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每月推荐:2010年2月好诗选  

2010-03-02 16: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月推荐:2010年2月好诗选

 

    自2009年8月起,我每月集中推荐一批好诗,并作简单点评。主要面向年轻诗人,目的是向网友呈现生机勃勃的21世纪汉语诗歌的当下真实现状。个人独立制作,不依附任何机构和集体。最后集中统一公开出版。

 

 

《石门湾》

 

沈方


石门湾在我心中,是未知的水,
也是弯曲的时间,
比生命长久,也比想象长久。

 

走过木场桥,在缘缘堂前,
我的时间减少七十年,又增加七十年,
庭院里的青草没有给出答案。
樱桃红了,芭蕉绿了,人散后,
依旧似丰子恺先生所见。

 

在窗下打开一架风琴,
尝试着按住键盘,沉睡的琴音醒来,
与悲欢无关,与此刻的树荫有关。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
我的祖父仓皇逃离马家弄,
病死在乡间。
这个拯救不了自己的牧师和医生,
没有能够回到自己的记忆中。

 

说不清是安静还是萧条,
现实的马家弄改变了想象中的现实,
找到现实但找不到想象。

 

《祖父的教堂》


沈方


友人邹汉明寄来照片,
一座教堂在一九三四年的岸边,
仿佛精神的存在形式由物质构成。
测量人员的身影,干涸的河床,
表明时间已经中断。
桐乡石门湾,这想去又未曾去过的地方,
在不能重现的年代,
我的基督徒祖父建造这座教堂。
钟楼在照片上耸立,
但钟声已然消失。
这座教堂是不是祖父的精神所在,
我不知,木材和砖石
在祖父三十九岁的生命中是否转换成永恒,
物质的灭失是否意味精神同样易碎,
碎片中是否存在属于我的时间。
从这张七十年前的照片,
我偶然的发现犹如生命的偶然。

 

 


《题一九三四年旧照片回邹汉明》


沈方


如果在一九三四年,
来到桐乡石门湾,
老式相机对准教堂拍照,
我的身影就会在照片上。

 

沉默是消逝的形式,
河水不知所终,
一切已经不可能,
一切依旧。

 

如果在一九三四年,
树叶找到一棵树成为树叶,
照片上的身影还原,
我就会因为看见而存在。

 

不必怀疑,
教堂无中生有,
像水面的倒影,
灵魂的存在取决于灵魂本身。

 

当工匠在砖缝间钩勒线条,
不同的灵魂获得了不同的精神,
一块砖,一根木头,
从哪里来还会回到哪里去。

 

这座教堂仅仅是幻象,
是内心的容器。
我理解一九三四年的意义,
不同于其它年代。

 

 

   
《一路平安》


蓝冰丫头


今朝模仿伟人倒背双手上月台
从艳阳天和清风倒影来看,天下仿佛就是我的
山河上的冬菊花完好,国家装满粮食和火车
上月台,容我细察子民们
匆匆赴家的急切,我被你们大包小包挽手相牵所感动
祖国的暖阳照着你们归乡的步伐
我爱花朵一样爱你们,一群生活的迁徙者
我希望我是王给你们一生幸福

 


《落红》


蓝冰丫头

   
不要妄动落红
不要惊吓,我寡居在枝条上的穷姐妹
抚摸皱得像草纸一样的命
她说什么我都信,一朵花,在雨里站久了,会
累的
被风吹久了会慢慢磨损掉
骄傲的脾气。她年轻,美丽,曾用一生的积蓄
开了一次花,她生前没有人情债,没有贷款,没有享受过
一块钱的富贵,没有出门打灯油
没有多余的衣裳和商品房,她甚至连爱人也
没有
连一次亲昵的抚摸和
举止也没有,就一头栽了下来
从高蹈的枝头,从中国式的山水里
卸下了积攒一生的香


 
《秋天看花》

 
陈东东
 

门外一整夜听风声嘶哑。门外
寒冷的铁片切割开雨
声音就像是叫喊的石头

 

三个月了。在干旱的牧场我寻找过水
感受溪涧里瘦小的黄昏。乱草之上
几只红鸟像睡莲被惊起

 

我寻找水,回头又走进了多雨的秋天
我发现街已经深埋进落叶
像一只沉船
谁也记不住它的黑帆

 

当我意识到一夜的雨声其实只是落叶在敲打
我手中的诗,也将凝冷如一株
残菊

 

《何夕》

 

陈东东

 

那无形也可以算一个姿势
放慢的胡旋舞,在空气里不过是
女明星挥挥手打发了残烟
天地间新精神替换旧腰肢

 

如今甚至已失传了想象
朱雀折拢翅膀,像一把滚烫的
壶,而枯坐茶楼上渐渐
温润的游客半探身,用一嘴
茗香,吐出不再有回味的浮世

 

“阮玲玉? Or……张曼玉!”
街对面一湖水稍稍倾斜
要把绿意,灌满打火机点亮
那一瞬。就在那一瞬,风漫卷

 

仅属于电影的闪回,把七世纪
长安,画报般哗拉拉乱翻了一遍
在其中挣扎又飘摇的一朵
被剪辑之刀半张着叼过来
拼贴一点点淡出的映像

 

意愿余火则残留至今,依然
闪呀闪,吹进每个人膨胀的肺
——再次吐出的再归于无形
再在半空中,以迷蒙之眼

 

烟视转换于角色和本色间
形神之媚行。这也不过是光影
媚行,是放慢的胡旋舞最终休止于
时态疑问里:“今夕,何夕?”
……女明星挥挥手又招引朱雀

 


《剧情》

 

刘岳


我离开并最终抵达的地方一定是细雨飘过的村庄

 

那时我的父亲死了,母亲死了,我的女人也死了
蓝菊花在对面的山坡上静静地盛开

 

那时我家的大门上还贴着威武的门神
屋子里干干净净的,有熬过草药的味道
粮仓充实,瓷缸里盛满了清水

 

没有人

 

像一出悲情的戏剧回到了它的结尾

 


《茶馆里》


刘岳


我们安静地坐着,面对着面
她玩着手机,我在喝茶,抽烟
在回到各自的生活之前,在清淡的音乐里
伏在同一桌面上,我们
是两个陌生的男女,没有戒备
偶尔的对视并不彻底,像我们并不彻底的
生活,像两杯不肯喝尽的茶水
泊着。我们,是谁和谁
茶馆里坐满了夫妇和情侣,说笑
我们,在沉默中,交换着
彼此的空虚

 

 

《有一回老挂钟走得很准》

  
麦岸   

  
有时它慢三分钟,让劳作一天的父亲回家略显不太晚
有时它提前“铛铛”敲响,叫醒晨起挑水的母亲
有时它静止在某个时段,像我陷进回忆拔不出的腿
有次它终于不快不慢,但那天去世的祖父已挣脱时间

 


《小令》

 

麦岸
   
那个蹲在阳光里打盹的老人
他是我们的父亲吗,棍棒变成拐杖
岁月迫使他低头弯腰
已认不出当年离家出走的小杂种

   
   
《论语》

 

麦岸
   
我说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
仿佛隔着窗户纸  戳破了
也便相安无事
她欣然曰:嘻,有些道理耶
   
我继续说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
仿佛隔着窗户纸  戳破了
也便相安无事
她愤然曰:不可用“戳”字

 


《意境以外的意境》


车延高


水底,月落魄为一枚闲章
哪个朝代的驳岸端坐在石头上
替一个女子梳妆
流水如诗,临写意境以外的意境
她很悲,一滴泪勾兑出秋水
月,瘦了一圈
湖水,褪去涟漪的皮
她勉强一笑,把荷花的衣服脱下
水面静得出奇
可以藏住
一切,老实本份的眼神

 


《QQ上的陌生人》

 

玉上烟


我还在沏茶,你就说:亲亲我好吗?
哦,陌生人
你的真实让我吃惊。天呢
我们省略了多余的语言,省略了恋爱的折磨
省略了油盐酱醋,一步就上床了,多省劲啊
我要你,我要你......多热烈啊
你也不在意我是否年老色衰,面对我的沉默
你温柔的就像一个花痴
能安慰所有受伤的花朵。多好的男人啊
一瞬间,我有些恍惚,但很快就删除了你
仿佛怕被谁窥见内心的犹豫

 


《妈妈》

 
吕布布

 

夜深不睡是为了把明年的词
在今年全部敲定,折好搁在老房子的小书架
南国无鸦鹊,诗意还得以这一季为限

 

她已变得少言语,怕我烦,理出几件厚衣裳
“穿上吧,二八月还有一丈远。”

 

她的胸怀因我而辽远,“就当我没
生过你,只你哥一个,我省心了。”
她多朴素,至今还不曾烫过卷发。

 

“妈,为什么你是我妈?”
“妈欠你的,上辈子享福太大
这辈子注定了受你罗猎。”

 

 

《我也有我的》


蓝镜城


很久没有写诗了,不是
生活没有了诗意
也不是诗意的部分觉得累了
要寻找一个地方躲起来
不总是诗意的
我也有我的
幸福的,悲哀的
就像空气里,含着
水。一滴一滴,一滴
一滴地落
我也不想哭,但是
有些地方已经潮湿

 

 


《稻草人》

 

方石英


起风的时候,我开始幻想
在麦浪上练习书法
或者叹息,在水做的夜晚
往事的鳞片以落叶的轨迹下沉
失眠的鱼拒绝长大

 

我看见天真无邪的脸上
有委屈的泪水
却无法上前安慰
我看见最美的风景里
生长着贫穷
但永远不能开口说出

 

我只能站着倾听
风的倾诉,是一张旧唱片
在季节的轮回里一遍遍播放
我的心啊,空空荡荡
像一座年久失修的教堂

 

 

《野芦花》


红土

 

冬天的野芦花  在田间或水边
田野里没有别的  只有成群的野芦花
你看
白白的野芦花开在冬天的田野里
风吹向它们  吹起它们微白的花朵在天空里飞
你可以把它当作一群蝴蝶
或一片走失的云彩
——它们飞入白茫茫的天际  近似虚幻

 


《紫云英》

 

红土

 

很多年前的冬日  我看到田里开满紫色的花朵
这些细小的花朵被风举在手里  左右摇晃
整整一个冬天
我都坐在它的旁边
看村子上空不断飞起迷蒙的炊烟

 

那时我还小  不足少年
也并不知道这些紫色的花朵就叫紫云英
就像在若干年后的今天  我也不知道究竟会
有多少无名的忧伤  才足以喂养我旷世华美的孤独

 

《或许》

 

红土
 

或许  在我到来之前  这里是美丽的:
比如会有几株随意穿插的树  紫荆或者矮松再加一些
山毛榉之类  比如枯草和青石相依相偎
一直绵延到了河边  比如河边的野花
正商量着开花的事宜  比如会有一片洁净的云朵正好飘过
比如远处会有一座房子  而房顶上
正静静地卧着雪——

 


《蓝天下》 

 

项丽敏

 

蓝天下,一朵野菊唱起了童谣
整个世界浓缩成露,在一朵花里
安放了

    
    
《皖南月》

 

项丽敏
    
在皖南的马头墙上静坐
用古老的言语和树影谈心
  
或者捧着琉璃的灯盏
沿着山涧、青石小径
一路寻觅
召回迷失于夜沼深处的
——尘世的魂灵

 


《我听见清亮的民谣穿过村庄》

 

阿戈

 

1、一只蚂蚁

 

一只蚂蚁
慌慌张张出村
它是和那只母蚂蚁
拌了嘴走的
走的时候
揣着母蚂蚁卖粮食
换来的路费

 

那只蚂蚁
它要去赶一趟南下广州的长途

 

那只蚂蚁一去
迷了六年的路
而那只母蚂蚁揣着
这些年卖粮食的花花纸
在村口等了六年的足音

 

2、杏子

 
一只知了
天天在窗外喊
杏子
一天一天的长大
她红了
还没来得及
从墙上翻出去
哥哥家的吹鼓手
吹着八抬大轿
送来了花衣裳

 
掀开红盖头啊
哥哥醉倒在
暖烘烘的酒窝窝里

 

3、小花猫

 

小花猫
在屋顶的瓦片上
踩月光
她踩呀踩
突然她像踩着了什么
惊醒了
春天

 

4、溪边

 
几个老女人
在溪边
清洗衣裳
一个老男人
手拿石块
向水里扔去
在水面打出漂漂
他说:
拣块石头扔进去
漂个水花试妹心

 

此时溪边像丢魂一样
丢了
捣衣声

 

5、樱桃

 
那张红红的小嘴
含张绿叶
一曲熟透的民谣
吹出村去
翻山越岭
就听见
满山满岭的布谷
也憋不住
开叫了


点评:春节期间,不用上班,因此上网多些,我常常感叹,当代诗歌呈现出的丰富多样确实令人吃惊,其中蕴涵的草根性和自由精神,显然在积蓄着大的突破,而且各种探索与尝试应有尽有。我们的责任,或许就是将之挖掘、推荐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