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少君的博客

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

 
 
 

日志

 
 
关于我

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历任《海南日报》周末版副主编兼读书版主编。现任海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天涯》杂志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海南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是草根性诗学的提倡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好诗歌(2013年6月)  

2013-07-06 09:15: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好诗歌(2013年6月)

 

    自2012年9月起,四位诗人雷平阳、臧棣、潘维、陈先发联袂推出“中国好诗歌”,每月一次。在李少君发布的好诗每月推荐的基础上,每人再选出自己喜欢的一首诗加以点评(注:每月推荐里若有此四位点评人的诗作不列入点评),在网络、微博及报纸杂志上发表,供广大诗友讨论。


 
 

《在展厅》

 

叶辉

 

两个中年男人,在一张古代地图前
寻找自己身处的位置

 

青铜鸟,已经腐烂
更像贾科梅蒂

 

铜镜似乎永远只展示
背面的花纹,因为对着它的脸已经消逝

 

几个教授模样的人
正在小声争论,一束射灯的光
照在他们头上

 

事实上,很多知识分子
用大量时间来钻研历史

 

但雷电、火
咳嗽和冻住的毛笔
都是难以忍受的

 

或许,他们只是喜欢部份
如花园、酒、绸缎和尽可能多的
侍女,安静、无声

 

像这一尊石像
她低垂着头,面容被内心专注的
微笑锁住

 

发髻、鼻,微妙的嘴角
都非常生动,不像雕刻

 

更像是有一只手
拂去了原先深埋在她脸上的尘灰

 

而灰尘漂浮
在通向外面街道的走廊上

 

那里戴鸭舌帽的
新一代摄影师,正在捕捉
这座城市的生活气息

 

旁边,一条古老的河流里
正生成出阵阵薄雾

 
   (臧棣:多数情形下,一个诗人只有写得好才能表明自己的存在。而在当代诗人中,叶辉却是一个强大的例外。他只要存在在那里,就必然与写得好联系在一起。人们常常喜欢议论新诗不值得信任,因为难以判断好坏。而多年来,叶辉的诗却一直为当代诗的信任提供了稳定的高质量的供给。叶辉对事物的判断接近拉金,这意味着,无论诗的洞察多么犀利,也必须在语言上保持优雅的风度。他的主题,以及他的诗的类型,按我的判断,大抵可按萨特归纳“情境剧”的方式,归为一种“情境诗”。他对现实的观察和体味,最终都会上升到对我们的处境或境况的判断。这种判断,既洋溢着隐者的风度,又不乏深切的诗意。令人惊异的是,叶辉所用的语言,基本不出离日常语言,但由于精于场景的转换和剪接,却每每呈现出令人赞叹的效果。)

 

 

《在展厅》

 

叶辉

 

两个中年男人,在一张古代地图前
寻找自己身处的位置

 

青铜鸟,已经腐烂
更像贾科梅蒂

 

铜镜似乎永远只展示
背面的花纹,因为对着它的脸已经消逝

 

几个教授模样的人
正在小声争论,一束射灯的光
照在他们头上

 

事实上,很多知识分子
用大量时间来钻研历史

 

但雷电、火
咳嗽和冻住的毛笔
都是难以忍受的

 

或许,他们只是喜欢部份
如花园、酒、绸缎和尽可能多的
侍女,安静、无声

 

像这一尊石像
她低垂着头,面容被内心专注的
微笑锁住

 

发髻、鼻,微妙的嘴角
都非常生动,不像雕刻

 

更像是有一只手
拂去了原先深埋在她脸上的尘灰

 

而灰尘漂浮
在通向外面街道的走廊上

 

那里戴鸭舌帽的
新一代摄影师,正在捕捉
这座城市的生活气息

 

旁边,一条古老的河流里
正生成出阵阵薄雾


    (潘维:在南京边的古镇高淳,叶辉隐士般生活和写作,他持久的耐心使他的作品显现出意志专注的光芒。我应该毫不吝啬地把赞美给予这位智者。《在展厅》,叶辉一如既往地冷静、干净,让内容自身一层层推进,直至抵达于无声处。)

 

 


《一位喜欢演讲的中国作家》

 

沈浩波

 

有一次,在欧洲
他对着台下那些亮晶晶的蓝眼睛,动情的开场:
“昨天晚上
我梦见了上帝
上帝对我说……”
信仰上帝的欧洲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有一次,在国内
他对着台下各种乱蓬蓬的黑头发,动情的开场:
“昨天晚上
俺梦见了俺娘
俺娘对我说……”
台下的中国人眼前浮现出无数含辛茹苦的娘

 

后来,他下了地狱
乘着油锅还没放热油的当口儿
他对着挤在里面等待被煮的一群小鬼儿,动情的演讲
“昨天晚上
我梦见了阎王
阎王对我说……”
众尸眼含热泪滴落进锅变成沸腾的油

 

    (雷平阳:不知道一个人的身体里藏了多少根媚骨,也不知道这些媚骨是否曾经锋利如刀、坚硬如铁。令人难以忍受的是,这种人组成的集体已经充塞了我们的每一个角落,下至地狱。我想,浩波写的不仅仅是作家,无非作家在这儿成了所谓的代言人!)

 

《鬣狗传》


蓝角


门前的流水。有多少数不尽的伤心事
楝树。刺槐。五月弯曲的梨树之手
因为遗忘,更加模糊。十七号是它的忌日
在第三座桥的石墩上。而它是无语的
合肥与颍上的路标也是无语的。鬣狗
卷成了一团。慢慢的苏醒。公开的恋情
不为人知。城郊结合的地方——吸烟汉。贩鱼客
怀孕的新娘。他们突然出现在
沙颍河发涩的唇纹里。水越来越可疑
如同淮河。他们一起在课本里颂咏它的母亲
“呵,俺娘!俺娘!!” 它吐出的鲜血已经发白
却面不改色。一条路通向已知的黄昏
花鼓灯。剪纸刀。咚咚作响的送葬锣鼓
——虚拟的江淮景色。就像故乡一字排开的
无端盛宴。被涂抹着相同的气味。温度
和日月交替的不同颜料。谁的脸
是乌鸦的脸。青蛙的脸。或者是它的脸
多少真理。翻倒在河中。没有声息
无人计算它断裂的长度。八里河小学
生物书在水里泡了三天。一场暴雨带来
陌生的中年。它可逆的履历被反复验证
却毫无根据。一辆无牌照的农用车停在初夏的
北方。如同锄头上再生的麦季

 

    (陈先发:蓝角的诗《鬣狗传》 蓝角是一个部分被遮蔽的当代重要诗人,20多年持续的汉诗写作让他有了一套相对独立的私人语言范式和一批经得起后世反复审视的力作。正如这首《鬣狗传》,他的一批立足于乡村意象深度挖掘的诗歌,充满了对立和撕裂意味的个人气息,值得玩味。这首诗虽有一些不明就里的、如“十七号是它的忌日”之类的暗语,一定程度地阻隔了阅读,但它紧张而连贯的内在节奏急速地补起了意义的缺口,使整首诗“像故乡一字排开的无端盛宴”般获得了气息上的完整。)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48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