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日课”:每日里通过习诗修心养性  

2011-03-05 13:3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南诗人的“心学”

——序《湖南青年诗选》

 

李少君

 

   人们习惯说文学是人学,其实,在中国传统里,文学更是心学。确实,文学感于心动于情,从心出发,用心写作,其过程可以说是修心,最终又能达到安心,称之“心学”名副其实。而诗歌,更是“心学”中的心学(参看青年学者刘康凯的评论《自然之眼与草根情怀》)。

   古人曾称写诗为“日课”,每日里通过习诗修心养性。我一直认为诗歌对我来说是个人日常宗教,诗歌可修心安心,且是个人行为,并不妨碍他人,也非强制,故有益世事人心。写诗的人一般都有体会,好的诗歌在自我满足之外,还可安抚他人,安慰他心,颇具宗教性。所以钱穆认为诗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具有类似宗教的作用。诗歌在传递个人微妙感受、抒发性灵之外,还在规范伦理、教化人心、慰籍人心方面,起到与西方宗教类似的作用。林语堂更认为:“吾觉得中国诗在中国代替了宗教的任务”,诗教导了中国人一种人生观,如何看待宇宙、世界、自然、生活与同类的价值观念,以及由此而生出的一种仁爱、悲悯情怀。所以在中国人的心灵深处,诗的位置是无法彻底根除的,最多是有时候隐藏一些,有时候张扬一些。比如每临中秋元宵等节日,或情感强烈的时候,诗就会从心底涌现出来。诗之宗教性意义,拿“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这句诗来说说,这句诗其实应该反过来读,月都有“阴晴圆缺”,人的那点“悲欢离合”算什么,再说,就象月的“阴晴圆缺”一样,“悲欢离合”也并不一定是什么坏事,那是自然的规律与循环。人们以自然为借鉴,因此取得了心里平衡,自然皆如此,何况人间。诗歌就是这样给中国人提供了超越性的精神解释和价值系统。诗歌内在地规定了中国人的人生态度与情感方式。人们只要一吟诵起诗歌,就可以忘却忧伤烦恼。所以,孔子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诗歌具有多样的心理疗养功能,诗歌释放不良情绪与反应,诗歌提供精神依靠与寄托,诗歌里有一种永恒的超越性的力量,诗歌就是中国人的宗教。我曾断言:西方有《圣经》,中国有《诗经》。

如今写诗的人越来越多,当然与人们心灵需要安慰以及对精神的重视有关。诗歌本身也会有高下之分。但我想,诗歌写得能否流芳百世又如何呢?重要的恐怕还是在现世的意义。诗歌首先是满足自己,其次才是满足他人,就如我们说宗教最重要是能安慰自己,而不是谁捐钱最多最有用。如果佛只认钱,那就不是佛。而且,谁敢说自己的诗歌所有的人都喜欢?谁敢说自己的诗歌一百年、一千年抑或一万年能流传下去?这样一想,就不要太担心自己的诗歌最终会如何,也不用炒作追风赶时髦,自由地去写就是,用心地去写就是,写出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就是,其他的,交给时间吧。

   诗之修心与安心,从这本《湖南青年诗选》中,也能看出迹象。湖南诗人们的创作,不少可以说就是“心学”的记录和呈现。有些诗人身居高位,但也沉下心来,默默写作;有些诗人漂泊异乡,却也安心安居,闲暇时拿起笔来;还有一些诗人,在喧嚣的世界中守护自己内心的一个独特的空间;也有些诗人,以诗疗治伤痛,心平气和地舔着自己的伤口……他们都能在生活中细细体会真、善、美与爱。比如诗人老刀从一位老妇人身上得到启迪:“透过一根轻松系着却无法解开的布带子,/我看见一位老人。/一位被时间磨白了头发的老妇人。/她坐在一个虚掩着的栏栅之中,/正把身体的重量从左腿往右腿上挪动。/已经老得不能再往下老了。/一张只剩下皮肤的脸,/让我在小巷深处停下饥饿的脚步。/我坐在她的旁边足足抽了一包烟,/我不是同情她,/我不是想看看她的儿子到底是谁。/我只是疑惑,/她安详的脸上为什么没有一丝牢骚和怨恨?”一位老妇人的人生态度教育了诗人,诗人也正好从生活中寻求了启示,生活也就成为修心之教材,诗人在生活的过程中边修心边写诗;而蒋三立在《忽略》一诗中如此感触:“世上有许多不显眼的事物被忽略/不挡路的石子/生了根,不哭不喊的树/被杀的羊的眼神/母牛用舌头舔它刚出生冒着热气的小牛/大地平缓低矮处生长的草丛/一辈子默默守护寸土和光阴的样子/还有母亲单薄身体里的疼和痛/路人沉重的喘息,流在内心的泪水/抑或别人宽容的微笑/秋天里熄灭了金色火把的向日葵/轻轻擦亮着夜空的萤火虫”,但他最后强调:“这些不经意的细微的光芒照亮着心灵和世界”,诗人正是从世界上那些细微的事物中获得幸福和力量;还有拾柴在《旧信》中如此说:我很不习惯于大声朗读/甚至轻念出声也不行/只能心里一次次默诵/早已发黄的他们/以一个圣徒的方式存在/我不再是过去的/怀疑论者”,在对旧信的默诵中,诗人变得虔诚,开始对生活抱有信念,也可以说正是诗歌给了她信仰;所以远人在诗中表达坚信:“当旷野熄灭,人类的灯火/一盏一盏亮起”。

   作家史铁生有言:文学不是拳击,非打倒什么,文学更象跳高,是写作者自我挑战自我超越;古人则有境界说,写作如登高,每上一层,视野愈开阔,境界乃大,大千世界尽收眼底,高山深壑悉藏于心。从这本诗选中,我也不断地感受到这样一些领悟与思考,诸位也不妨慢慢品味。

   最后应该专门说说编选者李晃,一位已离开湖南老家客居深圳的青年诗人,朴实而执着,在编选出版《深圳青年诗选》后,又编选了《湖南青年诗选》,他本身经济并不宽裕,为这些事情付出了异常的艰辛,这样的人,本身就是把诗歌作为“心学”修炼的人,诗歌也已成为他的信仰。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