗人比男诗人“更加本能地具有草根性”。这种“本能”之说,看起来道理很大,却恰恰把错误清楚地暴露了出来。
   李少君的错误,就是把“人的本能心理共性”与“人的时代心理共性”混为一谈。大家应该明白,这两者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反映在诗歌中也不是一回事。在任何时代的艺术创作中,都必然会反映出人的本能心理共性,这是常识,但只有“人的时代心理共性”才能准确地反映当下时代的艺术性格,因为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大现场。
   换句话说,“本能的心理共性”不能反映“时代的心理共性”,但“时代的心理共性”却能包容“本能的心理共性”。如果从本能心理共性出发,来谈中国性,不仅揭示不了“当下”,而且是对“当下”的回避。
   不同的时代,人的“本能心理共性”或许相似,但人的“时代心理共性”并不相同。只有“时代心理共性”才能反映时代特征,时代特征再反映到诗歌中,即是当下时代真正所需的诗歌精神。比如今天的中国社会,即使人的本能心理共性依然某种程度上具有草根性,但人的时代心理共性已经趋向于“中产阶级性”。以公民意识为核心的“中产阶级性”反映到诗歌中,即体现了当下时代真正所需的诗歌精神。
    我们不妨假定:“中国诗人本能具有草根性”这句话是正确的。但是,由此得出当下时代的大众心理共性也是草根性,就错了。继而认为当下的时代特征是“自然性,底层,在地,本土传统”,也错了。至于说当下的诗歌普遍反映的也是草根性,就更错了。否则的话,当下时代与过去时代有何不同?当下诗人与古代诗人有何不同?当下诗歌与古代诗歌有何不同?
   中国人几千年来的心理积淀,即使用“草根性”来揭示有一定道理,但它所涉及的范围太广。随便举个例子:在几千年封建专制影响下,中国人的心理积淀中有“草根性”,这是比较积极的描述,但如果描述的消极一点,还有深深的“奴性”,这种“奴性”在当今的时代难道没有被改变么?所以大家应该看到,“本能的心理共性”不仅不适合解释诗歌的时代特性,也不适合理解诗歌的艺术创新。
   本能是什么东西?原来是指动物在特殊刺激下的典型、刻板、固定的行为模式。如果从人的心理上讲,人的一切本能行为都没有超越“生的本能”与“死的本能”范围,反映在诗歌写作中的人的本能心理共性,自然也没有超越生与死的范围。如果把问题放大到“诗人本能具有草根性”,还不如直接说“诗人具有生与死的本能”,或者干脆说“诗有人性”,这样说肯定没错,因为人的特点就是这样的,诗人也是人嘛。但是,说这类话有何意义呢?在当下时代的中国诗歌面前,这只是一句没什么错的空话。
   李少君先生经常在文章中提到杜甫,想必他喜欢杜甫。杜甫曾说“转益多师是吾师”,这就是一句没什么错的空话,根本算不上诗论。说“转益多师”谁都会说,但只会“转益多师”最终没有学出自己的风格来,何用?所以,说“没有草根性写不出伟大作品”,与说“只有草根性写不出伟大作品”有何区别?此话就好比“没有五个指头的手不是人手”一样。
   类似这样的话,诗坛上天天有人在讲。诸如“只有真情实感才能写出好诗”,你还不能说这句话不对,但我看见那么多蹩脚的诗,绝大多数都有真情实感。还如“诗歌没有阶级”,说这种话的人貌似很懂诗,因为他说的也没什么错,但这种没什么错的空话一说出口,即说明他充其量是个诗歌爱好者。因为像这样没什么错的空话谁都能说出百八十句来,即使不懂诗也会说,甚至不用脑子也会说,就像儿童能背一百首古诗一样,虽然都没有背错,但真正的意思却一首也不懂。
   而且,不要以为说空话的都是诗歌爱好者。北岛先生反复说的“诗歌离不开痛苦的体验”,就是一句典型的、没什么错的空话!或许,李少君与北岛诸位先生是苦口婆心,但是当下时代的中国诗歌,最迫切的不是需要你们唠叨这些常识。


三、当下包容历史,特殊包容普遍

   不理解“中产阶级性”对草根性的包容,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用阶级论的对抗心理看待“中产阶级性”。事实上,“中产阶级性”并非阶级论,而是对中国大众身处当下时代的心理共性的揭示,是对“当下”中国性的描述。而且,中产阶级也不是我们习惯上理解的“阶级”概念,它与资产阶级、无产阶级的“阶级”概念根本不是一回事,马克思主义阶级论并不适用于解释中国社会的新经验——“中产阶级性-公民意识-中产阶层”。为什么呢?请参考拙文《“阶级论”是奴才批评的基石》,不再赘述。
   大家应该知道,包括诗歌在内的各种艺术创新,必须看到“当下”时代的人的心理共性,必须看到“当下”的中国性,并积极反映它。如果从人的本能上谈心理共性,只能反映人的传统心理共性,反映不了人在当下时代的心理共性,也就是反映不了时代特征。总之,诗歌应该反映“当下”,反映当下即意味着包容过去。
   中产阶级立场写作,正是积极反应“人的时代心理共性”的写作,具有鲜明的当下性和深刻的启蒙性。中产阶级立场写作,并非摒弃了“人的本能心理共性”,而是一直就包容了它。事实上,任何写作都不可避免地、不同程度地包容了本能心理共性,但是,并非任何写作都能积极反映时代心理共性。当下中国真正所需的诗歌精神,必然是包容了本能心理共性的、积极反映时代心理共性的写作。
   “草根性”之说,是从本能的心理共性出发的,反映的主要是传统性与普遍性,但包容不了时代性与特殊性。“中产阶级性”之说,则是从时代的心理共性出发的,反映的是时代性与特殊性,但同时又包容了传统性与普遍性。为什么呢?因为“草根性”作为本能的心理共性是普遍的,“中产阶级性”作为时代的心理共性是特殊的。稍有哲学常识的人都懂得,不是普遍性包容着特殊性,而是特殊性包容着普遍性。
   所以说,“中产阶级性”是对当下时代中国大众心理共性的准确揭示,是对“当下的中国性”的积极描述。而“草根性”,即使从本能上描述了中国大众的心理共性,却不能准确描述变革时代中国大众的精神面貌,它即使从某种意义上描述了传统的中国性,却没能准确描述“当下的中国性”。

 

2010-12-20 北京

 

原文阅读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c185d00100o91e.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