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对美的开疆拓土  

2010-03-14 17:09: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美的开疆拓土

 

李少君

 

说到盛唐,就要说到边塞诗,一般认为恰恰是边塞诗才代表盛唐的精神。确实,边塞诗是一种积极的开拓的雄伟浪漫的诗歌,是时代精神在诗歌中的体现。在盛唐那样一个开放、自由、上升的时代里,才可能有边塞诗。

边塞诗一定是在特定的环境和风气中写出来的。如果我们是被发配流放到比较偏僻的地方,比如打成右派分到新疆,是写不出诗来的。但如果在和平稳定时代,抱着一种建功立业的心态去边疆,生活和安全都没问题了,不是去讨饭吃的,也不是用这个吃饭,心态上有一种从容,有一种优裕,抱着一种体验、探险加欣赏的态度,把自己投到自然的怀抱中去感受,就有可能领略到一些新的东西,发现一些新的东西,比如“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必定是在一种满足的悠闲的心态下写出来的。所以,只有盛唐这样一种处于上升时期的一个时代才会产生边塞诗。

因此,要写出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也许需要一个生命力旺盛的人,有一种精神和意识,一个时代的先驱似的人物,他在种种社会及人生实践中感受到时代对他的冲击,他再把这种感受自由地投射到作品表现出来,创造一种比较明朗、强劲、刚健的美学气质。这才是我们时代的审美追求,比如这些年《士兵突击》、《亮剑》、《激情燃烧的岁月》、《闯关东》等流行,就很说明问题,但知识界和专业人员反而对此不敏感,因为他们被观念麻痹化了,感受不到这种自由创造的精神,反而可能是一些原来全身心投入生活的人,有了深刻体验,再来创作。所以有人提出也许只有办过企业感受时代气息的人才能写出我们时代的伟大作品。有一定道理。

有人说美是自由的象征,其实我觉得更准确的应该是:美是自由的实践和实现。那些深入过市场和社会的人从事艺术,我觉得他们有时候有一种特有的敏感。作品里充满一种进取的豪放的精神气质,一种冲击力,是一种强盛的内在生命力的外在开拓土表现,心态张扬而从容,视野开阔但平和。表现出一种作者的强烈的主体性。艺术也好、诗也好,都是眼中所见心中所现,什么样的心态看到什么样的风景,只有健康开朗的心态,才会创造一种令人颤栗的瑰丽的美。潘天寿说:崇高之艺术为崇高精神之产物,平庸之艺术为平庸精神之记录。由于这些人一直是社会实践的一个先锋,一直投身于时代的领先领域,处于一种主导社会的主流的领潮人群,比一般人更能领会真正的时代精神:一种自由、进取、开放、拓展的时代精神。这是一种理想主义浪漫主义的情怀,一种大的胸襟与气势,一种强劲的生命意识,所以有一种雄浑之美、刚健之美,有一种崇高感,雄伟感。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比如险绝神奇的风景,一般人看不到,到不了那个顶峰,就谈不上有认识、感受和深入了解体会。必须是有英雄气概的人,不畏艰险的人,才能到那种险绝的地方,才能拍到。人们常说:无限风光在险峰,又说: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是有道理的。人在扑向美,时代的美也在召唤人,等着你去挖掘、发现和捕捉。大美在敞开之中,就看我们有没有勇气和能力。

我曾在一个艺术展览上留言:对美的开疆拓土。我们要追求一种真正的美的自由创造。温家宝在英国讲话时说:中国三十年所取得的一切乃是出自中国人民的自由的创造。我觉得这句话说得非常好。我们要有一种抱负,一种气派,一种自我期许,一种对自我价值的肯定和确认:我们正在进行伟大的创造,不仅仅是经济,还有文化,艺术等等所有方面。

 

(一次座谈会发言,并整理为一本大学生刊物的创刊卷首语)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