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差感美学看新红颜诗写思潮  

2010-06-27 20: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8b1e240100kb9b.html

 

从李少君的《抒怀》谈起
          ——差感美学看新红颜诗写思潮

女贞子


《抒怀》
 
作者/李少君
 
树下,我们谈起各自的理想
你说你要为山立传,为水写史
 
我呢,只想拍一套云的写真集
画一幅窗口的风景画
(间以一两声鸟鸣)
以及一帧家中小女的素描
 
当然,她一定要站在院子里的木瓜树下


 
谈文本
 
 
    简约淡泊,如一首小令。中国人素有山水情结,诗人更甚。
    “为山立传,为水写史”,山水是一种自在景观也是一种文化形态。正如我老板所说一样,中国房地产广告人都该读读《幽梦影》,不然你怎么买卖山水。我想山水正是一种生活禅,山水三番,人才能认识本自具足的怡然,想必此中山水是无法买来的了。涨潮说:“有地上之山水,有画上之山水,有梦中之山水,有胸中之山水”。实际上山水是无字的诗,而诗恰是山水之另外一种。扯远了,哈哈:)远山近水。
    诗人在第二节开始了他的“抒怀”,“云的写真集”“窗口的风景画”“家中小女的素描”统一于“只想”二字之下,让人感觉到诗人对这些事物的热衷。诗人在这里,虽然自问一句“我呢”,但实际上也是在描绘另一种山水,或者是把“为山立传,为水写史”具体化。诗人所用的手法是压缩,通过定语的限制,造成了一种指向,天上之云流动本真,窗口风景自在闲适,诗外鸟唱声声入耳,小女孩素雅天真更让人有放情山水的隐士之想。
    诗人将最后落笔于“树下”,回应了起首的“树下”,首尾互照中坦露出了诗人对“她”(小女)的一种“设想”。女儿承载着父亲的理想是人之常情,而父亲的眼光是一种审美的眼光,那素描的一帧正是。场景或言意境,恬淡宁静。若以山水取喻,那父亲应是山一般,而女儿水一样,山水所露,正是父女亲情。
 
谈诗写
 
    新红颜诗写,无疑也是两个男人的茶语。如同诗人的《抒怀》所描述的那样,两个人互相交谈着,也就脱口而出了。或许也承载着一些“山水”理想吧。
    一个诗写思潮的出现,难以躲避诗人、文本以及审美批评,这三个元素,构成了一个流派延续的可能性。
新红颜诗写的存在性,源自女性诗写的崛起或者说复位,更是新传播媒介带给诗写的礼物。在历史的长河中,女性意识总是在男人的笔中里流淌。甚为稀有如易安、薛涛等。近现代女权主义兴起,女性的觉醒使得一部分女诗人走进了文学史页,为数不多如林徽因、舒婷等。也许这些就是相对于“新”的老一代。人是不得不变的,时光流转,诗是那些光芒的镜像。这些时代的光影,构成了新红颜诗写运动的在场主体。新红颜的诗文本,大概是以网络文本为核心的诗样式,究其深刻的内涵,实际上仍然是诗人李少君所谈及到的“草根性”。新红颜的一个命名前提就是网络解放了话语权,当然包含了广大的女性话语。从这个角度看,实在是草根文学略出新红颜诗写,网络文本略出新红颜诗文本。
    如果新红颜诗写是一种文学理想的话,到底什么是新红颜文本呢?这恐怕是要回到审美批评上来观察的。创造美的过程就是审美的过程,同时一种审美需求也刺激了相应创造的可能。新红颜诗写,作为一种现象被关注,作为一种思潮被引导,我想需要大量的文本研究才能有所成就,特别是配合文本的深入梳理。若仅仅是一种概念的话,也需要有相应的批评作为支撑,特别是“新红颜”的诗评者。
 
女儿性
 
   红颜者,少年之美女也!或许如诗人《抒怀》所述,“新红颜”恰是那一帧写给“小女“的素描。让我想起诗人顾城关于“女儿性”的述说。“女儿性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净,那么干净”,“女儿性,并不是女人在这个世界上的属性,或者说与男人不同的那部分属性,我们这里所说的女儿性,是通过女儿表现出来的,或者说是女儿固有的那种微妙的天性。”(语出《“浮世德”?“红楼梦”?女儿性》)
   “女儿性”实际上是一种“永恒女性的光辉”,或许正是诗人《抒怀》中的“小女”所隐喻的!回到前面所谈到的山水,延伸为阴阳、男女、柔刚等二元对立因素。女儿性应是柔软、净明的那一个。从某种角度来讲,新红颜诗写即是女性有权利、有机会表达“女儿性。这个思潮的出现,也即是要引导女性表达“女儿性”吧。
   顾城说:“女儿性对于人世来说是一个个瞬间,一朵朵凋谢的玫瑰;女儿性对她自身来说,却是无始无终的春天,永远在大地上旅行”。
   那些遮蔽已久的光,正一笔一划的被刻画。当然,她一定要站在院子里的木瓜树下!哈哈!
 
 
                                                     2010-6-23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