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空间的水,时间的水  

2010-03-26 10: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空间的水,时间的水

 

程一身


   作品之间迅速形成影响关系,这是当代文学的一个优势。这种优势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当代文学的质量,并使诗人之间形成了相互借鉴与彼此激发的关系。这也是《鄱阳湖边》一诗的产生背景。在我看来,在这首诗中,李少君才真正写出了属于自己的诗歌空间;在此之前,他的《神降临的小站》其实是《在哈尔盖仰望星空》的变构之作。《在哈尔盖仰望星空》的空间关系是高与下、大与小的对立,其主体是“我”,方向为向上(“仰望”);而《神降临的小站》是近(中心)与远(外缘)、小与大的对立,其主体是“神”,方向为向下(“降临”)。在这两首富于张力的诗歌空间中,“大”对“小”都制造了压力,而且“大”都使“小”感到了神秘。其差异仅在于,李少君把西川诗中垂直的压力变成了水平的扩展,甚至草原的星空和夜幕都被纳入了草原的边缘。在我看来,这一系列“再背后”的扩展事实上包含着一种收缩的力量,外缘对中心施加的压力。当然,我无意说《神降临的小站》写得不好,但由于它距离《在哈尔盖仰望星空》太近而显得不够独立。
  《鄱阳湖边》就不同了,其诗歌空间是独特的。从表面上看,它依然延续了高低的对立关系,但由于水的存在,这种高低关系得到了非同寻常的改造。诗歌一开始,诗人极力写低:山低、云低、船低。很显然,此时的视点在高处,这在第二节中得到了证实,因为诗人把蜿蜒的河流比成了“毛细血管”,把地上的行人比成了“一个黑点”。在我看来,这种想象中的景观其实受益于水,是诗人从水中看到了这一切。也就是说,诗人以一种虚拟空间有效地改造了固有的现实。事实上,启发诗人的不只是水,还有空中的飞鹤。鹤的翅膀一张一合,把天空一次次拉长,使它向外铺开。再高高不过天空,而鹤拉长了天空,也就是说,鹤拥有和天空一样的高度。“一只鹤的高度”使包括人在内的尘世万物都滞留在低处。在诗歌的最后,诗人交代了他的观察视点: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其实他正躺在随波起伏的船上。至此可以说,水改变了一切,至少暂时改变了诗人的现实生活。它使青山随水俯仰,使高变低,使静变动,使诗人的心像鹤一样向至高处飞升。由此可见,鹤的高度常人固然难以企及,但它正是诗人的心灵飞翔之处,而鹤的翅膀正是诗人想象力的隐喻。少君还有一首写水的诗:《流水》。这首诗与时间有关,其实是一首反映当代两性关系的诗,诗人在流水与两性交往之间构成了对应关系。直到最后,男人仍然没有从女人那里得到满足,诱惑依然存在,就像水永远在流。不把流水写成死水,这是诗人的高明之处。


《鄱阳湖边》

 

李少君

 

丘陵地带,山低云低
更低的是河里的一条船

 

丘陵密布的地带
青草绵延,细细涓流
象毛细血管蜿蜒迂回
在草丛中衍生
房子嵌在其间如积木
人在地上行走小成一个黑点

 

偶尔,一只白鹤从原野缓缓上升
把天空无限拉长铺开
人不可能高过它,一只鹤的高度
人永远无法上升到天空

 

我头枕船板,随波浪起伏
两岸青山随之俯仰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