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在超越和批判之中寻找诗意  

2011-10-03 00:5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自《银川晚报》2011年9月28日
http://szb.ycen.com.cn/html/2011-09/28/content_204095.htm  
 
 
     
在超越和批判之中寻找诗意
     ——著名作家李少君访谈录
 
 
 
    背景:9月23日至25日,首届中国·宁夏“黄河金岸诗歌节”鸿派国际青年诗会在银川举行,来自国内外的20多位著名诗人参加了本次盛会。著名作家李少君以此次诗会主持的身份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诗会期间,本报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人物档案:李少君,1967年11月生,汉族,湖南湘乡人。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主要著作有《草根集》等四部,主编《21世纪诗歌精选》,诗作入选大学教材等数十种选本,并被翻译成英、法、韩等文字。所主张的诗歌“草根性”已成为21世纪汉语诗歌关键词,现任《天涯》杂志主编、海南省文联副主席,一级作家。

 

    从张承志小说开始了解精神的宁夏

 

    记者:欢迎李少君老师来宁夏。据说您和宁夏的很多作家、诗人都很熟悉,说说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以什么形式了解宁夏的?

    李少君:嗯,这几年确实结交了不少宁夏作家、诗人,就在刚才,石舒清主席还特意来看望我了,我们是上世纪90年代在北京的一次文学活动上认识的,现在都成了故交。还有郭文斌,他是《天涯》杂志的老作者,有很多重要的作品,现在我们是老朋友。诗人杨梓、梦也我们虽然未曾谋面,但是一直以诗人的身份交流着。宁夏的《草根诗刊》的编辑们,和我联系也比较密切,因为我一直提倡的诗歌写作“草根性”在他们那里得到了默契的回应。虽然这边有好多老朋友,但这的确是我第一次来宁夏。
    我最早了解宁夏可能是从张承志的《心灵史》开始的,第一次看到《心灵史》的时候,就觉得他笔下的这块土地很神秘,文本很有意义,当时还向韩少功推荐过。在张承志的笔下,我看到的是精神的宁夏,在这样一个艰苦的地方,人们的精神和信仰似乎比生存都重要。《心灵史》这本书征服了并正在征服着更多的中国精英知识分子,使中国文坛失去了平衡。这是说给《心灵史》的,也是说给精神的宁夏的。

    记者:如果说您在张承志那里看到的宁夏是精神的宁夏,那么您在石舒清、郭文斌的作品里看到的宁夏又是什么样子的呢?作为海南省文联副主席和在国内享有一定声誉的作家、诗人,您又是如何看宁夏文学(诗歌)的?

    李少君:这几年,我了解宁夏的途径大多是在石舒清和郭文斌的小说里,他们眼中的宁夏或诗意或浪漫,让我常有一种想去看看的冲动,这次算是如愿了。这一次在宁夏的几个重要的景点走了一圈,发现这里有传统、现实的生活和适合文学生长的土地。背靠贺兰山,环绕黄河水,这里的地理位置和与之相对应的文化特征都很独特,地理因素的多样性很适合地方性文化的发展。少数民族文学的价值同样在此,其独特性可以转化为最好的现代资源。宁夏作家应该珍惜并深入挖掘吸收。要说的是,宁夏文化的基因只有在交流之后才能重新发现。
    在我的阅读视野里,石舒清和郭文斌两位作家,是小说家中的诗人。我知道郭文斌曾经写过诗歌,而石舒清很喜欢阅读诗歌的,所以他们的作品在保留传统的同时,诗意、古典。至于宁夏诗歌,我注意到“宁夏80后”这个概念在全国已经很受关注。就个体和地域因素而言,有一部分诗人非常活跃,不过一个地区的诗歌力量不能指望一两个人支撑。至于宁夏80后诗人最后是不是会形成一个气候,现在无法确定,但在我看来已经有了可能。

 

    “新红颜写作”定会进入诗歌史

 

    记者:您和张德明等人提倡的“新红颜写作”,在诗歌界引起了一场大讨论,我注意到有不少人对此提法表示质疑,对此,您想用什么样的方式予以回复呢?“新红颜写作”的意义何在?

    李少君:关于“新红颜写作”的命名,我的理解是,人只要一说话,就难免涉及命名,几乎大部分人一出生就要命名,而且是被命名,因为那时你还没有意识。怎样命名更好,可以讨论,只要事实和现象存在。
    “新红颜写作”的命名,最早是针对博客上出现的女诗人涌现现象,在现代教育体制下,女性受教育普及程度明显提高,尤其中文等学科,以女生居多。博客的出现,打破了纸媒的垄断,让这群“潜伏”的女诗人脱颖而出。有数据表明,网络写手百分之六七十是女性。这一现象值得关注。如果说我们的命名有意义,也在于此。关于“新红颜写作”的意义,我想时间自会给出答案,它已经开始进入诗歌史。它的出现就是意义,现在已经有一部分女诗人,成为中国诗坛的中坚力量,不过她们将要走向何处,我觉得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只有把这个群体推出去就行了,至于她们如何发展,顺其自然吧。

 

    忠实于文字本身的诗歌写作

 

    记者:作为诗人,您如何看待自己的诗歌写作,您所秉持的诗歌观念又是什么?

    李少君:西方的文学理论中有这样一种说法:文学是人学。后来我意识到,文学更是心学。写作这么长时间,现在才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我的写作起步于文学理论,但是有一段时间我开始想一个问题:中国古代的人们是如何解决精神需求的?最后,才发现那就是通过诗歌抒发情感寄托心灵。因为汉字的重组能力和诗歌魅力的吸引,我开始了忠实于文字本身的诗歌写作。汉字的原始意义本来就很深刻,经过诗人的重组和挖掘之后,就有了境界。
    史铁生说,写作不是拳击比赛,更多的是跳高。我很赞成他的这句话。我觉得,不断地修炼和提高,是诗歌写作的一个重要途径。不断修炼就是不断地领悟汉字,而提高就是在诗歌技艺方面的进步。我常把诗歌比作是汉字的一场仪式,在内心对它保持敬畏,所以我秉持的诗歌观念很简单,也很复杂,那就是超越和批判的统一。中国新诗所以被人认为似懂非懂甚至直接看不懂,主要是因为批判大于了超越。孔子说诗可以兴、观、群、怨,就是说诗歌具有多样的心理疗养功能,诗歌释放不良情绪与反映,诗歌提供精神依靠与寄托,诗歌里有一种永恒的超越性的力量,诗歌就是中国人的宗教。

 

    本报记者田鑫文/图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