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重建诗意栖息的家园(上)  

2010-07-19 10: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建诗意栖息的家园(上)

                         ——论李少君诗歌的“草根性”

 

张永峰

 

李少君先生既是诗人,也是诗歌理论家,他的诗歌“草根性”理论日益引起文学界的重视。他的诗学理论不仅是对当代主流诗坛虚火旺盛、元气衰败的病因诊断,也是对中国新诗自诞生以来一直没有解决的根本问题的深刻探讨。这个根本问题就是,新诗无力深入普通中国人的日常感知世界,成为形塑人们精神情怀和生活世界的力量——就像中国传统诗歌曾经起到过的作用那样。

在这个大的问题视野下,在当下全球化的历史背景下,李少君提出“草根性”是新诗极重要的品质,它是当前诗歌创作出现的新动向,是新诗获取滋养,获得生命活力的必然趋势,它是新诗未来发展的方向和动力,同时它也构成一种品评诗歌创作的标准。何谓“草根性”,李少君认为:

“所谓‘草根性’就是,一、针对全球化,它强调本土性;二,针对西方化,它强调传统;三、针对观念写作,它强调经验;四、针对公共化,它强调个人性。其实,一言以蔽之,它强调‘根’,强调来自‘灵魂’的原始的活生生的切身感受、感觉。说到底,人们东游西荡,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最终还是要回到自己的‘根’,那是灵魂与家园之所在。[1]

这是李少君“草根性”诗学的四点核心主张,在《建构当代汉语诗歌的主体性》《寻找当代汉语诗歌新的生长点》等一系列相关文章中,李少君对这些主张有丰富的阐释,这里不一一详述,这里仅就李少君近期的诗歌创作,谈一谈在“草根性”诗学光芒的烛照下,诗人取得的创作实绩。

当今时代,全球化的浪潮席卷世界,在“与世界接轨”的盲目鼓噪下,中国诗坛对西方种种诗歌潮流和诗歌观念亦步亦趋,虽然派别纷呈、标新立异,其实大多是粗劣的翻版模仿。不管是高扬无限膨胀的个人主体意识,是渲染历史的荒谬、个人的存在危机,还是卖弄语言实验的技巧花招,很快都悄无声息,难以为继。正是鉴于诗坛这种虚华浮躁局面,李少君将创作的根须扎入本土生活的土壤,将传统的文化因素、现代的生活体验、个人的切身感受一起吸纳为滋补诗歌创作的营养。他的诗歌首要的一个特点就是,在保持与过去、现在、历史、自然多重对话的前提下,进行重建诗意栖息的精神家园的努力,这同时也是其诗歌“草根性”的集中体现。他在《抒怀》一诗中写道:

 

树下,我们谈起各自的理想

你说你要为山立传,为水写史

 

我呢,只想拍一套云的写真集

画一幅窗口的风景画

   (间以一两声鸟鸣)

以及一祯家中小女的素描

 

当然,她一定要站在院子里的木瓜树下

 

这首诗呈现了一场温和的对话,对话的一方要“为山立传,为水写史”,为恒定不朽之物树碑立传,理想的落脚点固定在追寻高远宏大的意义之上,寻常的尘世生活没有给定的位置。诗人则不同,诗人的理想图景由表现生活不同维度的画面构成,有对天空流云的仰望,有对生动自然的摄取,还有对家园儿女亲情的守护,这样的理想图景充满了真切的生活质感,表现出将各种生活要素融合贯通的努力。而且,值得体味的是,这是一场温和的对话,对话双方的关系不是剑拔弩张,而是在树下谈心的朋友,所以,各自理想的差别并不构成两者间的断裂,相反,这种心灵的交流为更进一步的融合贯通提供了可能。这里,如果把诗中的“你”看作历史上理想主义的化身,那么,诗人其实是进行了一次与历史的对话,诗人的写作为理想主义的历史预留了友好进入的空间,这与主流诗坛虚无浅薄的历史态度截然不同。

如果说,《抒怀》中诗人将天空流云笼罩下诗意的家园生活移置到理想的中心,那么,《四合院》这首诗就是直接表达对故乡家园的深切怀念:

 

一座四合院,浮在秋天的花影里

夜晚,桂花香会沁入熟睡者的梦乡

周围,全是熟悉的亲人

——父母、姐姐和妹妹

都在静静的安睡

 

那曾经是我作为一个游子

漂泊在异乡时最大的梦想

 

诗中一派幽静的气氛,四合院沉浸在秋天的花影里,亲人熟睡在梦乡里,梦乡浸入到桂花的香气里,这一刻,人的生活与生动的自然完全融为一体,而这正是作为游子的诗人“最大的梦想”。这里的故乡家园既是地理空间层面的,也是精神情感层面的,两者一起构成诗人“草根”诗情的生长点。在这样的故乡家园,不但亲人之间血肉相连,而且还与自然有机融合,于是,整个世界成为一个生气贯注的有机的世界,一个诗意栖息的所在。

明眼人一定看得出,这里诗人吸纳了中国传统诗歌的美学追求,化合了“天人合一”的哲学理想,但这些古典的文化元素都与生活中诗人切身感受消融在一起,或者说前者已经成为后者无形的组成部分。与其说,诗中幽静的古典美来自于对古典诗歌传统的有意借鉴,不如说,是古今贯通的活生生的诗情诗思自然流溢的结果,是诗歌“草根性”品质的自然体现。但是,这并不是说,诗人的创作与躁动破碎的现代世界脱离了关系,恰恰相反,诗人故乡家园的情思中内在地包含着对现代世界的深切反思。

如果说当今世界所谓的“现代”,还是一个资本主义文明的现代,那么可以说现代世界就是建立在本雅明所谓的“自然史”的废墟之上。我们知道,“本雅明从没有放过‘现代’这个标签后面的政治经济学关系。资产阶级文明在创造出巨大的、前人所不可想像的物质、文化财富的同时,也把人放在了自然的对立面。在通过知识、技术、和社会组织征服自然、掠夺自然的过程中,资本主义社会更进一步把人变成了资本、生产、商品、和消费的奴隶”。正是这样,在本雅明看来,统治现代社会的“进步”的时间概念“无视个人和集体经验的完整性,却在追逐工具理性目标的同时制造出越来越多的残垣和尸骨。因此,在人类能够在自身的手段与目的间建立起和谐、合理的关系之前,所谓的‘进步’只能是一场持续不断的风暴,甚至连天使也无法在它的吹击中合拢翅膀,停下来唤醒死者,把破碎的世界修补完整。”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本雅明所谓的“自然史”其实“是一种批判意识的时空框架,它在自然的进程中看到人的因素,也在技术、社会、文化的进程中看到自然的因素。它是人与其环境之间的辩证法,是过去在现在之中富于教益的存在,也是现在对过去的充满记忆的承诺。在此,主体和客体互相包容、互相占有,而非互相排斥。”[2]

在这样的思想背景下,我们自然会发现,李少君诗歌的“草根性”所具有的现代意义,其正是试图使断裂破碎的现代世界建立起内在的联系,试图“把破碎的世界修补完整”,从而使其成为诗意栖息的家园。李少君诗歌的“草根性”强调“来自‘灵魂’的原始的活生生的切身感受、感觉”,这使其能够穿透现代社会强加于人的观念意识蒙蔽,打通主体与客体之间、客体与客体之间的僵硬界限,使“主体和客体互相包容、互相占有”,从而赋予的冰冷异己的世界以人的情感,使其重新成为具有生命的世界,哪怕是面对一场发生于撞击、破碎的交通事故也是如此:

 

  十字路口

  一辆汽车和另一辆汽车发生了碰撞

  两辆趾高气扬横冲直撞的汽车瞬间粉身碎骨

 

  于是,所有呼啸而来呼啸而去的汽车

  暂时地停了下来

  它们小心翼翼地东张西望

  探头探脑地降慢了速度

  甚至,它们还停顿静默了那么一会

  然后,绕过这钢铁的尸体扬长而去

 

  那停顿静默的一会,就好象是一次短暂的默哀

  一个简单的小型的哀悼会

  奔驰、宝马、法拉利、劳斯莱斯

  都加入了进来,无一例外

——《事故》

 

   诗人截取的这一幕——呼啸奔腾的车流,两辆飞驰的汽车瞬间撞的粉碎——原本是对现代世界的一个讽刺,按照理性建造的现代世界却远远超出理性的控制能力,这场事故是一个缩影和象征。然而在诗人的笔下,恰恰相反,正是在这一瞬间,现代机械的世界获得了自我意识。与其说这种自我意识是自发的显现,不如说它来自诗歌抒情主体善于发现的眼睛,而这种目光的穿透力来自于抒情主体心灵和情感的力量。

 



[1] 李少君主编《21世纪诗歌精选:第一辑:草根诗歌特辑·序言》,长江文艺出版社,2006年1月第1版。

[2] 张旭东:《从“资产阶级世”中苏醒——本雅明与当代中国文化意识》,《读书》,1998年第11期。

 

刊《当代作家评论》2010年第四期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