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以诗考验当代中国人的信任度  

2010-09-05 17: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诗考验当代中国人的信任度


   深圳诗人一回(本名刘美松)以“一人一车,身无分文,100天游遍天下”的方式,测试当代中国人的诚信度。8月26日,他第一站到的就是海口,我和他见了一面,他说我是此行见到的第一个朋友。已经中午两点多,我赶紧请他吃了个饭,本想也为他的小汽车加油,被他拒绝,说要自己想办法。随后他就去三亚了。我对此很是羡慕,开玩笑说这本身就是诗的行动和方式,是在大地上写诗。
   这两天读他送的诗集,果然是好诗,觉得应该向更多的朋友们推荐一下。


一回博客http://blog.sina.com.cn/liumeisong3


附:

 

深圳男子身无分文却要游遍天下 一路“赊账”
2010-08-26

 

晶报讯(记者丁为民)昨天早上,刘美松(笔名一回)驾着他的斯巴鲁越野车出发,开始了“一人一车,身无分文,100天游遍天下”的“诚信出发”之旅。发车仪式在深圳特区报业大厦门前举行,超过50位亲友为他送行。
   刘美松是深圳一家印刷厂的老板,他计划用100天游遍全国,西至乌鲁木齐,北达漠河,东抵上海,回深后把欠下的费用奉还。他的首个目的地是海口,截至今天凌晨发稿时,他在湛江赊账过轮渡未成,已在当地赊账住下。此前,刘美松通过了5个高速公路收费站,其中4个赊账成功;在佛开高速的共和站,工作人员请示赊账未果,其中一名陕西籍的工作人员听说他此行计划去陕西,就帮他垫付了115元的过路费。


带诗上路,诚信出发,深圳诗人一回开始百日自驾车诚信之旅
诗生活网站
 
  8月25日早晨,深圳诗人一回(刘美松)带着他的诗歌梦想,开始了长达100天的自驾车诚信之旅。
  从深圳出发,经广州至海口,然后一路向西至广西、贵州、云南,经滇藏线进入西藏拉萨,之后经青藏线入青海、进新疆,然后再折返至甘肃、宁厦、内蒙、山西、河北,抵达北京后一路北上穿越东三省,到漠河后再返回,经山海关至天津,之后进入山东,经烟台、青岛、济南再奔向河南郑州、陕西西安,经紫阳、汉中至成都,再一路向东至重庆、宜昌、武汉等一直到上海,最后沿华东一线的杭州、南昌、福州再回到深圳。
  除了拜访亲朋好友,主要是和当地诗人见面,不花一分钱,靠朋友诗友提供食宿。沿途的油费和过桥费则主要靠自己和工作人员的即时交流,靠自己的诚信和欠条来解决。这是一场用诚信来检测朋友和自己的马拉松长途之旅。凯旋深圳后,这一路的所见所闻会结集成册,公开出版。

 

一回诗选


《皱纹》


皱纹是欢乐经过的地方
这句话是我的朋友李沫说的
我想
忧愁同样经过了它


《爱》


一个男人总爱抱住一个女人
当然也有男人抱住男人
那是极少数
一个女人总爱钻进一个男人怀里
当然也有一个女人钻进另一个女人的怀里
也是极少数

 

大多数时间
我们怀中空无一物

 

《5月8日,奥运火炬抵达深圳》


一群亢奋的人
由市民中心东向西奔跑到达南山
又由西向东奔跑到达体育馆
原本四五公里的短路
他们却绕行四十多公里
大白天,举着火把
在这个改革开放的现代化大都市里
兜圈子

 

一个欺侮惯了的民族
一旦站起来
就没命地跑个不停

 

 

《爱情》


丁小可在洗手间撒尿
把声音弄的好响
我这二十五年前的旧情人
由羞涩变得毫不惧色

 

她用我的手盖住她的私处
说这,原本就该属于你
现在只是完璧归赵

 

我丝毫也激动不起来
看来,此璧已非彼璧
而此赵亦非彼赵

 

我俩躺在五星级酒店的大床上
像一对并排躺下的木乃伊
洁白的床单
将成为我们爱情的裹尸布

 

《感动》


这是一场管乐团的专场演出
演员来自台湾桃园县国中
我坐第一排
节目的确精彩
曲终人不散

 

一群小女孩
从台上跑到台下来
把刚才热闹场景留下的彩纸碎屑
拣的一干二净

 

那些刚才还握长笛的手
握小号的手
握萨克斯的手
弹钢琴的手
立刻变成一把把熟练的扫帚


《工伤》


离结婚只剩下九天
他把跟随他二十多年的一只手
在一秒钟丢进机器里
让另一只手为今后的日子
突然尴尬起来

 

我问及事发的现场
讲起的情景煞是恐怖
他用自己健康的右手
握住自己模糊的左手
一个劲地说
我的老婆没有了

 

《天堂的高度》


秋文说,你到我办公室来坐一下吧
我便从铜锣湾坐地铁来到北角
一共转了五次上行的电梯
才得已到达地面
先前还跟我一起在地狱奔前程的人们
到了人间,都做鸟兽散

 

我俩在港运楼对面的十八楼侃侃而谈
在香港,十八层算不得高
但相对于刚才的地下六层
绝对是天堂的高度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