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90后”十诗人诗选  

2012-02-15 17: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深圳特区报》2012年2月15日
http://sztqb.sznews.com/html/2012-02/15/node_741.htm

 

“90后”十诗人诗选

 

主持人:李少君

 

    似乎昨天还觉得90后还是孩子,今天就发现90后已经长大成人,这是我在读到徐威的《受伤的男人》一诗时的最强烈的感觉,他们已经成长为大人了,或者说,他们已经把自己当大人了,而且已经受过伤了。并且把这种受伤的感觉表达得如此动人……确实,时间迅速流逝,不知不觉中,90后已经登上诗坛了。

    我曾经说过: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诗歌。诗歌,每一代人都要重新开始。这是因为,有一些基本的问题,是每一代人都要面对的,无论前面有多少代人努力过探索过,还是要重新开始,重新认识生活,重新面对世界。前人以前的实践和思考也许可以给启迪,但替代不了个人的实践和思考,所以,在一些基本的问题上,无论社会的还是个人的,包括诗歌,包括人生,在某种意义上,每一代人都要重新开始。我这里选的一些诗歌,也不乏这样的类型。比如庄苓对父辈的审视、认识和理解;苏笑嫣通过对两只竹筐的描述,表达的其实是对人生的一种思考;原筱菲写自我,但不是孤苦零丁,反而有一份从容和自足;年轻气盛的李唐眼中的秋天也是朝气蓬勃、生气盎然的;陈有膑写出了青春的迷惑和哀伤,修辞上一咏三叹,很有意味;蓝冰丫头是出道较早的90后,把落红的不幸的命运描述的淋漓尽致,语言相当成熟;七客描写新的时代里和现实中的隐士的心态和行为,表达的是自己的一种向往;郑纪鹏感觉独特,把一种细腻的心情把握准确,描述到位;潘云贵写了一个南方的孩子对雪和冬天的感受……看着这样的诗歌,确实应证了我以前的一个判断:对于新诗和当代诗歌来说,越年轻的写得越好,这倒不是什么唯进化论或进步论,而是新诗的历史决定的。

    新诗是从西方学习、模仿、引进的,不是一种文学自身自主发展产生的自然演进,更多是五四的发起人出于某种功利考虑仓促推出的,虽然背后有着宏大的想法,但无法否认新诗起点较低,以致胡适将自己的《尝试集》多次修改。模仿引进来的新诗,其中国化、草根化的转化尚在进行之中,其现代性尚未完成。也因为这个原因,当代诗歌其实一直还处于一个上升阶段,远未达到顶峰,这就给年轻诗人留下了空间和契机。当然,最终能否到达较高的成就,还是要依赖个人的努力。

 

 

 

《父亲老了》

 

庄苓

 

父亲驮着土地病倒在祖先的坟头
时光将这位老人贴上疼的标签
一步一个山头,父亲从未走出过渭南镇
他的疼,疼在了异乡繁华的缝隙里
他的疼,疼在了远方风的心口上

 

锄头老了,村庄老了
父亲已经比老槐树更老
躺在结婚那年盖的新房里
默念着儿时读过的课文和工本上的正字
一把黄土染白了他的心事

 

痛着的身体被黑夜吞噬
我写着我的村庄我的父亲
把泪水抹在黄土以外的铜上
听着沉默寡言的黑夜将如何把疼扩散在刀刃

 

世界黑了,渭南镇也黑了,隔壁的三爷过逝了
我该怎样安慰一个把心事藏在田地里的老人
沧桑在他脸上刻下墓志铭
使尘土和石头全部化成粮食
我该怎样把痛刻在心里

 

《两只竹筐》

 

苏笑嫣
             
两只陈旧的竹筐  像两个老人
并肩坐在门口的木凳上  一声不响
打量着属于自己的苞米地、黄土和
一闪而过的鸟叫
打量着它们偏爱的  午后微风的缓慢
和褐色的岁月弥散在空气中那缄默
 
两只陈旧的竹筐  一年年
装载过很多东西  黄元帅、小酸梨
还有四粒红枣
现在它们  空空荡荡  竹条枝楞
身上剩下的只是  缠绕的麻绳
浑身无力的麻绳  一脸疲态的麻绳
 
过去的日子里  它们如此深爱秋天
现下秋天在时光的阴影里  日子就老了
温暖和荒凉  都是一瞬间的事
那些年年岁岁的记忆定格 
画面都还挂在树上  像从前它们总是
要收获一样  它们收获了一辈子的收成

 

如今
一阵风啊   一阵风就摇落了
一树的果实
两只竹筐不知道  它们如何能够装载
它们第一次  面对收获如此平静
而不知所措

 


《披衣赏月的人》

 

原筱菲

 

披衣赏月的人必知月光的清冷
一个人出门赏月必知月的孤单

 

披衣赏月的人不是要赏它的细情节
而是赏它泻下来的那些清辉
如云影忽疾忽缓
披衣赏月的人走走停停

 

月,时隐时现,却把月光
偷偷地洒了一地
洒在了披衣人披着的衣服上

 

月光不会生根
披衣赏月的人把所有的心事
交给了会眨眼的星星
在清晨玄虚的雾海中
缓缓飞过一只鸟
披衣赏月的人消失在
几个早起的人影里

 

《夜晚》

 

陈有膑

 

夜晚有你衣袖那么长
有你酒瓶那么深,还有你眼睛那么暗
你的衣袖这么长,那么多虱子
也跑不到边。你的酒瓶
这么深,那么多夜色也装不满
你的眼睛这么暗,那么多灯火也照不明

 

《欣欣向荣的秋天》


李唐


秋天来了。刚刚洗好的衣服
迎风起舞。我在洁净的衣服下穿行
闻着清新的味道,想象它们就是
生活的经幡,被风穿在身上

 

那些逝去的亲人们,你们终于可以
安心了吧?这里是如此的欣欣向荣
子孙们各自独立,仿佛成熟的麦子
不必为他们担心。谁都有各自的命运。

 

我喜欢没有革命的早晨。
来到公园里,撒一些谷粒给鸟类,然后走开
或撒一杯酒祭给先人,同时坚定自己。
——你大可不必像鸟儿一样慌张

 

穿戴整齐,吹着口哨,脚步轻盈
你像冠军一样出发。这时洁净的小风
扑面而来。秋天来了,一些叶子有了归宿
风可以吹老容颜,但吹不老一颗年轻的心。


《为难》

 
郑纪鹏
 
傍晚,山上云气多好
就想到:飞鸟相与还
锄地种豆,又想到:种豆南山下
可惜依然不比百草丰茂

 

放工后想了很久,往后当个青年工人也行
这时,天上的火烧云渐渐由红变紫
一行白鹭悠然飞入一片紫色的宁静中

 

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落红》


蓝冰丫头

  
不要妄动落红
不要惊吓,我寡居在枝条上的穷姐妹
抚摸皱得像草纸一样的命
她说什么我都信,一朵花,在雨里站久了,会
累的
被风吹久了会慢慢磨损掉
骄傲的脾气。她年轻,美丽,曾用一生的积蓄
开了一次花,她生前没有人情债,没有贷款,没有享受过
一块钱的富贵,没有出门打灯油
没有多余的衣裳和商品房,她甚至连爱人也
没有
连一次亲昵的抚摸和
举止也没有,就一头栽了下来
从高蹈的枝头,从中国式的山水里
卸下了积攒一生的香

 

《受伤的男人》


徐威


两个受伤的男人用力握手
抽烟。一层一层揭开隐藏的悲伤
烟雾将他们的秘密紧紧包围
昏黑的大山和树木保持缄默

 

他们缓缓谈起曾经(或者现在)
爱着的女孩。神情恍惚
那些牵手的岁月被月光覆盖
早上太阳依然执着升起

 

灯光微冷。黑夜将伤感一一陈列
两个受伤的男人在天台蹲着
嘴里吐出许多曾经的美丽
他们抽烟。小声说话。最后沉默

 

《隐者》

 

七客

 

晴天,他们喜看日出,有鸟鸣不寂寞
披着云彩,热爱历史和农事

 

如果世事晦暗,他们将噤声,将做隐者:
冬日衣皮毛,夏日衣葛絺。

 

春耕种,形足以劳动;秋收敛,身足以休食。
他们清风明月,酒后读书

 

他们结网,钓雪,星夜乘凉。月至,抱幼儿入眠
他们是渔翁,猎人,砍柴夫,乡村语文老师……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他们逍遥于天地之间,
而心意自得。清流可饮,至道可餐。

 

他们将放弃人间常道,任性自然,骨格不折。
是了,他们是永恒的隐者。

 


《冬日的念想》

 

潘云贵

 

雪终于落下了 北方微薄的光
在胆小的枝桠 战栗
寒冷 离你很近
孤独 离你很近
 
一些街道 此刻依然没有
被命名 依然没有
被命名的 还有很多孤儿
他们在角落发出蚂蚁的声响

 

如今的冬天里 我已经忘记
自己从前的模样
那个没见过雪的孩子
曾经站在南方的堤岸上

 

“大海是不是只有空旷的蓝色?”
“世界是不是会被这蓝色占领?”

 

翻滚的波涛没有给出答案
鸥鸟用翅膀 托住
你要落下的哭声

 

那时你不会知道 此刻
世界已经堆满白色
而孤独 永远没有离开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