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新红颜写作诗歌展:竹露滴清响诗选  

2010-08-25 10:2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红颜写作诗歌展:李晓旭诗选

 

李晓旭,曾用笔名竹露滴清响,女。现居长春,《诗选刊》下半月编辑。作品见《诗刊》《星星》《诗选刊》《绿风诗刊》等,有作品入选《2006中国网络诗歌年鉴》《2006中国诗选最佳诗歌》《2007中国最佳诗歌》等多种年度选本。著有诗集《指尖到心尖的距离》。

诗观:诗歌是灵魂的歌唱和呼吸。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11712087

 

 

 

秋天的加速度》
  
那只黄夹蝶打着安静的手语
天空就缓慢的撑开,变得越来越远
一群麻雀开始贪恋原野
在北方的门槛上
一条河流从兄弟的省份走来
带走废墟上的女人,摘果子的女人
  

她有好看的珍珠牙,绿嗓音
凝视一匹马踏过冷血昆虫的军队
光线垂下来,
树荫在倦叶之前打开自己
  
从厨房开始,热爱流汗的人分食这个秋天
山神的怀抱
村庄这个幼子倍受宠爱
惯于在清晨起来收获薄雾
  
女巫金色的身体
一次性消失,
泥土只剩了最后一句情话
秋分子时我约你来   谈谈凶手
  

 

 

《一扇门的后面》

一扇门的后面
肯定有一个年老或者年轻的女人
坐在角落里怅然若失
她细碎的注意力集中在手纳的鞋底
和餐桌之上。她的男人在田头,在杂草后弯着腰
对贫脊的土地有膜拜的姿态
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还包括:
那个算过命的瞎子。五子登科
大富大贵。俊俏的耳朵倾听时有点生硬
衣服下的山水和头发,越来越干
经常为玉米成熟的速度沮丧
很多这样的女人在门后,与世无争
你不打开,不会发现她来过

是的,我说的这扇门在曾祖父的村庄
它的院子有围起的竹篱笆
上面的丝瓜花,有一点点娇嫩的黄



 
《生旦净末丑》

用三十年积蓄的眼神,推开剧场的门
丝竹声起,我已不在我的撑控之中
唱的似哭的,三秒钟就夺了我的爱情和姓氏

安坐城墙之上,大庙之上,大堂之高
他们的哀乐比典籍中更为生动
莲步疾走。翎羽抖得纷乱。铿锵之吼。

翻阅一些朝代,和生死来去
对旧世界很钟情
踏进兵荒马乱,深山古庙,淮河青楼
琵琶,木鱼
一滴一声,往人间排

一眼秦时琉璃,一眼汉时瓦
长袖一揖,你只等着流传

我们的一生就过去了

 

 

 《不速之客》

 

坐在真皮沙发上,她提到找工作

灯光多少有点局促

一堆葵花籽在剥与被剥之间

眼睛陷入一些情节,流浪

住陌生的房子,擦大理石地板

搬杂货,烤羊肉串,炸油条,或者陪聊

 

说这些的时候,她揪出自己生气的样子,一段

婚姻的灰

向深处埋一埋乡下的土地

新鱼塘,老屋子

我安慰的话一挤出喉咙,她还是忍不住

在没有血缘的人面前,失声痛哭

 

远处火车过小桥的汽笛,令我心惊

生命不能预想,比如这一夜的风声

 


 
《戴玉的女人》

她本身就是一种绿,一缕春天的香
粗心的人,未曾察觉的温润
茶座里只有三个人
一个是女人,另两个中也有一个是女人
室内,有点故做优雅的沉默
因沉默而冷清。门外探头探脑的雪花
在适宜的温度里,快活的融化
绿色的女人在第二遍茶里
舒展自己。表演茶道的女子
手下关公巡城
他的京剧唱腔
毫无防备的砸向她的左心室
她随手埋下的那一年
还是不经意的发芽了
门外的雪地,光滑得挽不住
一声急刹车。三年前的血迹清晰
颈上的玉知道
她,是易碎的人


 1988

那年的雪下了三天三夜,外婆用煤油炉煎土豆片
“有一片总会落在我们家的,雪……”
哐当哐当的铁轨上拉走很多病,包括母亲
日本人修的火车站很高大
松木地板走上去通通作响,我幼小的记忆
只与雪有关,烟囱清淡
从数百里之外的新安堡来,外婆是小脚
每天推开屋门,便看见雪地上的往返
一月,哈尔滨的冬天真冷,囤积的月光
至今还晃眼
案上外婆供的香火,仿佛还若隐若现

 

 


离歌赋》

越剧,京剧,黄梅戏。到这一节尾音轻颤
背对着入口处,人形和鱼群就在世上飘过去
神情忧郁,但有好看的白
挂在幕布上——迟迟不肯落下来
有人拱手,有人走失。衣衫浮动  
更多人默不作声


 

阿布拉的猎枪》

阿布拉,现在就坐在火炉边
像是世界上最安静的人
阿布拉的猎枪,就挂在被火炉熏黑的墙上
比它的主人,还要安静
被他们围困过的麂子、羚羊沿着山梁飞奔
在各自的天空下。不安着,涌动
从不重复的云朵
低低压过来
阿布拉的眼底闪着暗光的碎片
若有所思
那些未被命名的沟壑、三两轻雪
将如何安顿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