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新红颜写作”及其他  

2010-05-12 11: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意思的是,好几位女诗人提到她们更喜欢当代女诗人的作品,觉得与当代男诗人的诗歌有些隔,这里倒透露出一些信息,值得自恋的男诗人们反省。


“新红颜写作”及其他

 

红土

 

(2010-05-12 10:22:31)

 

由于自己真正接触诗歌的时间不长,所以在诗歌面前我希望自己做个“乖孩子”:好好读,好好写。自己写自己的,不管别人怎么写,也不管别人怎么说。别人说起我的诗我会理性地接纳,好也罢坏也罢,自己的孩子什么秉性,只有自己最清楚。

我也不去评论别人的诗。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单薄而惧怕露拙,而另一方面是因为我觉得要读懂一首诗,首先要读懂一个人。诗是情意的东西,是人的灵魂、血脉和品相。单单跳出来去看一首诗(某个人的诗)是有失公道的。就好像一件很美的旗袍挂在那里,你只是觉得它好看,但是它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佳人把它穿在身上,才能显出它的魂魄来。我不喜欢有人把一首诗肢解得七零八落去评析,好像菜市里卖肉的屠户,一会儿割下一块蹄子对人说:这个不错,你买了去。一会儿又提起一块里脊对人说:这块也不错,你买了去。只是可怜了那些肉,也可怜了那些诗。所以我不太喜欢看评,而被我拒绝的诗歌也越来越多。尽管我那点笨拙的诗歌也有可能在被别人拒绝。

最先写诗是因为有了日记,每天把自己最想说的东西分行挂在那里,一天就这样随他过去。有一天突然有人说要发我那些分行的文字,该死的虚荣让我窃喜了好一阵子。每天看诗或写诗,我似乎也就装模作样地做起了诗人。但我一直不敢投稿。捧着那些东西总感觉羞涩,有些拿不出手。再说,那些东西写出来就好,我也不在意它归结到何处。曾经跟舒白说,时间长了不写诗,我会难受,会感觉有很多东西拥堵在胸口。我必须要把它们一一给掏出来,否则我会呼吸不畅。那些被我掏出来的东西就扔在自己的博客里——一切随他去吧。

看到“新红颜写作”这几个字就感觉新奇,再仔细看看,自己也被李少君张德民两位老师点了名,而且同时被点名的还有那么多我喜欢的前辈女诗人。欣喜。又是虚荣了一下。但是,还是有些惧怕这个名字,感觉像“新女性”之类。“新女性”是拿来革命的,而“新红颜”是否也要来一场革命性写作?革命就意味着颠覆和对诗歌传统的背离。否则何来这个“新”字?当然这只是名称上的谬误和不妥。可喜的是,两位老师一直在关注着新诗人。李少君老师身为资深杂志《天涯》的主编,能把关切的目光投向新人,这本身就让人钦佩。这也是一个诗人和编辑对诗歌责任的担当。和那些拿诗歌作幌子和交易的人来比,除了敬仰还有什么呢。

我对整体的女性诗歌不是很了解,但是我喜欢的女诗人远远多于男性诗人。比如“新红颜写作”提及的金铃子、灯灯、李小洛、苏浅以及这里不曾提及的蓝蓝、鲁西西等等。喜欢女性诗歌是因为女性诗歌更倾向于内心的真实。真实的东西不一定是真切的,但它绝对是可信的。从古至今,李清照是一例,惊艳于“新红颜”的施施然也是一例。而我也相信诗歌是一个人的事情。一个人的事情需要别人的批评,也需要别人的帮助和赞美。

至此,何不把这个“新”字放在别处?

(上午在办公室里闲得无事,闲扯了几句,所谓自言自语,自得其乐。)

摘自红土个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348171120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