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山光水色de精神世界  

2012-01-25 18:5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诗友告诉我网上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先生写的一篇关于我的评论,一搜,果然,读后很感动,转录于此。

 

 

李少君《草根集》浅议

 

                               毛大成

 

    最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李少君诗歌了。前几天去重庆书城,一见新出的《草根集》,立马就买。

    这本诗集的出版,象征着李少君个人诗歌春天的正式来临。

    他的这些短小精悍的充满鲜活生机的诗歌,如此朝气蓬勃,生动活泼,自然地就构成了一个春天。比如,李少君的《自白》就深深吸引了我这双越来越老的昏黄的眼睛:

   

我自愿成为一位殖民地的居民

定居这青草的殖民地

山与水的殖民地

花与芬芳的殖民地

甚至,在月光的殖民地

在笛声和风的殖民地……

 

但是,我会日复一日自我修炼

最终做一个内心的国王

一个灵魂的自治者

 

    显然,这个特殊王国的特殊国王,运用朴实的汉语创造出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充满山光水色的春天,一个与众不同的精神世界的春天。

    请看他的《自由》:

 

春风没有禁忌

从河南吹到河北

 

鸟儿没有籍贯

在山东山西之间任意飞行

 

溪流从不隔阂

从广西流到广东

 

鱼儿毫不生疏

在湖南湖北随便来回串门

 

人心却有界限

邻居和邻居之间

也要筑起栅栏、篱笆和高墙

 

     形象对比如此强烈,寓意又如此深刻!古人的理想咏叹“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其实只是一个美好的希望和愿景而已。现代人,特别是现代国与国之间,不是“也要筑起栅栏、篱笆和高墙”来互相隔阂吗?人类社会为何总是这样那样的磕磕绊绊,矛盾昭昭,难以解决? 为什么没有自然界这样的浑然天成?其中奥秘到底何在?作者用鸟儿和鱼儿击中了人心!

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仿佛是佛家最能将体惜的心,纯然放在那败落的花叶身上,因为在佛家,世界原本一体,所谓“我”者,只是一种自我执著而已。少君也果然写过含着不少似有似无的可佛可道的灵性诗句:

 

我在一棵菩提树下打坐

看见山,看见天,看见海

看见绿,看见白,看见蓝

全在一个大境界里

 

坐到寂静的深处,我抬头看对面

看见一朵白云,从天空缓缓降落

云影投在山头,一阵风来

又飘忽到了海面上

等我稍事默想,睁开眼睛

恍惚间又看见,白云从海面冉冉升起

正飘向山顶

 

如此一一循环往复,仿佛轮回的灵魂

                   (《南山吟》)

 

    诗歌贵在直达心灵,李少君的诗句就这样感动着读者的心底深处的东西,“循环往复,仿佛轮回的灵魂”。诗人在代序中坦诚交代说:

    “这些年,由于酷爱山水,去了不少名山大川,由这自然的教堂的启蒙,我写出了《抒怀》《南山吟》《神降临的小站》《夜晚,一个人的海湾》《山中》《在海上》等一系列诗作,以至被一些人称为‘自然诗人’。”

     诗人又作进一步的说明:

     “在我看来,自然,可以说是中国古典诗歌里的最高价值。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在这里,‘自然’是比‘道’更高的价值。三国王弼称:‘天地任自然,无为天造,万物自相治理’……古代中国遵循着‘道法自然’的传统,山水诗因此成为最主要的诗歌品种,人与自然处于一种和谐的亲密的互相参照与关系中,杜甫看见‘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王维体味着‘明月松间照,轻取石上流’,苏东坡则‘侣鱼虾而友麋鹿’,诗人们在自然中流连,向自然学习,与自然为友,在自然中获得安慰温暖。所以说,自然说中国人的神圣殿堂。”

     由此可见,李少君是一个坚持发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创新型民间草根诗人。我自然觉得如此称乎,比较切合实际。

     我特别喜欢他的《春夜的辩证法》:

 

每临春天,万物在蓬勃生长的同时

也在悄悄地扬弃掉落一些细小琐碎之物

比如飞絮,比如青果

这些大都发生在春夜,如此零星散乱

只有细心的人才会聆听

只有孤独的人才会对此冥思苦想

 

     思考观察入微,也体贴入微,让我这个老读者的心灵相当感动,不论何时何地,人与自然就应该是如此心心相印。诗句所表达的,就是人心深处普遍存在的一种灵性。

    《野猫》特别让我惊讶:“几年过去,它还保持着这个习惯/院子里的人也习以为常/它不受打扰地坐在那儿/仿佛老人还在,仿佛/老人的亡灵短暂重返/它要陪她一会儿……”老实说,如果没有十多年的退休生活,我这样的急性子人是不能读明白这种感情的。生命的感情何等奇妙深刻!

回忆中年工作期间,我也曾经有过诗人描绘表达的《早归人》那样的类似经历:“穿越黑夜,不想惊醒沉睡的城市/最后却还是要敲响家门//我在细雨蒙蒙的清晨归来/担心打搅尚在梦中的年迈父母/静静地站在院子里,等候鸟啼天明/想起这么一句诗,兀自微笑”,记得二十三十年前,我去潼南归渝途中,夜里汽车在河边场抛锚了,只能修车再走,一个出差人,不能不清晨迟回家,意外的归来,正是这样的断肠又复杂的心情,诗人的描绘惟妙惟肖!

     让我十分感动的,还有一篇仅仅六行的小诗:“天空含着一个古老的月亮/我含着一颗怀乡的心/在恍惚之中隐约望见://山路上,父亲头顶着月亮/在前面走着/我跟在后面,拖着长长的瘦小的影子”(《远望》)。我想,一个高高在上的脱离民众的诗人,是截然不能如此抒情的,我于是联想到母亲晚年告诉我如何来到重庆的故事。抗日战争刚刚四五年吧,母亲说:“是你们老汉用一挑箩兜把你们两兄妹担到南岸上新街来的。当丘二的只能跟着老板走呀!

     诗人真切地描画了底层百姓的轮廓,这轮廓又是这般的温馨。

     著名散文家刘荒田说:“无论历史还是文坛,都是只认作品不认名片的,才不管他们的骨灰,是撒在大寨田呢,还是供在八宝山”。我看作品也是这样,只看质量,只看能不能叫我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而不看作者什么地位什么名声。李少君诗作的成就,源自其创作的认真,创作的草根性,由此,他的诗作走到了读者心中。

     读者心中开出的大面积的花,就是作者的文学春天!

  

                               2010,12,10于重庆家中。

 

 

    作者简介:毛大成,笔名毛竹。男,19373月生,重庆江津人。四川师大中文系66级本科毕业。1984年参与创办重庆市教委机关报《教育周报》,1997年任四川省关工委的儿童报纸《金钥匙》报副总编,后又任重庆市政府科技顾问团《科学咨询?教育科研》杂志主任编辑。1992年加入重庆作家协会, 2007年《红岩》第三期选《彩虹重庆人(外三首)》。近几年与重庆市内外一些作家包括浙江黄亚洲等文友交往,得益匪浅。

通联地址:400060  重庆南岸学府路37

重庆市教科院巴蜀实验学校综合楼B-276毛大成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