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现代诗的古典气质  

2010-10-11 10: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诗的古典气质

      ——李少君诗作《山中》赏析

 

                       吴昕孺

 

 

 木瓜、芭蕉、槟榔树

           一道矮墙围住

           就是山中的寻常人家

 

           我沿旧公路走到此处

           正好敲门讨一口水喝

 

           门扉紧闭,却有一枝三角梅

           探头出来,恬淡而亲切

           笑吟吟如乡间少妇

 

 

拿出这首诗来,是因为它最能体现李少君身上的古典气质。少君读大学时散文诗写得很棒,我至今还记得有一首《中国的月亮》,那真是写得非常的“中国”。这首以《山中》为题的短诗深得唐代山水诗的神髓,飘逸,跌宕,流畅,毫无滞碍。这种诗,看上去口语化,似乎随口道来,要写出味道却是至难。

我再举大家喜欢的李白的例子。李白很多诗都是脱口而出,从每一句看,谁都会说;但那些平白如话的句子组成一首诗,就让无数无数人望而却步,比如:“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还有三岁小儿都能背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无匠气,无刻痕,如溪下潭,如月在天,纯然一派天真,寻常人如何道得?

再回到少君的《山中》来。第一段是一幅素描,这叫“诗中有画”。“木瓜、芭蕉、槟榔树/一道矮墙围住/就是山中的寻常人家”,素描是简笔的,疏淡勾勒,却又层次分明。大家注意用词,首句“木瓜、芭蕉、槟榔树”分列三种植物,昭示“山中”;下句“一道矮墙围住”表明“寻常人家”。

“矮”字特见神韵,若无墙,则不成家;若是“高墙”则不“寻常”了。你看一个“矮”字立在这里,要说出多少东西。

第二段,出来的不是画中人,而是观画者“我”。“我沿旧公路走到此处/正好敲门讨一口水喝。”

“我”的出场适逢其时。我是一名走远路走得口渴了的行者。走过远路的人都知道,当在茫茫荒原或深山中突然看到一户人家,那种喜悦之情仿佛见到了自己的亲人。远行者尚在走向目标的过程中,如果是流浪者,这个过程甚至根本没有目标,他永远在等待中,等待这个过程中令人铭心刻骨的亮点。

“旧”字用得好,写出人烟稀少的山中景况,亦写出行者的疲累困顿。贾岛说,吟安一个字,拈断数根须。为什么诗歌必须吟诵才能去体会?像这样的句子,如果只看不读,诗人苦心孤诣之处便会被一掠而过;我们试着读这一句,当你读到“旧”字时,会不知不觉地加重语气,这一加重,身心一颤,便进入诗境了。

第一段是诗人看到的“画面”。第二段是诗人讲述自己的故事。第三段,诗人走到了“画”中。

水没有讨到,因为“门扉紧闭”,没有人在家。这有什么要紧呢?“却有一枝三角梅/探头出来,恬淡而亲切/笑吟吟如乡间少妇”。

     这一段有借用“一枝红杏出墙来”的意思,但借得巧妙,用古句装新意。地球人都知道,三角梅本身并不是乡间少妇。可它探头出来,那种恬淡与亲切,有如微笑着的乡间少妇。诗人的情怀、诗歌的意念将三角梅转化成了乡间少妇,这就叫“画中有诗”。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