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好诗歌(2012年12月)  

2013-01-09 23: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好诗歌(2012年12月)

 

    自2012年9月起,四位诗人雷平阳、臧棣、潘维、陈先发联袂推出“中国好诗歌”,每月一次。在李少君发布的好诗每月推荐的基础上,每人再选出自己喜欢的一首诗加以点评,在网络、微博及报纸杂志上发表,供广大诗友讨论。

 

《我就这样一面看云一面想你》


顾不白

 

入秋以后,云朵每天更深一层。

 

它既不袒露自己的形状,也不愿意
变成温柔可人的姑娘。有时候,
索性找棵槐树,一停就是一下午。

 

我就坐在槐树底下:这么美好的午后
请原谅我什么也没干。


   (雷平阳:顾不白这首短章,信手拈来,却又浑然天成。禅味十足,同时又自然而然地披露了写作者丰饶的心境。让我有些遗憾的是,诗歌的标题过于直露,且有与诗意相悖之嫌。)

 

《功课:回向》
 
成婴

 

神气的孩子,气愈足而行愈深
你东游西逛,心里有数
最后一个走回课堂——
人生的功课,未知真义,却早已开始
在身心,前世余影观照当世
放任游荡的身姿,感召你近邻的玩伴
校园屋舍,和未来愁喜
知道吗?每一个浪子的功课,都是庄严的
不管你是否心有惦记,是否在迷雾中觉察
回家之路,是否正在回家的路上
每一个生命的功课,都相同
无论你,现在何处,无论你,去往何方
生生不息,只为回向万法之海,你的如来藏
你是否保持神气十足?你是否还要浪荡不已
听见了吗?晨钟暮鼓已加倍密集地交响


   (臧棣:此诗的语调,像一口大钟被敲响后发出的阵阵的回声。它让我想起约翰邓恩的名言:丧钟为谁而鸣?如此雄辩的语调,一方面诉诸的是我们对于世间真相的洞察,并基于这种洞察发出最清晰的警示和召唤;另一方面,也是最难能可贵的,这种召唤又重新变成我们理解人世的一个新的起点。此诗的主题,表面上看,有点旧。但我仍然为诗人在浪子与回归之间嵌入的那个词“功课”而暗暗吃惊。某种意义上,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游荡,确实很像一门功课。如果它以前不是,但它现在变得越来越像。所以,就像这首诗暗示的,无论世界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我们面临的最根本的问题依然是:倾听到真正的召唤。)


《立春》

 

顾不白

 

炉火灭了
在星期二上午

 

亲手劈的柴禾早已烧尽
我左手攥着一块钱的红色塑料打火机
右手高举《标准答案》:
为了虚无的温暖值得放弃良多

 

卷了毛边儿的语文课本刚刚烧完
——烧得很细,灰烬中散发着
榆木的清香

 

隔壁新婚的男老师告诉我
山顶的雪就要下没了
他喜不自胜地计划着三月初打野兔
给未出生的儿子编一顶兔皮帽帽

 

可这个时代的寒冷还没有结束
积雪覆盖着村庄背后的整座山峰
负责看守院门的土狗又老又昏聩
它年轻时的惊吠
日夜盘旋在我粗糙冰冷的炉膛里

 

火还没有生好。南风一吹
烟雾就倒灌进了房间
灰屑纷纷扬扬地散落在地上
窗外的雪又大了一分

 

我走出门去
独自站在硬邦邦的旗杆边上
雪花依旧翻滚。山脚下,
蚂蚁一般赶路的汉子在雪地里越走越急
他愿意相信的事物越来越少了

 

   (潘维:这不是一首标题诗,“立春”仅仅泛指了气候的范围,与民俗无关。再老生常谈一下:任何诗都有内容,判断一首诗,重点不在于写了什么,必然是怎么写、写得如何的问题。这首作品,受到勃莱超验叙事的影响,但仍然是本土语境。特别在空间打开这点上,非常放松,整体效果统一。语言朴素,但是诗的。
缺憾是诗之外的东西还不够多。)

 


《最好的时光》


顾不白

 

(一)

春天,松柏齐鸣的早晨
我愿意原谅任何东西:
脏脚印,湿漉漉的白墙壁,
一夜未眠抓挠门板的母猫。
拉开门,她们便无声地四散奔逃。
我站在槐树底下刷牙、抹脸,
打算用一缸子水细细地洗耳朵。
 
直到隔壁男老师来喊我:“走,钓鱼去!”
他头发蓬乱,棕色夹克像一张撕碎的脸。
 
(二)

村口水库,日头慢吞吞地爬上来
戴着草帽耕种的人们浑然不觉忙碌。
男老师和我并肩坐在光秃秃的河滩上,
我们挥动塑料鱼竿如同虚掷漫长的光阴。
 
他是个好手,曾经偷偷告诉我秘诀:
“钓鱼的时候你总要惦记些什么人,
死了的,活着的,在的或不在的。”
第一条鱼,他想起素未谋面的父亲;
第二条鱼,他想起去年老掉了的外婆;
第三条鱼(足足有二两重),他傻笑着
想起老婆肚里六个月大的儿子。
 
“不惦记别人,你就啥都钓不上”
 
我一条鱼也没有钓上。
半袋捏细了的鱼食
全数献给了河底不知姓名的亡灵。
它们也曾在深夜淋着月光歌唱,
轻轻地叩击昔日故人虚掩的门扉。
 
远处,青山绵延不绝。
蓝色的水鸟跃起又落下
很快我就看得出了神。
 
(三)

傍晚,田野空空。
牛羊食草,雀鸟成群,
云朵的涌动似缓实疾。
 
我的鱼篓也是空空。
至于隔壁男老师——他的鱼
今晚将要送上老丈人的餐桌。
多么奇妙:鱼儿以不同的方式
从我们手中溜走,一条不剩。
 
从水库的尽头步行回学校,
河水缓慢地洇湿着我们的鞋子。
像是对于“孤独”的绝妙注解:
两道长长的灰色影子,
饿着肚子,心里平静异常。

 

    (陈先发:《最好的时光》第(一)(二)节。作为年轻诗人,顾不白显然不够老辣的语言风格却自有叫人刮目之处:他擅于从自然物象中搏得灵性。看到这节诗第一句中“松柏齐鸣”四个字,我说,好,就这段了。缓行的语速、明亮的底色加上细部摹写的通灵之气,使这节诗颇为耐读。如果这些诗再多一些冥想气息、语言力道再沉猛一些,会更加出色。 )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