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抒怀》与“草根性”  

2010-07-13 09: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85953b0100dydh.html


 

《读李少君〈抒怀〉与“草根性”》

(2009年8月14日星期五)

 

相马

 

当今中国,李少君先生是我所敬重的几位诗人之一,他旨在开辟现代汉诗自新之路的“草根性”诗学理论和诗歌创作实践,具有非凡意义。

中国新诗的“西化”历程,理应反思、理应自我批判。一些著名诗人的诗作,甚至普遍推崇的代表作,只不过是一个英国诗人或一个俄罗斯诗人,总之是一个“诗歌洋买办”在中国发出的声音,决不能称之为“华夏之声”。如果把他们的诗歌放入《英国现代诗选》或《俄罗斯现代诗选》,总之是《西方现代诗选》,谁能甄别出有何不同?

我愚见,诗坛上,各式各样的“口号”或“主张”层出不穷,就是对“全盘西化诗歌”的种种抵抗。虽然有失偏颇,但深刻地反映出一种强烈的冲动与要求,纯正的“现代汉诗”,何在?

诗评家们,显然准备不足,不是拼凑就是照搬西方现代诗学理论。殊不知,诗歌(文学)是语言艺术,语言的最高存在形式。对诗歌的评论,只有从心理和语言的层次同时展开,批评才可能合理的。汉语是一种象形文字,无论字、词、句,都具有“音、形、义”,而且三位一体。试问其它语言有吗?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一个字,一个音符;一个词组,一个音节;一个句子,就是一个乐句。汉语诗歌,诗乐同源。诗是唱的、至少是吟的,而今,有多少新诗做得到?

以我观物,“杨柳依依”;物亦观我,“雨雪霏霏”。 “汉语思维”——“物我”之间的比衬与统一。“依依”——作何解?“霏霏”——作何解?然而这辞别…;然而这思念…。

杨柳依依的形态,何尝不是难舍难离的情意?雨雪霏霏的气象,何尝不是怅然思人的情怀?

 

树下,我们谈起各自的理想

你说你要为山立传、为水写史

 

我呢?只想拍一套云的写真集

画一幅窗口的风景画

(间以一两声鸟鸣)

以及一祯家中小女的素描

 

当然,她一定要站在院子里的木瓜树下

 

《抒怀》,一首纯正的现代汉诗,不因其短小,而忽视了它对当代诗歌创作的典范意义。李少君先生的“草根性”诗学理念,由此可窥见一斑。

理想,什么是理想?如果它对于一个人短暂的一生,遥不可及,那它就是一个梦、一个乌托邦,或可说,它就是一种信念、一种信仰。

诗人说:“树下,我们谈起各自的理想”,他说,“树下”,象拉家常似地谈起,理想不再是“凌空虚蹈”的、“大而无当”的,他对待“理想”以一种“矫枉”的、平常的姿态谈起。

“你说你要为山立传、为水写史”,这是一种务虚的理想。而“我呢?只想…”,是“只想”表达出生活的日常愿望,“拍一套云的写真集”,也就是留下“云的”足迹,仅仅是云的足迹吗?“画一幅窗口的风景画”,仅仅是“窗口的”吗?“间以一两声鸟鸣”,为什么鸟鸣?

诗歌的解读,很难,难在诗人在诗中的沉默,然而,恰恰是他的沉默唤起了读者的想象、个我性的体验。即如“云的写真”、“窗口的风景”、“一两声鸟鸣”,从天空到大地的物象,也是心象,他点到即止。我不免想说,即使“人生若浮云”,我也是真实地活着、洁净地活着。我不免想说,窗口的风景是美的,我歌唱,象鸟鸣一样。

“我”爱家(院子、木瓜树、小女)、爱“家中的小女”,给她画“一祯…素描”。 “当然,她一定要站在院子里的木瓜树下”。独立成节,我想见,诗人正含笑地对他的小女说;“你这个小木瓜”。呵呵!

日常性、平民化、人性化是李少君先生创建的“草根性”诗学理论的重要内容之一。

一首《抒怀》,将传统物象如山、水、云、窗口、树…,通过动词意象如立、写、拍、画…,营造出安详、平和的意境,表现出一个现代平民的生活愿望、生活景象和他的爱。从虚写到实写、从你到我的比照、从远如天空的云到近如小女站在院子里…生活空间的层次性,诗人匠心独运。

“树下”(仄仄)、“我呢?”(仄平)、“当然”(平平),由外而内(从你到我),由远及近(天空的“云”到大地“窗口的风景”到家“小女、院子”),引领三个诗节的开头。而每一诗行的末字,都以“仄”声。汉语是优美的,《抒怀》也是优美的,那音韵、那节律涌动着读者的呼吸、心潮,《抒怀》是一首有“根性”的、纯正的现代汉诗。

李少君先生的诗歌和“草根性”诗学理论,走的是一条“化西方”的、复兴汉语诗歌传统的道路,所以,我敬重他、拥护他。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