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向你扔去,那可能会有的水花  

2010-08-27 00:2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红颜写作诗歌展:谈雅丽诗选

 

谈雅丽,女,七十年代出生,湖南常德鼎城人,湖南农大兽医硕士,湖南作家协会会员。在《诗刊》、《诗选刊》、《星星》、《诗歌月刊》、《十月》等刊物发表诗歌几百首并多次在《诗刊》和《青年文学》等举办的诗歌大赛中获奖。参加第二十五届青春诗会。

 

诗观:我的出生,我的阅读,我的思考,我的情感,我的过去和现在,所有留在记忆里那些清晰的、模糊的包含,仿佛是一滴滴闪亮的水把我的内心储满。我所要做的,就是寻找一种分行的语言,将它们记载。诗歌是从日常的平庸出发,抵达到清朗、明亮的精神和理想。在那些看似细小、毫不起眼的语言涓滴中,实则蕴含了涛声滚滚的江河。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34323261

 

 

《我近旁的一条河流》

 

 

在山顶,我俯看着洞庭湖的一条支流

它马不停蹄,奔向黄昏

江面宽阔,暮色轻抚了它的脊背

 

挨着河流住着的蔬菜,果树,小鸟

堤坝的青草,牛羊,顺江流淌到了远方

挨着河流住着的百家姓,鱼米饱满的

小屋里,什么样的人间烟火弥漫

就有什么样的温暖降临

 

有水的傍晚,挨着河流住着的我

看着稀疏的灯光慢慢点亮

我的村庄,春天的村庄

你听,流水的起伏潮动

就是整条江在为之歌唱……

 

容我来爱他们吧!

我近旁的这条沅水

我听到她在我身边轻轻呼吸

春天的大野被金色覆盖,只有江水

抱着这一片辽阔的

静寂

 

 

《北小河》

 

北小河养育我草籽一样的亲人

他们祖辈捕鱼,草籽一样的命运

一生只拥有一艘破船

和村里散发着鱼腥味的晨昏

 

风从船舱吹出,一直吹到河上的

瘦削鱼米,它们盘旋着

绕过炊烟渔网,狗吠鸡鸣

在渔村满是皱裂的脸上留下刻痕

 

堆砌着苦寂的日子,从破冻的早春

忙碌到枯水的小年

从寒风吹裂的手脸

到贴着累累膏药的肩膀膝盖

岁月一不留神,就把他们带向渊底

 

小年时,我回家探望我的乡亲

这些聚在一起打纸牌的叔伯,

这些杀了年猪,喝着米酒,高声喧哗

热气迷漫的眼睛

这个苦日子里笑着的邻居大婶

小心翼翼,递给我

一大海碗细细拣择过的

晒干的,小鱼和虾米!

 

 

《父亲的村庄》

 

 

天晴,父亲就让我一个人在田埂边玩耍

他在附近伺弄庄稼,偶尔隔着稻浪望一眼

满身泥泞的我,我在垄上摘一朵小野花

有时我眯缝眼睛逗弄青翠的小蚱蜢

 

下小雨我们也出去

一趟趟往偏屋担着将要淋湿的菜籽

我牵着我们唯一的牛----

牛背上驮着满满一筐,我深一脚,浅一脚地

跟在父亲的担子后面

 

母亲每次都帮不上我们

一大早她就背着医药箱走村串户

傍晚我们煮好米饭,放在大锅里热着

等她轻快的脚步响起——

这就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

 

电灯昏黄地亮着,我们坐在一块

黑白电视开始放着一首模糊的民歌

我闻着父亲身上浓重的汗味

母亲身上残留的淡淡来苏水味儿

他们小声说着话,眼光柔和

门前的梧桐花将香气携来

一个温柔,饱满的夜晚

 

许多年过去了,一个温柔,饱满的夜晚

好像并没有悄悄地走远

 

 

《天越来越晚了》

 

 

亲爱的,天越来越晚了,这个黄昏

像一块石头一样

向你扔去,那可能会有的水花

 

一波一波,风在沅水上悄声说说着

你的名字,朴拙的鹅卵石

我只听它的应答!越来越晚了

 

握在手中的事物,它消逝的弧线

像小时候,我打出的水漂

那么轻,但满怀渴望

竟可以贴着水面

——小小地飞行一下!

 

《芦蒿满地》

 

 

还很早。河豚还来不及上岸

只有芦蒿顶着去年的脚印生长

等一只青桩扑鲁鲁飞过头顶——

才能看见水洲上一片绿茸茸的大海

 

没齐头顶的芦苇丛里汪着一团团水泽

青浮萍,紫浮萍。野菱角正开出四瓣小白花

善叫的小蟋蟀,一听风吹草响

旋即止住了它们快活的咏唱!

 

紫灰芦穗一出,乡亲就在洲上搭建草屋

干粮旧被,夜以继日忙着割杂

嚓嚓嚓,滕蔓蒿草随声倒下

窸窸窣,碧秆青叶抽节出芽

芦苇荡听不见喘息、说话和低低一声长叹!

 

长脚蚊子,水蜘蛛悄没声息潜伏

滑溜溜的芦苇丝啊!

急着要吐出月光的白银

没齐头顶的芦苇荡,淹没除杂的乡亲

仿佛绿色的大海——

淹没一只小小的,谋生的蚱蜢

 

 

《赞美》

 

一天中这个黄昏

院子干净清凉,蝙蝠在檐前低飞

老桂花树,吐出清淡的芳香

我爱的人,坐在我身边的竹椅上

沉静地喝着茶水

 

夜越来越深,渐渐看不清他的样子

孩子们已经睡去,能听见四周风走动的声音

我起身带给他一件薄薄的秋衣

一个注满温暖的的中年

 

时间这样流逝我并不悲伤

许多年后,对宁静我开始满怀赞美

甚至,不知道,在远方深蓝色的大海里

慢慢隆起了——

群峰   

 

 

《大风过境》

 

大风擦亮雪峰山后,过澧南、石门

到达古老的渡口时,没有减弱它的狂乱

江上渔火熄灭,轮渡熄灭昏睡的眼

最后一班船的旅客,敲击售票处紧闭的窗口

 

一个被大风吹来的黄昏

沅水河伸出手臂揽向古城黝黑的肩臂

抢风出租在雨里,顺着河堤奔跑

就像阵风一样,会否能拦下飞逝的时间

 

临盆波浪击打岩石,我的青色城池

被风从前生吹落到一座笔架山头

搁笔之手抬起,将一点墨汁融化入夜中

十里诗堤,只有沿江双樱落满我震荡的胸口

 

谁在敲城,但城门已关——

在清朝,或是更远的年代,

远处有沅水二桥,连接着一个新城

十二桥洞鼓起铁翅,恰如一只迎风撞来的大鸟

 

就此北去吧,今夜的大风会吹向哪里?

一只纸鹤自水边飘摇而上,大风扫净满城落叶

并不能将人间的悲喜一一搬走

 

今夜我的城池萧瑟,灯火次第地亮起

大风吹来的湘北平原——

茫茫暮色如灰!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