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的西沙南沙之二  

2011-06-23 00: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上风光

 

     我们那次去南海诸岛是从文昌清澜港出发的。没多久就看到离文昌海岸不远的七洲列岛,在海中间,宛如成群结队的巨鲸,在水中畅游。大风吹过,浪花溅起,好象是它在乘风破浪前进。

    可能是睡了一晚,再起来时,甲板上已经闹哄哄的,很多人挤在上面。我爬出底舱,天已大亮,天空异常晴朗,浅蓝色的天幕上还飘着白云。海水的蓝就更深了,这就是所谓湛蓝了吧。我们的船开得很快,浪花不时飞溅到脸上。船开过,就象在镜子般的海平面上划开一道口子,海水翻滚时呈现白色,船尾及两侧追随着大量的飞鱼,为我们表演空中跳水,动作都非常优美,在海上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然后潜入海底。还清晰地看到在水里游动的五颜六色的热带鱼,好象就在一个透明的大鱼缸里,我们都看得见它们甩动摇摆的尾巴。我们这些初次到西沙的在那儿大惊小怪,船上的老船员们却坐在船舷边钓鱼,一会儿就钓上一只,甚至可以说把鱼杆扔下去就钓上来一只。我们都看傻了。老船员介绍说:西沙的鱼,看见诱饵就奋不顾身地上钩,看来它们对单调的海底生活厌倦了,急于换个环境。另外,刚到海上时人会兴奋不已,但看久了也会疲倦。因此,有经验的船员都知道怎么打发沉闷单调的海上生活,那就是钓鱼,尤其远洋航行。很少看到人的远海的鱼最容易上钩,因为它们没有碰到过这种事,看见鱼饵就扑上去了,临死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两个小时下来,就能钓到一长串鱼,在甲板上拉一根绳子,把鱼挂在绳子上晒太阳,回家时就会有一大堆晒干了的鱼。

    我们在甲板上吹着海风,心情异常舒畅。飞鱼还在船边跳跃。一会儿,又飞来一只白腹红脚的鸟,在桅杆边飞来飞去,跟上后就没再离开,始终跟在船后面。过了一会,又飞来好几只相同的鸟,飞翔的姿势在蓝天下显得很优美。那就是著名的鲣鸟,国家二级保护鸟类。鲣鸟是西沙特有的一种鸟类,看去很漂亮,尤其成群结队的鲣鸟从空中飞过时,真象一道美妙的风景线。鲣鸟白天多在海上觅食,它们喜欢捕食小鱼,它们平时在海上飞来飞去,看似漫不经心,实际是在察看水面情况,瞄准了就一头扎下去,用嘴一抓一个准。鲣鸟多的地方一般也是鱼群密集的地方,有经验的渔民就赶过去捕鱼,绝对有大收获,所以渔民戏称鲣鸟为“侦察兵”。一到傍晚,鲣鸟就返回岛上栖息。所以在海上迷失方向的渔民,只要跟着鲣鸟,就能找到停泊的岛屿。因此渔民对鲣鸟特别感激,常将它视为救命恩人,称之为海上向导。

    我们在海上呆了十多天,还看到过鲨鱼,一次是两条,一左一右跟在船后,鲨鱼游泳的姿势很优雅,在水里一上一下的,不紧不慢,很有耐心地跟着你,可是你只要一想到它的冷酷,就不寒而栗。还有一次是成群结队、数不清的鲨鱼在我们前后左右围绕,有大有小,在水中就如在玻璃缸里,每一个动作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如果只是观赏,倒是海里一大奇观。我们后来捞了两条上来作标本。

    我们经过一片海域时,还看到海面上露出的一截长长的锈迹斑斑的铁杆,可能是船杆吧。水下部分还有一大堆黑古咙咚的东西。那是一艘搁浅沉没的轮船。由于西沙海域附近自古以来就是国际黄金水运通道,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所以经常会有船只经过,包括一些大商船。也经常会有船只因台风或故障沉没海底,古往今来都出现过这种情况。所以这一带海底不知埋葬了多少船只,也不知有多少金银财宝永远沉沦大海深处。前些年,一位欧洲冒险家在南海海域探险打捞起价值数千万美元的财宝,后来,中国也组织打捞沉船,也捞出数价值数千万的文物、财宝。我们看到的那堆沉沦海底的废铁,就是1973年在此沉没的美国商船,当时是从巴拿马开来南太平洋,遇上台风触礁沉没。据说后来这艘商船也被打捞起来,废铁送进了钢铁厂重新出炉。

    我们就一直住在船上,在海上呆的时间一久,湛蓝的海水也没有了新鲜感。这时候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看到岛屿或遇到渔船。看到岛屿必靠泊一下。至于渔船,想来渔民的心思也相同,在海上碰到了总要过来打招呼。渔民的渔舱里好东西很多,什么鹦鹉螺、凤尾螺都有,在海口,这可以卖到几百元一个,在海上,随便说个价就交易了。

   

遭遇渔民

 

    南海的渔民大多来自海南岛琼海市潭门镇。潭门的渔民自古以来就有到西沙、南沙捕鱼的风气。据1933年陈铭枢撰《海南岛志》记载:“海南渔船每船可容渔夫二十余人,年中来往凡二次。春初来者夏初归,秋末来者冬末归。春来多捉龟,秋来多拾蚌。海龟、玳瑁、蚌蛤,各岛均有之。海参则登近岛为独多”。所描述的情况几乎与现在一模一样。近年来,经常被菲律宾无理扣押的也基本上是潭门渔民。

    渔民去西沙、南沙捕鱼,时间一般在每年春节后至台风来临之前。他们既然到了远海,一般的渔是不要的,只要较珍贵的如石斑鱼、马鲛鱼,或直接下海采集海贝、海参之类,这些可卖大价钱。但也有些渔民渔船设施比较简陋,等带回去就不新鲜了,如果晒干又会不值钱,只好在海上就交易了,当然价钱要低一些。南海海上交易很活跃,台湾、香港的渔民也经常来南海,但他们一般不捕鱼,他们只收购大陆渔民的鱼,因为他们的船大、设备好、冷藏设施先进,他们收购得差不多了就带回去,活蹦乱跳的鱼上市后保准赚大钱。海上交易有时还非常频繁,量也不小,不知道这种民间的自发经济活动有没有进入经济学家的视野。

    渔民去西沙、南沙,起码要呆一个多月,因此他们的生活还是比较艰苦,住不用说,在船上有时侯太阳很毒,甲板热得烫脚。吃得也比较简单,多是罐头、馒头什么的,还带有大量矿泉水。不过他们很会自得其乐,我们碰到的几条渔船,船上都有收音机、小电视机,有的还带些书报杂志,或香港、台湾渔民送的花花绿绿的画报。他们晚上多靠岸休息,搭个棚子,有时也买点肉、菜什么的,砍柴烧火自己做饭吃。但他们这样有时会破坏环境,因西沙的树木很珍贵,如果遭到破坏,短时间内很难恢复。

    海上生活虽然艰苦,但渔民一般出来一趟,随随便便都能赚几万块钱。所以潭门的渔民在海南岛是最富的。不少岛屿上都留用渔民的痕迹,比如一些海神庙,里面常有渔民烧的香。

 

摘自《风情海南——海南国际旅游岛深度文化游》,李少君著,青岛出版社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