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首届新红颜写作诗歌研讨会论文之一  

2010-08-03 00: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届新红颜写作诗歌研讨会论文之一

 

“新红颜”与“软诗歌”(下)

——论中国新诗的可能性出路

谭昶

 

 

 

 

 

 

二、“软诗歌”的路径

 

早在“新红颜”写作概念提出之前,20095月“软诗歌”的概念已经多次论证,其关于“柔软出诗人”的倡导,其对于当代诗歌软品质的重建和挖掘,也是值得关注的文学思考和探索。

1所谓“软诗歌”

论及“软诗歌”,首先要介绍一下“软诗歌”产生的背景——软现实主义艺术哲学。软现实主义,200711月由谭天教授提出,是一种解读现实世界的艺术学说,是关于“软现实”的主义,而不是软的“现实主义”。是对主流艺术中的革命现实主义和当代艺术中的批判现实主义的超越。软现实主义首先是一种艺术流派的总称,包括软现实主义绘画、软现实主义雕塑、软现实主义城市设计、软现实主义诗歌等。

软现实主义有独特的精神实质,其核心理念是“ 不批判的建构”。而“不妥协”、“不逃避”、“不代表”是支撑软现实主义的精神品格。软现实主义有独特的实践路线,其创作手法是“常态的非常态表达”;其核心方式是“软化后的融合”。以个性软化共性、以物本软化人本、以公德软化私德,以精神软化物质、以文化软化科技、以东方软化西方,是软现实主义的艺术实践纲领。软现实主义是一种艺术形态,其理想是以艺术软化意识形态。超越政治、宗教、国家、民族等意识形态,成为全人类认同的、和平的、平等的交往方式和生态。

受“软现实主义”艺术哲学的启发,几位学者、诗人、艺术家一起联合进行软现实主义诗歌的整理和研究。正如任何一种命名和分类对于一个真正独立思考和创作的艺术家都显得过于武断和自以为是,这世上也并不存在一个彰显的、完全进行软现实主义诗歌创作的诗人群落。虽然“软现实主义的艺术理论可以落实和催生为一个绘画艺术流派”,但“命名并不能创造思潮,思潮是社会的客观存在”(谭天《软现实主义的缘起》)。同样,软现实主义诗歌所关注的对象也最多只可能是散落于生活各处的、独立而执著地进行“人类心灵钻探”的缪斯使者们。认为某位诗人的某一首诗“软”,并非意味着为这位诗人贴上“软诗人”的标签。但既然软是生命的本质之一,重新回到软,回到生命的鲜活,回到柔软的心灵本身,也就为我们还原了鉴别诗歌品质的一个久已淡忘的标准。

“软诗歌”往往并非坚硬、锋利、壮硕,也成为不了极具愤怒感和攻击力的武器和旌旗,反而更可能着眼于痴爱之中的沉迷悸动感,胜利之下的虚空失落感,挫折之际的无助委屈感,痛苦之后的虚脱追思感。“软诗歌”并不意味着要反驳“愤怒出诗人”这句无数人曾用生命和热血捍卫的名言,但也同样不能认可某些诗人“为诗歌寻找愤怒,为诗歌移植痛苦”的行为。毕竟生命的状态有许多种,愤怒和痛苦仅是一种矛盾激化情况下的非常态,并不能掩盖舒缓、平和而又多姿多彩的生活本身。鲜活、丰富、柔软和温暖才是占人类绝大多数普通人的心灵常态,却也是最容易被忽视、被遮蔽的生命和诗歌状态。

“软诗歌”提出,“柔软出诗人”应该重新成为我们进行诗歌甄选和研究的重要标准。除了柔软的心灵,评论者手中并无其他尺度。对于诗歌的鉴赏和评论,终难免是偏颇的一家之言,但至少应该是阅读者最真诚的心灵回馈。

2软的必要性

面对繁复多端和瞬息万变的诗歌走向,面对不停向前滚动,喜新厌旧的现代性消费大潮,面对中国传统诗人在历史上建构的诗歌高峰,以及西方现代主义诗歌所抵达的高度参照下,当代诗歌寻求超越的努力显得有些近乎痴人说梦。在被质疑、被解构得支离破碎的诗歌本质和诗歌评价标准面前,也许作为个体诗人,应当承认其精英和小众身份坚守的必然失败,更应该服软,向后看,向内看。从自身的感受和经历出发,重新探索诗歌之于自己,以及之于整个人类的意义。在这种背景下,挖掘和重建当代诗歌的“软”品质,也许正当其时。

“软诗歌”的提出建立在对生活常态、生命状态、艺术智慧的重新认识之上。“软”,软活,软弱,柔软。“软”是和生命的鲜活感,现实的挫折感,以及身体真实的抚触感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软”像一缕微风,一段暖阳,轻轻抹开迷惑的现实云层,为我们昭明一条通往心灵真相的小径。软是一种对常态的描述,对生命的探索,更是一种生活和艺术的智慧。

软是自然界生命的一种常态,活的东西大多是软的,人类的婴儿期是最软的,随着生命一天天老去,人类的身体和思想日渐僵化,变得越来越硬,其生命力也逐渐消退,直至死亡。在当前的现实中,“软”对于人类有着必要的价值和意义,因为现实生活中反抗无用需要生命之软。对于生命的个体来说,不服软,硬暴力反抗往往把我们带入“冤冤相报”、“同归于尽”、“伤及无辜”等更黑暗的人性深渊。环境破坏需要生态之软,人类渴望在母亲一样温暖的自然界怀抱里重温童年的美梦,过上柔软的慢生活。人心黑暗需要启蒙之软,自度的尺子远胜过一条责人的皮鞭,在艺术中回到柔软的内心,让理想救赎我们飞上高空。

3软的可能性

笔者尝试着对“软诗歌”的建构提出了几条可能的路径,即“不批判,不代表,常态的非常态表达,接续齐物论气脉”等,全当抛砖引玉,仅供创作者和研究者参考。

31不批判、去愤怒话语

“软诗歌”的不批判,是建立在中国传统的哲学基础之上,包括了道家的“无为而治”,“无为而无不为”,儒家的“中庸之道”和佛教的“以和为贵”。“软”实际上是中国文化的一个核心,是儒家的“仁”、道家的“无为”、和佛家的“善”这些中国文化中的核心概念 。不批判应该说是对中国文化的一种自信,中国要有一种大国心态,态度是开放的,任何外来的文化对中国来说都是自然而然的融合。不批判是一种“无为而治”,“无为而无不为”。其他人用批判达到的目的,平等、自由、和谐等等,其实不批判也同样可以做到。当然,批判有它的长处,不批判也有不批判的长处,互不可以替代。无论我们处于哪种状态,都不见得比别人好或者比别人有价值。这中间是没有价值判断的。诗歌更应该通过个人创作,进行自由的建设,不带侵略性的,不妨碍别人自由的,不针对别人,自己强大发展起来。

当代艺术发展至今天,批判性成为艺术创作的一种习惯性模式,这种模式在某种意义上已经陷入无话可说的境地 ,所以有杜尚的艺术死亡论之说,“软”就是翻过这一页的一种全新的艺术生态,针对“革命的大批判”和“后现代的大批判”顽疾,提出“不批判就是不批判”,不是蔑视你,也不是忽视你,而是彼此尊重,与上述两种建立在“批判”基础上的艺术理论拉开了差距。

32不代表、回到柔软的个人

软现实主义认为,“人类文化尤其在艺术方面是无优劣的”,从而对“文化进化论”和“优秀文化代表论”进行反思。“软诗歌”只是众多诗歌类型中的一种,世界上还存在很多样的诗歌,”软诗歌”和其他种类的诗歌并不矛盾。提出”软诗歌”也并不想替代那些批判性的诗歌。

不代表,要求诗人还要做到勇于主动边缘化,不再耽溺于特殊历史时期对诗歌和诗人的高度重视和过分中心化,也不再执著于方便研究而为诗人贴上的各种代表性,或者说是遮蔽性的“标签”,更要警惕所谓的诗歌权利“圈子”,而是重新回到独特的、甚至是软弱的、敏感的诗人个体本身,重现鲜活的身体,给诗歌语言重新赋予人类的体温。

33常态的非常态表达

挖掘和重建当代诗歌的“软”品质,还“要回到软现实主义的语境”,既不能脱离现实,又要去“软化”坚硬、僵死的现实。正如作家熊育群所说,“现实生活的精彩往往超过作家的想象力。作家面对十分繁复的现实,想象力很软弱无力。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天天在我们周围发生着。”故而”软诗歌”要通过重建人与现实的关系,紧贴中国当前的诗歌创作和批评的现场,在现实语境中进行自身构建。

“软诗歌”的创作方式是以“常态的非常态表达”来扬弃“非常态的常态表达”。这既重申了诗歌创作关注的内容——常态的现实生活,也提出了诗歌创作手段——对常态现实生活的非常态表达[3],为诗歌创作摆脱平庸化和模式化指出了操作性的可行路径。

34接续尊重差异,众生平等的齐物论气脉

重新思考庄子的齐物论的万物有灵、众生平等的观念,对于挖掘和重建当代诗歌的“软”品质也有重要意义。正如软现实主义油画家罗奇所说的,“ 所有的都是为了讨生活,站在了同一个平台,即使是一只动物。我不得不怀疑自己是否具有可以愤怒的资格。” 罗奇曾借捡垃圾的老人之口说道:“保护地球的最好方式是消灭人类”,这一戏谑之语因其近于痴人说梦而难以付诸实施,在引人发笑的同时,某种程度上也道出了生活中“人类是地球毁灭者”真相。诚然,诗歌在坚硬的现实面前无疑是弱小的,像一棵被碾压进泥泞里的小草,像《红楼梦》里的贾宝玉对“女人是水做的”的坚持,它不见得占据经济、社会生活的主流与核心,它更可能是女娲补天剩下来石头,但无论如何被边缘化,只要生命仍在,诗歌理想就不会熄灭!只要心头还为诗歌点亮一盏小小的灯,人类就不会陷入无边的黑暗。

对于“软诗歌”的建构,仅仅是尝试着走出了微小的一步。但是承认软,承认边缘化,承认“不代表”,尝试“不批判”,对于当代诗歌的未来而言,未尝不是非常有价值的一步。而论及未来,“软诗歌”也有自己的长远目标,其理想是 “以诗歌软化意识形态”,让诗歌艺术超越政治、宗教、国家、民族等意识形态,成为全人类认同的、和平的、平等的交往方式和生态。

 

不是结语的结语

 

对于诗歌写作的命名,无论是“新红颜”写作还是“软诗歌”, 其目的都是方便对已有的诗歌写作现象进行归纳和研究,发现规律,促进思考和交流。但其愿望虽然美好,其作用往往可能是徒劳的,尤其是对诗歌写作来说,批评者永远走在创作者的后面,命名只是对客观存在的社会思潮的发现和描述。海德格尔说过,连哲学家都要听从诗人的指引。鉴于此,学者们的摇旗呐喊,往往体现出一种“不在场” 的尴尬和“不及物”的隔靴搔痒。中国新诗90年,“余问题”的触动和解决,最终还是要靠诗人们自身的灵光乍现,而此时,对天才的齐声呼唤,显得是如此的软弱和不甘心。

 

 

20107

完稿于北京



[1] 质疑诗歌的功利性。质疑给诗歌附加它所承载不了的责任和担当。质疑用道德标准去评判诗歌的行为。质疑把意识形态强加给诗歌的做法。质疑“为诗歌寻找愤怒”的虚假和偏激。质疑“为诗歌移植痛苦”的做作表态和自残行为。质疑诗歌消化不良的翻译腔。质疑诗歌用语的有意鄙俗化。质疑诗歌研究和诗歌批评的社会学转向。质疑“诗坛江湖化”和“诗人权力化”。

[2] 呼吁诗歌语言的恰当、节制和神性。呼吁对诗歌进行叙事化、戏剧化、符号化等改造的种种先锋试验。呼吁从各种向度、穷尽多种可能,对诗歌进行形式探索。呼吁回到作品本身,从“诗”的角度讨论诗歌。呼吁尊重诗歌评价标准的多元化和读者偏好的差异性。呼吁“所有诗人一律平等”的正常诗歌生态,任何流派不能代表和遮蔽个体诗人。

[3] 谭天,《软现实主义绘画》,《今日文摘》,2008,4,15,下半月,238

 

(本文作者为女诗人,暨南大学博士)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