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一些言论:关于莫言、中国好诗歌及塞尔维亚等等  

2012-10-18 17: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诺言”方圆:中国文学再出发?


《西部时报》2012年10月16日
http://media.westtimes.com/shtml/xbsb/20121016/vC1.shtml

 

本报记者 冯建龙

                 

    每年10月,诺贝尔奖各个奖项的名单就会陆续公布,成为全世界人民在这一刻关注最多也是争论最多的话题。因此,每当进入金秋,网络上对“诺奖”的各种猜测便遍地开花,而今年更加特别和热闹,原因是中国作家莫言成为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大热门。也正因为如此,在拥有最庞大网民队伍的中国,随着这一“公知事件”的迅速发酵,你方唱罢我登台,似乎每个人都期待自己的看法被人认可,难免鱼龙混杂,甚至不乏居心叵测者……
    曾经被网友调侃为多事之秋的文坛如今真的迎来了“多事之秋”。
    中国人对诺贝尔文学奖纷争的转折点是11日晚7时莫言获奖消息的公布,一些此前表示不看好莫言,甚至趁机炒作自己的人选择集体噤声,不但回避网友的追问,还回避媒体的采访,电话关机,微博离线……一些此前表示“非言莫属”,甚至放出狂言,莫言获奖即给网友送iphone5的人更是既激动又尴尬。
    然而,无论你看好还是不看好,祝贺还是不祝贺,合作还是不合作,莫言是中国本土首位获得“诺奖”的作家已成不争的事实。对此,莫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无奈地表示:“看到了人心也看到了自己,不希望‘莫言热’”。
    可时至今日,以各种角度隆重报道之后,媒体渐渐削减了辟给莫言的版面。其实这是一个美丽的错误。我们期待的远远不止是一个“诺奖”的事,也不止是一宗新闻事件,而更应该引导“诺奖”给我们的未来带来怎样的思考和探索。
    因此,对于中国文学来说,更像是几代人的梦的“诺奖”,让莫言串联了诸如鲁迅、沈从文、老舍、林语堂等曾经与 “诺奖”失之交臂的多个焦点之后,与“诺奖”完成了整个“曲线”的完美融合,把梦实现——“诺言”归圆,打破了百年来中国人对诺贝尔文学奖的集体焦虑。然而,面对焦虑的释怀,读者是否会收敛崇洋媚外的习惯?作家诗人是否会息心静气,回归本土?出版界是否会多看几眼纯文学?中国文学乃至文化环境是否会因“诺言”的实现而面目一新……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多方求证得到了些许答案。

 

文坛:一个“诺奖”引得文学圈外热闹圈内蹊跷

 

    莫言问鼎“诺奖”,出版商的反应很容易让人幻想中国错过“诺奖”的大师要是都没有错过,那么他们还会这样不待见纯文学吗?我们的文学还会被斥式微吗?然而,幻想归幻想,事实是事实。可是他们即便没能如愿,那又何妨呢?
    与中国文坛以往的各个纪事一样,当事人没发话,外人“抢风头”也相应地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在莫言未被宣布获奖之前,文坛上最先活跃的不是商人,也不是官员,而恰恰是借机炒作的圈内人。著名评论家李少君甚至道:“莫言获奖,有些人很不高兴,或觉得自己比他写得好,或觉得自己道德比他高,其实,我觉得他们应该更高兴,连他们认为比自己都不行的莫言都获了奖,他们不是更有希望了吗?”
    对此,著名诗人、中国文联出版社编辑室主任洪烛则表现得较为宽容,他说:“对于前些天的各种传言,我觉得连‘坏话’都是好事,不见得就不是出于好心。中国人对作家要求严一点也不算坏事,严要求没准是更好的爱护。文学最怕的是别人根本不关心,那样的文学才更可怜,那样的国家才更可怕。当然,‘棒杀’与‘捧杀’一样可怕。中国作家不容易,可以批评,但也需要鼓励。”
    当然,那些借机炒作的往往是不入流反想成为“意见领袖”的人。真正默默无闻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依然不失文雅,对莫言表示支持和祝贺。同时也由莫言的获奖对中国文学的影响发表了自己的真知灼见。
    “诺奖”宣布后,著名作家苏童面对记者的提问第一时间表达了对莫言的肯定:“莫言可以说是当代文学创作的领军人物。莫言的书一直偏向农村题材,可能青年读者没有那么多,但是他的作品一直在专业读者中非常有口碑。”虽然苏童多有谦辞,却道出了读者对莫言作品不大熟悉的真实原因。
    当谈起莫言获奖对中国文学的意义时,著名评论家雷达表示,这次莫言获奖,不仅是首位获奖的中国本土作家,更是对莫言文学作品的独创性及创新精神的肯定,可谓实至名归。莫言的作品将现实和幻想、历史和社会角度结合在一起,他创作中的世界令人联想起福克纳和马尔克斯作品的融合,同时又在中国传统文学和口头文学中寻找到一个出发点。
    然而,“诺言”归圆能否成为出发点依然让人不确信。作为莫言小说《蛙》责编的叶开对此表示认同,他说:“莫言的成就可以反映新时期文学所取得的长足进步。同时,此次莫言获奖可以有效地释放某种 ‘被认同’的焦虑症。”
    其实,中国人对诺贝尔文学奖的 “焦虑症”一直是“只可远观”的,是集体的也是长久的。在莫言捅破“诺奖”这层窗户纸之前,它神秘,遥不可及,尽管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有过多位与“诺奖”失之交臂的作家。也许正因为多次失之交臂,“焦虑症”才有所滋生;也正因为文学往往与奖项“互为姻缘”,才多了“抢风头”的人。
    对此,李少君说:“关于诺贝尔文学奖,一些伟大的作家得过诺贝尔文学奖,还有一些更伟大的作家没有得过诺贝尔文学奖,如托尔斯泰和卡夫卡。所以,得还是不得,并不值得如此大动干戈。文学首先是为自己而写,当然它可能会产生公共影响。”
    文学作品的公共影响表现为它的社会功能。好的文学作品能拯救人的灵魂,不好的也会将人引入歧途。瑞典文学院此次将文学奖颁给了中国作家莫言,是否就意味着中国文学乃至文化将会在世界上形成有效影响,黄昱宁认为,诺贝尔文学奖面对的还是世界文学中很小的一个点,虽然影响力大,但并不能涵盖所有的文学作品和文学本身,“它的视野还是有限的,只能了解世界文学的某个横断面。”黄昱宁说,但至少诺贝尔文学奖是在纯粹地关注文学本身,而不是在做无聊的起哄炒作。“它一年就举办这么一次,尤其是这次莫言得奖,中国的网站、微博、平媒都像疯了,大家都在为一个奖项而激动,不管懂不懂文学的人都在谈论。可想而知,这个奖对平时看似隐藏的文学有最直观的推动作用。”乍一看,文学仿佛一夜之间回到了20世纪80年代“全民造诗”的局面,但不可否认的是事实已发生了实质性的转变,真所谓圈外热闹圈内蹊跷。
    诗人洪烛比喻说:“中国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其意义并不亚于拥有第一艘航母。在未来的世界格局里,一个国家的软实力比硬实力更能赢得别国尊重,软实力过硬了,国力才真的过硬。中国千万不能有了经济却丢了文化。文化才是中国的脸。莫言获奖是否能‘激励一代人’不能简单预测,但肯定能使一代人对文化与文学更为重视。我希望即将在中国掀起的不仅仅是‘诺奖热’,而是更广泛的文化热与文学热。诗人更应该考虑中国诗歌距离人心有多远,距离公众有多远?诗人若为获奖而写诗,尤其是为想象中的外国人而做秀式写诗,比为皇帝而写诗的宫廷诗人又能高尚到哪里呢?”
    著名诗人欧阳江河也表示,一位广为人知、有实力、对文学有更大贡献的作家获奖,这是一个“正常的结果”。此前,无论对作家还是读者,对诺贝尔文学奖的关注、施压、不正常的炒作、谩骂、良好期待,在事实面前都会一次性地排解掉。鉴于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发规律,10年之内一般不会再花落中国,这也就意味着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文学不会再被“诺奖”“绑架”。这对汉语写作来说是一件好事,大家可以认真地来讨论作家和作品,关心文学本身,而非某个奖项,“不再过多讨论诺贝尔文学奖,它被冷落,这对文学是一种最大的解放”。
    然而,记者与李少君聊到中国诗人与“诺奖”的缘分时,李少君毫无保留地表示,中国新诗与诺贝尔文学奖没有差距,需要的只是时间、好的翻译和有效的传播渠道。他说:“中国诗人没能获奖也是翻译不够,我对诺贝尔文学奖没有什么期待,我更关心的是诗人们好好写,写出伟大的诗歌,我也一样,我希望写出自己想写的诗歌。”
    炙热的 “诺奖”终究会回归它的恒温状态,我们不应该只在乎桂冠一时的荣耀而忘却脚下的探索,也不能因为热闹,而失去对文学的客观认知。“诺言”方圆,抑或是中国当代文学的巅峰,抑或是起点,不得而知。关于这些,时间是唯一的裁判。
    聊着聊着,李少君告诉记者:“文学超越于一般的道德和政治,更不要说一个什么奖。在没有诺贝尔文学奖之前,文学早已存在,在诺贝尔奖终结之后,文学还会存在。”
    也许这才是真理。

 


“中国好诗歌”启动

 

南方都市报 2012-10-11

 

南都讯(记者颜亮  实习生曾晶)

 

    日前,“中国好诗歌”评选及点评活动在网上试水推出,受到不少诗友关注。该活动是由著名诗人李少君发起,并有雷平阳、臧棣、潘维、陈先发四位诗人参与。
    从今年9月起,每月李少君集中推荐一批主要面向年轻诗人的诗歌,在此基础上,由雷平阳等四人再选出自己喜欢的一首诗加以点评,最后将作品选发表在网络论坛、微博,以及报纸杂志上,供广大的诗友讨论、点评。
   “中国好诗歌”的评选不限于新诗、老诗,也不讲究是在报刊上还是网络上发表,但是会倾向于选择年轻诗人的作品,“因为如果你已经很有名了,就不需要这个平台。”至于评选的标准,李少君认为好作品众人是有基本的共识的,但是更优秀的诗歌则是具有个性化的表现,让四个诗人来选择的好处是可以展现不同的倾向。
   到目前为止,“中国好诗歌”已经评选出阿信、商略、杨小滨等人的《在当金山口》、《晚晴山房》、《雨季指南》等诗歌作品。李少君透露,“中国好诗歌”的活动至少会持续一年,每月选出的诗歌定期刊登在《中国诗歌》上,也将会不定期地发表在其他的报刊上,并于明年由长江文艺出版社集结发表。

 

在塞尔维亚听诗歌

 

国际旅游岛商报2012-10-15

 

记者  赵汶

 

    日前,贝尔格莱德第49届国际作家联盟大会在塞尔维亚的首都贝尔格莱德举行,诗人李少君应邀参加,并担任中国作家代表团团长。据李少君介绍,贝尔格莱德国际作家联盟大会每年一届,本次大会共有26个国家56位作家参加,其中,我国有4位作家受邀,主要以诗人为主。李少君在塞尔维亚期间,参加了本届国际作家大会的多语诗集首发式、圆桌会议、朗诵诗会、文学晚会、酒会、音乐会等活动,在大会上分别用汉语朗诵了诗作,和与会诗人作家进行了多方广泛的交流。四位诗人向大会提供的诗作以中文、英文和塞尔维亚文三种语言刊登于塞尔维亚《文学杂志》,塞尔维亚《文学报》特地为中国代表团诗人做了一个诗歌专版,商报记者为此专访了李少君。

 

印象深刻三件事

 

爱国主义诗派
     李少君说,塞尔维亚的爱国主义诗派令他印象十分深刻。
    “他们的爱国主义诗歌很发达,可以说是爱国主义诗歌的潮流吧。”李少君解释,“这和塞尔维亚的历史有关系。它处于亚洲和欧洲的中间地带,战略位置十分重要,从古代开始就不断被周边强国兼并。塞尔维亚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发源地,第二次世界大战也基本上从那里打起来的。此后也一直不安宁,战争不断。”
     因为经历战火多,塞尔维亚人的爱国主义情绪高涨。在塞尔维亚,文学史有一个爱国主义诗派,李少君表示,这在世界文学史是比较少见的。“它比较好的诗歌,包括在历史上比较优秀的诗歌,都是爱国主义诗歌。所以它在文学史上有一个专门的爱国主义诗派。这可能在全世界都是比较罕见的。”李少君说,“虽然中国人也很爱国,但是目前还没有一个爱国主义的诗派。这点,从文学的角度来看,我的印象特别深。”

 

诗歌的氛围浓厚
    听诗歌,似乎是一件很古老的事。但是,李少君却在塞尔维亚感受到了那种浓厚的听诗歌氛围。“我们每到一个地方,不管是城镇,还是乡村,都安排我们做诗歌朗诵,很多人喜欢听诗歌,包括六七十岁的老人都很喜欢,在塞尔维亚,听诗歌很多。文学也是诗歌地位最高,包括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安德里奇,早期也以诗歌著称。包括我们所见到的德拉甘,多年担任政府部长及对外大使,也是个诗人,很热爱诗歌。那段时间天天和我们在一起,陪着我们。他有两本诗集被翻译成中文。中国大使馆的文化参赞徐鸿两次和我们见面,安排我们到大使馆见面,也多次谈到塞尔维亚诗歌的重要性和诗人在塞尔维亚的崇高地位。”
   
对中国人很友好
    “塞尔维亚人对中国人很友好。塞尔维亚曾经是社会主义国家,虽然现在不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对中国是真心的友好。”李少君表示,自己也出国十几次了,但是觉得得到的最热情的接待,还是在塞尔维亚。
    “就是任何人都对你特别好。每个人见了你都特别亲切。我们在塞作协的特意安排下,在贝尔格莱德市和诺维萨德市举办了中国作家文学晚会,和塞尔维亚诗人共同研讨诗歌。我们还参观了中国驻前南斯拉夫联盟使馆遗址、铁托纪念馆、圣萨瓦教堂、安德里奇故居、塞尔维亚国家图书馆、塞尔维亚儿童文学协会等,游览了塞尔维亚标志性景点卡莱梅格丹城堡、金松岭、木头村山区小火车站、斯梅代雷沃城堡等。每到一地,都能体会到塞尔维亚浓厚的文学艺术氛围,感受塞尔维亚人民对中国人民的友好和盛情,我们和众多诗歌爱好者座谈,向访问地图书馆和大学赠送中国书籍。在欧洲最大的氧吧金松岭,安排我们观看了塞尔维亚社区民族舞蹈比赛。把我们安排在最重要贵宾的位置,并专门介绍。在‘花之城’诺维萨德市和历史名城斯梅代雷沃市,市长专门和我们见面。我们还到了塞尔维亚作家、艺术家、收藏家的家中做客,访问了塞尔维亚的一些学校、乡村、华人社区和企业,有五家塞尔维亚地方电视台和报纸对中国作家代表团的访问进行了报道,代表团的活动增进了两国文学界的交流和感情,促进了中塞人民的友谊。”

 

关于诗歌的探讨

 

    除了诗人朗诵会之外,还讨论了文学与社会、文学与时代的关系,李少君表示,这样的讨论是没有结论的。但是他认为,文学是比较具体的。“文学首先是发源于情感。只有你对土地、国家有真正的感情,那么你才能写出真正好的诗歌。另外,你对这个时代、对这个社会有深刻的体会,经历了很多大的事情和事件,你才有发言权,才能真心表达你对事件的看法。”
    李少君坦言,塞尔维亚的爱国主义诗歌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具体。“比如说他会歌颂塞尔维亚的土地,但是他却不是泛泛而谈‘啊,伟大的祖国’,而是很具体。诗歌《塞尔维亚有个大秘密》,里面就写的比较具体:塞尔维亚的高粱是怎么长的,它有一个大秘密。塞尔维亚的鹦鹉是怎么叫的,它有什么秘密。这些都是很具体的形象。当然,这也因为它国家比较小。”
    李少君对诗歌持有这样一种观点,即伟大的诗歌是超越了一般的生活,高于生活的。“情感有一种更高的力量,一种人性的力量。”所以,李少君觉得,诗歌具有超越性。他以塞尔维亚为例来说明。“比如塞尔维亚,它的制度在变化,但是它的爱国主义诗歌大家依然很热爱,因为它的爱国主义诗歌很有感情,不是空洞的,而是建立在对土地的情感上面。又比如中国的古代,朝代不断变换,古代的事没有谁知道得特别清楚,但是古代的诗歌却依旧能打动人心,因为他们对爱情的坚守、对友情的真挚、对土地的热爱、对国家的感情都是一样的。”
    诗歌具有超越性,又以抒情为主。那么如何评价诗歌?李少君说,首先是看到诗歌的第一眼,是否喜欢,然后开始分析诗歌。主要是从诗歌的情感、语言、意境以及给自己留下的印象如何进行评价。“诗歌之所以能够感动人,是因为它唤起了你的某种记忆,或者是它所描述的一些东西与你的某些经历相似。”李少君表示,要想写好诗歌甚至文章,首先就要注意平时的积累。“要养成记录自己平时的所见所闻所感的习惯。”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