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好诗歌(2013年10月)  

2013-11-05 22:58: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好诗歌(2013年10月)

 

    自2012年9月起,四位诗人雷平阳、臧棣、潘维、陈先发联袂推出“中国好诗歌”,每月一次。在李少君发布的好诗每月推荐的基础上,每人再选出自己喜欢的一首诗加以点评(注:每月推荐里若有此四位点评人的诗作不列入点评),在网络、微博及报纸杂志上发表,供广大诗友讨论。

 


《勤政楼》

 

杨键

 

与山巅的高塔对应,又反映着明月,
黄色的湖泊,蓝色的湖泊,
让我们在枯枝败叶中
讲一点亲切的话。

 

我们一度是那放弃了鞭子,又俯临山水的中国,
我们一度是那放弃了《道德经》,又注读佛陀的女王,
我们传达的精神
就像湖上的风声!

 

因为漫长而颓唐的人世道路,
也应当有一座高塔与皇宫对应,
也应当有青天白日的建筑
在高高的山巅。

 

那不是为了让人们在攀登时感到自己的卑微,
而是为了让他们在俯望江山时看到无垠的荒凉,
体味那扩展的责任,
美好的决心。

 

每一件事物隐含的我的生命,
被月亮覆盖,悄然流动,
湖水的馈赠多么重要,
每时每刻我都在诞生。

 

回应那最深的欢乐,
没有一丝情感,
写那不会更改的,
永远发生的。

 

世界的安排太精确了,
不能少一个字,多一个字,
人的哀伤算得了什么?人的讥讽刺了自身,
他泛出了曙光,不再是人世的呐喊!

 

留下寺院,参天松柏的形象,
留下暮色,聚集在额角。
勤政楼,多好的名字!
与一座高塔对应又反映着明月。

 


   (潘维:杨键的重要性在于,他一直把抒情建立在道德观念上,或者说,他的抒情是为道德价值服务的,从文学角度讲,这么做很危险,但他做的很好很纯粹,达到了美所要求的平衡,凭这点,他对汉语做出贡献。但杨键基本属于农业文明的土壤培育出来的诗人,有敏感的朴素的触须,领悟人间的许多奥秘。《勤政楼》抒情性相对他其它诗歌平缓一些,结构依然是思想内容推动的,我之所以选这首,是因为体现了杨键认知的某种智慧:对中国文化阴阳和对应关系的深刻理解。)

 

 

《我的愿望之一》


杨键


我愿我的家香火缭绕,
只如一个篆字。

 

我愿我的家只是早晨纤弱的星,
挂在老槐树上。

 

我愿我的家只是秋蝉死灭后的萧疏,
只是一派怜惜之情。

 

你看见了吗?
死去的老梅树上盘着一条龙。

 


   (陈先发:在杨键的诗人身份之上,有一层布道者的身份。不追究这层身份,就很难理解他。许多人不喜欢这种诗歌对布道的承载、更不喜欢他所追悼的道,这其实都没关系。如果他哭得足够自在、足够自我,如果他的哭声有能力覆盖文化史上同一类的恸哭,他就在此新生了。他的诗是同一具躯体上同质的切片,选哪一首都行,我这首就是随机选的。)

 

 

《诗学》(1)

 

余怒
  
街上很多车辆,
很多人头攒动。
他们移动得太快。
我不担心车祸,但起码的原则是:
车辆不能由一个内心孤独的小屁孩驾驶。
  
看完一场电影,我还沉浸在那些情节里,
有时禁不住自语两句。在街上溜达,要
注意一些一二三。其中一、时刻保持
各器官的一致;二、不要边走边吃
冰棍或羊肉串(以免产生满足感);三、不要
迷迷糊糊,睹物思人,春眠不觉晓。
  
看到两个怀孕的女人打架,我绕过去。
我有我的时间表,不能被她们缠住。
  
拐过一条街,我又看到了一群
流着血的老太太。她们完全不顾自己,对身后拖着的
长长的血迹没有表示出丝毫惊讶,反而使劲给一个
正在指挥交通的女交警鼓掌。
后者站在路中间,时而给她们一个微笑。
  
一个流浪汉,一动不动地趴在绿化带的护栏上。
他穿着T恤衫,背后印着:我是会飞的恐龙,谢绝性事。
(性事?他?笑话。我想这句话可能是针对
特定的某个人说的。我在估计他的年龄。)
  
我的论点是:车辆应当靠右行,地球是不能反转的,
否则由此引发的一切后果由持相反论点的家伙承担。
  


    (雷平阳:“……由此引发的一切后果由持相反论点的家伙承担”,那个与“我”持相反论点的家伙是谁?他为什么从来都不站出来,他为什么什么都不承担?余怒这首《诗学·1》产生于作案现场似的“街边”,也就是我们所谓的生活第一线,其末日景象中,孕妇、老太太、流浪汉,都魔鬼附体一般,被“持相反论点的家伙”所操纵,反向、变形、荒诞……他呈现并达成的或许不是审判,但有着比审判更直接也更真实的力量感。当然,由此也再次供出了诗人与诗歌的无力与虚妄。)

 


《回家》

 

潘洗尘
 
没做过父母的人  惶惶不可终日
年复一年地在路上——回家的路
而所谓的回家  就是不停地
来来回回 这符合一个孩子的天性
 
血浓于水  无话可说
这恐怕是父母和孩子都老了的缘故吧
清明的细雨中  我看见年近八旬的父亲
仍和我一样  佝偻着
跪在祖父的坟前磕头
再想想自己  最终也要和烟波浩渺的往事一起
安卧在这一撮黑土里
这就是我的家  我的每一个家人的家
世上所有人的家
 
忽然夜半醒来  被独坐床前的母亲
吓了一跳  母亲的眼神
犹如五十年前  看自己怀抱里的婴儿
这一刻我暗自庆幸  到了这把岁数
父母依然健在  自己仍是一个
来路清楚的人

 

    (臧棣:《回家》这首诗不仅显示了对叙事性的偏好,更特别地,它还显示了对叙事性的顽固的倚重。通过质朴的叙事,诗的情感和场景相互慢慢渗透,将诗人对人生的体味塑形成一种感人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