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新红颜写作诗歌展:衣米一诗选  

2010-08-24 01: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红颜写作诗歌展:衣米一诗选

 

 

简介:衣米一:湖北人,现居海南。诗作发表于《诗刊》、《诗选刊》、《汉诗》、《诗歌月刊》、《中西诗歌》、《诗林》等刊物,多次入选《中国诗歌精选》等年度选本。

 

诗观:诗,是一种黑暗中的寻找和摸索。

写诗的过程,应该是一个减轻的过程,自洁的过程。同时,又是个体对这个世界的不妥协,对黑暗的不妥协。

我喜欢诗歌冷清地存在着,只照亮内心,只安抚灵魂。

 

博客:http://blog.sina.com.cn/yimiyi

 

 

《劫持》

 

我中的是长安的箭伤,微微甜蜜

那一抹砒霜,并没有致我于死地。亲爱

最后的残阳,匍匐在成片的冬小麦上

就像我,深深地俯下自己的身子

 

在一张地图上确认了你的位置

我只能这样,去虚拟一个城市的地形

地貌,风土人情。然后挑选一个月黑风高之夜

带上红酒、绳索和闪亮的刀子。亲爱

我还一息尚存,还有一颗砰砰乱跳的心

 

 

《黑》

 

把黑穿成一种风格

或者练就一种表情

都是幸福的事

我乐此不疲地做着这个游戏

在一堆黑里组装拆零再组装

安娜一个,嘉宝一个

还有一些陌生的女人

她们乖乖地在衣橱里排队

收腹,挺胸,窃窃私语

执意一生都保持完美的姿势

有时,我甚至把黑当成一种宗教

在零晨三点,沐浴 ,更衣

然后深深地埋进睡眠

黑抱着我,我抱着黑,不松手

 

 

《听鸟》

 

每天早晨,我还没睁开眼睛

欢快的鸟叫声就从窗外

传进来

我静静地躺着。静静地听

它们是幸福的

它们幸福得叫出了声音

而我,沉默得就像没有幸福一样

                     

 

《暗红》 

 

暗红。我想抓住这个词语

像抓住多年前的一个夜晚

也是冬夜。我曾经鲜红过一次

多么遗憾,还来不及暗红

便稍纵即逝

现在,我只能把暗红涂在指甲上

十个。让她们在月光下踢腿,旋转,尖叫

              

 

 

《春》 

 

她比云重

离开泥土便不能生存

其实她更接近一条虫子

在花心里造房

在叶子上生儿育女

生活紊乱

宁可错爱三千

也不虚度一晚

嘘,不要出声

绿正在一寸一寸地加深

 

 

 

《夜的印象》

 

唱情歌时,进来两个妖艳女子

含烟的眼,燃烧的唇。领口开在乳的三分之一处

露出肉体的白。

 

她们旋转一周,向每一个男人抛媚眼

微微翘起的眉稍,兰花花般的手指,尖锐

像这个夜晚,非同一般。

 

只是语言不纯粹,男女混杂

暗红色的灯光下,看不清是谁的脸

那个唱情歌的已经禁声。

 

竟然发现,夜,是雌雄同体

灯红啊酒绿啊,天涯啊海角啊

只许喝酒,不许流泪。

            

 

 

《一些粉紫色花在路边开了》

 

一些粉紫色花

在我每天经过的路边

开了

我并没有经意,它们是开在昨天、前天

还是更远的一天

一直以来

我习惯把目光投向别处,无暇顾及

这一蓬小小的根茎,根茎上淡淡的颜色

颜色认命般的平静

和平静中深藏的秘密和忧伤

         

 

《可以是菊花,也可以是蝴蝶》

 

在一个玻璃杯里,她再盛开一次

或者在一双高帮皮靴上,展翅欲飞

都是对的。八月

她可以是菊花,也可以是蝴蝶

 

于生活之上,涂甲油,敷薄粉

按住抓痕,暗红色

要用沸腾的水浸泡吗,亲爱的菊花

或者蝴蝶?

 

秋天适合一掷千金,如落叶般

失血后的美艳。她就偏爱,这样的伤情和颓废

             

 

 

《时光》

 

对时光,我有着太多的信任

它能带我而来,它必带我而去

多少年,斗转星移

无限的幸福、痛楚和爱。容颜渐老

还将继续下去

 

苍天之下,国土之上,时光忽明忽暗地穿行

我被遗落于尘世

像一颗种子,深深地掩盖着肉体的光芒

抱紧微小的理想,及情欲

 

 

 

《花》

 

她打开身体的样子

她半推半就的样子

她随风起伏的样子

她欲说还休的样子

 

夜晚发生的坠落事件

没有人看见

          

 

 

《向植物道歉》

 

细想起来,我从没向植物道歉

路边的,远山的

那些矮小的灌木,高大的乔木

那些花花草草,我爱过它们

 

它们的色彩和结构,常常让我惊叹

真是鬼斧神工啊

还有它们的浆果,芬芳和心无旁骛的生长

有时,我甚至会忍不住掐下它们的一片叶子

或者摘下一朵开得正好的小花

放在手中把玩

 

昨天,去机场的路上,我看到大片芦苇状植物

在车窗外倒退着

它们白茫茫的样子,让我想起远逝的童年

和童年无辜的敏感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10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