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独特是诗意衍生的起点:品读优秀现代短诗系列之二十六  

2011-05-18 11: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特是诗意衍生的起点
               ——品读优秀现代短诗系列之二十六
                     昌政
                    《禅思》
  东方的诗多有禅味。禅意的顿悟,往往也是诗意的发现,比如,从寻常的细微处觉察人生的命运感。禅思的表达,专注于呈现,如盐入水,让人意会,引人深思。这是李少君的《夜深时》:
  肥大的叶子落在地上,触目惊心
  洁白的玉兰花落在地上,耀眼眩目
  这些夜晚遗失的物件
  每个人走过,都熟视无睹
 
  这是谁遗失的珍藏?
  这些自然的珍稀之物,就这样遗失在路上
  竟然无人认领,清风明月不来认领
  大地天空也不来认领
   夜深时,叶子和花落了一地,天亮了,谁会为之感叹呢?唯有诗人。缘于众生平等的观念,他对花、叶的“遗失”产生怜惜。从“物件”到“珍藏”,细想之下,怜惜之心加重,倍感这种“遗失”,乃是天地的疏忽或失误。从自然的花叶“落在地上”,到自然的珍稀之物“遗失在路上”,由此及彼,诗人想到了从满地花叶走过的每个人的际遇:生命终究也这样遗失,永不遗失的是清风明月,是大地、天空,而它们终将也像对待落花败叶那样,不来认领——不,也是无从认领的。天地悠悠,岁月茫茫,人生几何?诗人对花叶失落的怜惜,乃是对人类宿命的怜悯。

                  《意趣》
  为什么写诗?有时仅仅是觉得好玩。寻常的景象经诗人一指点,就像变魔术似的有了另一番意趣,这种属于创造的智力游戏不好玩吗?大卫是怀有绝技的花样高手,善于联想,善于把不相关的事物巧妙地牵扯在一起,产生奇特的意趣。这是他的《午安》:
  午安,白得要疯了的洋槐花
  开了,谢了。蝌蚪变成青蛙
  那是初夏的一次乘法

 

  喜鹊是旧时的,鱼不是
  河流怎么弯都是鱼的一件泳衣
  曾经说过:“如果鱼不打盹
  水是攥不住自己骨头的”

 

  雄黄酒午安,菖蒲午安,染了色的鸡蛋午安
  系在手腕上的彩色丝线午安
  炫技的蜻蜓午安
  一束花加上另一束花约等于蝴蝶
  哦,蝴蝶午安。小兔子午安

 

  旧时光,被一只酒杯斟满
  作为河流打出的呼噜之一种,浪花午安
  石榴开出的花只能叫石榴花
  面对一只要求侧身而飞的燕子
  我说:好吧……
               2008-5-30中午
  诗从问候入手——“午安”,这是一种调子,让全诗有了访问的旋律——场景是初夏午后的河边庭院,出场的是各类动植物,生机勃发,诗人游历其间,恍如进入了童话、卡通世界,轻松愉悦。诗人将访友之事隐于诗中,只与各样的景物打招呼,主人的情趣却可想而知。这样的诗属于灵言慧语,无从解析,读这样的诗,需要童心稚趣,无异于做思维的软体操,能让感觉变得敏锐。

                 《特征》
  老题材如何出新?抓特征。特征意味着独特,独特是诗意衍生的起点。俞昌雄写《秦淮河》,举重若轻,归功于抓住了特征:
  不要在乎它的长短
  你都看见了,这是一条秘密重叠的
  河:桥在水中,水在桥上
  你沿河走过,定能遇见属于自己的灯火

 

  这是南京的第一大河
  不论白天或黑夜,它都永远醒着
  你去打听打听,那些划桨的人
  一生都能听见所有倒影说话的声音
  从“桥在水中,水在桥上”发现,“这是一条秘密重叠的河”,所以,“不要在乎它的长短”,重要的是,“你沿河走过,定能遇见属于自己的灯火”。谁没秘密呢?人人都有一条心中的秦淮河,所以说,“这是南京的第一大河”,至于它重叠的秘密,都以“倒影说话”, “那些划桨的人”的都能听见:在秘密重叠的历史长河中,他们是见证者——“那些划桨的人”,既是当今的,也指古代的,可凭询问、阅读等多种方式向他们“打听”。诗写秦淮河,而能跳出典故的羁绊,直取当代人性,放眼历代人生,由近及远,以小见大,显现岁月的苍茫和历史的纵深,实属不易。更难得的是,语言浅近,意味悠长。
                 《诗路》
  读诗,不要被诗人的技法迷惑。想还原一首诗的生成过程,先要找到他的灵感。徐威的《我要一把剔骨刀》,一气呵成,妙不可言,其灵感在于“想你想到骨头里”:
  我要一把剔骨刀,细长的,锋利的
  夜深,酒精同化我的血液的时候
  用它剔除每一根想你的骨头
  从头骨到趾骨,一个都不能少
  当它终于完成的时候
  全部骨头消失不见,而我烂醉如泥
  由此构思:骨头想你,我不让它想,发现一根就拿掉一根,结果发现,所有的骨头都在想,都被拿掉了,我就如泥瘫倒在地了。哦,烂醉如泥,想你,要与酒有关。拿掉骨头属于剔除。要有一把剔骨刀。我要在喝酒的时候,把想你的骨头都剔掉,直到烂醉如泥。
  就这样,诗路形成,顺写而下,挥洒自如。
                   《浓缩》

  汉诗的浓缩,不是减少字数,而是选用精当的语词。瓦兰的《爱情》以“深渊”、“海洋”,深切表达了一个怯情者的爱情观:
  别看我的脸
  我送你的礼物还在深渊

 

  危险而矮小的女人
  隔着海洋坐在我的对面
  “深渊”意味着莫测:“我送你的礼物”,送不出。换言之,爱,不可能。“海洋”意味着遥远:面对面,咫尺天涯。“危险而矮小”,则是由“深渊”、“海洋”引出的结论:去深渊获取送你的礼物,不危险吗?隔着海洋望去,对面的你,不矮小吗?
  场景生动,虚实相间;以一当十,言简意丰:此诗堪称现代绝句。
                 《禅意》
  禅是中国文人的人生态度之一。何为禅意?诗人樵野认为,禅诗有十四境,或叫十四美:空、虚、寂、静、远、幽、深、淡、清、枯、古、孤、荒、寒。这是大畜的《雪》:
  雪跟在落叶后面
  纷纷飘洒
  这只是時序
  雪花该落时
  就飘落了

 

  假如一片雪花
  不经意
  飞入你的掌心
  握住
  或者放手
  它一样瞬间融化
  对应的是空。写雪而不写其美的外形,只写其质地,这就直入根本,由此,产生一种诗意的发现:融化是必然的,因为时序决定了它。语言简洁,层次分明,而禅意尽在其中。
                 《暗示》
  诗讲含蓄,暗示是基本技法。何为暗示?就是不明说,言此及彼,有言外之意。请看张平的《青菜地》:
  最小的闪电就是这片青菜地
  这么小的一片
  我们的母亲轻轻地弯着指尖
  她触着小块的泥,慢慢地捏碎
  这么小的一片,她要让风儿
  吹一吹小衫
  想想孩子
  最小的闪电,就是这棵青菜和孩子
  闪电易逝,何况最小?极写这片青菜地的珍贵、难保。“我们的母亲”是指父老乡亲,化众为一,便于形象表达。“轻轻”、“触”、“慢慢”,可见对菜地的爱。仅穿小衫尚且还要让风来吹汗,可见劳作艰幸。孩子代表人类的延续,作为个体,他与作物一样,生命简短。但若生命赖以生存的比生命更短暂,怎么活?显然,所写不止于菜地,更是对乡村甚或农业的忧虑。反复写“这么小的一片”、“最小的闪电”,强调的是珍贵,比如,人和菜地。诗有人文精神。
                 《单一》
  能在短诗中造就一波三折,是高手。唐果的《给你》,给得曲折多姿:
  我身上长着的,你尽管拿去
  你想要,我现在还没长出来的
  明天早上长给你
 
  拼了命还长不出来
  ——我给你种子
  诗人以“植物生长”写“给你”:给你“长着的”、给你“还没长出来的”,甚至给你“种子”,给得彻底。只在“植物生长”的几个节点表达诗意,不枝不蔓,单一、专注而又蓄势跌宕,层层剥落,递进,幽深,诚如“螺蛳壳里做道场”,可谓妙笔。
  而今,太多的诗东拉西扯的,以求复杂、高深,实则苍白、空泛,何如单一,深切!
                         2011.5.17于三明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